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红蓝]骑士与王者。

骑士与王者。
#小短篇,一发完结。
#一个妹子点的文……然而说好的古风给我写成了欧洲中世纪的风格了……万分抱歉,古风我太渣了写出来不能看。安详。
#红蓝only。
──────────────────
  骑士精神,信奉于一种信仰。站在孤高的峰顶,任由风左右着已破损的衣衫,拍一拍满是土灰的铠甲,抬起沾满血渍的脸,微笑,凝望远方。
  名誉、礼仪、谦卑、坚毅、忠诚、骄傲、虔诚。骑士的八大精神为他们冠上了一道又一道沉重的枷锁,却也为他们带来了一条又一条的殊荣。
  能让你骄傲的不一定是成为一个骑士,但成为一个骑士一定足以让你骄傲。
  于不久之前,战争刚落下帷幕。
  以惨痛的伤亡代价,所换来的胜利。
  自远处眺望,脚下偌大的城市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这里号称——“不夜城”,一座由欲孽与金钱堆砌的城市。空气中混杂着夜风冷冽与纸醉金迷的气息蒸腾而上弥散于城市上空。
  孤独矗立的尖顶教堂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夜间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沉重的声音乘着夜风掠过耳畔,修女的歌声低微柔软,为不义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祷告祈福他们的灵魂升往天堂。
  ashes to ashes,and dust to dust
  尘归尘,土归土,
  in the sure and certain hope of the resurrection unto eternal life.
  让往生者安宁,让在世者重获解脱。
  年轻的骑士身披铠甲,尚且稚嫩的脸上还沾着灰渍。
  推开厚重的门扉,里端王座上所端坐着的红发的年轻的王者,正焦躁的揉着自己的额角,底下的大臣们正喋喋不休的报告着什么,月皇不屑的笑了笑。
  用脚趾头思考也能猜到,他们在说的,在报告的,不过是最新战线又一次战败,邻国提出可以和亲,建交两国关系,以此获得兵力,抱住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
  看到月皇踏进殿堂的那一刻,天花寺的双眼几乎是立刻放出了热切的光芒,霎那间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连忙出声道:“本王还要与月皇海斗骑士商量些战事,其他的一会儿再说吧。”
  “可是……王……”胡子花白的大臣似乎还准备说点什么,想了半晌缺硬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他脸上的表情由恭敬陡然转为了不屑。他边往外走边嘟嚷着什么,兴许是距离太远的缘故,天花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而站在大门前方的月皇,不仅注意到了,还听到了。
  他以一种轻蔑的,嫌弃的语气说着嘲讽的话语,不,也许称之为讥讽更合适。
  “哼,狗屁的国王,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罢了,还商量战事,我看不过是忙着和自己的这位所谓骑士纵享肉欲罢了,说得真好听。”
  月皇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剑。
  “真烦人,一群老头子,天天跟我说这个姑娘好那个姑娘好的,成天就像逼我娶娶娶,我娶他女儿吗他这么上心?他们要是肯把这些心思放到国家政/治上来,这个国家至于沦落到今天这样吗?”
  月皇刚想出言安慰,却又蓦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大臣离去时的那番话,到口的安慰硬生生变成了生硬而冰冷的对话。
  “陛下,为了国家兴亡,您的终身大事,该定下来了。只要您与他国联姻,那么定能借到兵力,战乱自可平定。”月皇单膝下跪,一字一句有力的说道。
  天花寺却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蓦然瞪大了双眼。
  “月皇,我记得我说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不必用上尊称。”
  “恕我直言,陛下你的梦,该醒了。”月皇依旧保持着同样的语气,同样的姿势说着,“你现在不再是小时候的侍童,更不是刚受封的骑士,亦不是刚获得加冕的国王,您应该开始学会承担起您的责任,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觉的活在当下就好了。”
  “我……”
  “现在的您,不仅要活在当下,更要活在未来,你的肩膀上,肩负着这个国家的未来,你会让这个国家因为你的任性而覆灭吗?”
  “若我拒绝呢?”
  “那么也没什么,我依旧会尽权利,守护着国家。”
  天花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一般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娟狂,笑的悲壮。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以死相逼吗,月皇。”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毫无一点声响缓解此刻的尴尬。
  “那又如何?随你意愿便是,你若愿意战死沙场,纵然我拼命阻挡也无所用,若你不愿战死沙场,我也没理由硬逼着你一腔热血喂饮黄沙。”
  “我只是希望,陛下明白此时的情况……”
  “此时的情况并不允许我任性是吗?呵,如果我偏不呢?”
  “那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月皇说着,安静的行礼离开。
  战场,尸山火海之上,有一位蓝发少年冷眼看着这一切。
  火光弥漫,硝烟四起,到处尽是哭喊声,刀刃刺入肉体的闷声。
  人间地狱不过如此。
  另一边的王宫,天花寺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大殿之中,痛饮着酒。
  “真是的,明明从小一起长大,明明背负着同样的负担,现在却会变成这般嘲讽的模样,都逼着我娶,连你也逼着我娶,殊不知我最想要的,不过与你一起战死沙场。”
  战场上,月皇手中的战矛越握越尽,浑身的血迹,尽管都是别人的,但看起来宛如厉鬼。
  “战场,对去战场!”猛地掉落摔得粉碎的瓷壶将天花寺惊醒,他极其迅速的换上了盔甲,从马厩了牵了一匹马,翻身跃上,几乎是尽全力向着战场所去。“就算完成不了与你白头偕老的心愿,战死沙场也不错。”
  当天花寺好不容易赶到战场上,他却愣在原地,无法动弹,四肢僵冷到仿佛失去了感触。长大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连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战场上有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正不知疲倦的挥舞着战矛,不断的收割着别人的生命,而他自己,鲜血已将石砌的铠甲染红,估计也是命不久矣。像是天生的直觉一般,他艰难的,极缓的扭过了头,朝着天花寺露出一个很浅的微笑。
  他说,“陛下,你来了。很抱歉,你的国土,我只能帮你守到这里了。我累了,已经挥不动武器了。”
  刹那间,天花寺几近疯狂。
  “不!不会的!我给你找最好的医师治疗!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只是累了而已!一定只是这样的!”
  月皇却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疯狂。
  “陛下,我是一名骑士,骑士战死沙场,是一件很骄傲的事。”
  “去他娘的骑士!你不要命了吗?”
  “陛下,你是一名王者,同时,你也是一名骑士。你忘了么?你要选择懦弱的逃避,还是拿起你的无缺,守护属于自己的领土呢?”
  我们都是骑士,所以,我们注定只能为了别人的幸福而牺牲,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月皇有些不稳的举起满是鲜血的战矛,郑重的交给了天花寺,在做完这一切后,他仿佛被抽空了最后的力气一般,倒了下去。
  多年后,人们谈起骑士,谈起童话,总在感叹,幸福的王子与公主。因为他们的爱情有着忠诚的骑士守护。
  殊不知,真正的骑士,为了保护这一切的美好,不惜献上自己的性命。
  可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死后不过被火焰焚烧,泥土掩埋,最后尘归尘,土归土罢了。
  又能留下些什么?又能记录下什么?
  唯一传承下来的,不过骑士精神罢了。
  关于他们的故事,大抵是只有那见证了一切的王冠与战矛记得罢了。
  [P.S:果然还是BE写起来爽。安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