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午夜闲逛者.02.

#午夜闲逛者.
#黑手党paro.
#全员向无明显cp.除了轻微的泉岚.因此私心打了tag.注意避雷.

6.
“感伤蔓延.”

将有女性新成员加入的消息在梦之咲里投下了一枚炸弹,一石激起千层浪。确认消息真假性之后,显然组织里出现了多种不同的分歧。

例如,有的人觉得无所谓,有的人觉得很不错,还有的人觉得很麻烦。

但不管他人如何看待这件事,名为杏的新成员加入的事实都已是尘埃落定,无法更改的结局。

此刻,天祥院英智的私人办公室里,那位神神秘秘匆匆忙忙加入组织的新人,正在同梦之咲的决策人高谈阔论人生理想,话星星赏月亮——虽然更多情况是英智单方面叙述封杀,杏低头沉默。

  “呵呵,虽说是初次见面,但是这么冷漠的态度还是会让我很伤心的。”

  杏依旧低着头,摆弄着裙摆并未有所言语。

  “嗯,小杏就是这么和自己的上司打交道的吗,这个态度还真是让人难过。那好,既然不想说话,那你听着我说就好了。”

  “虽然不清楚具体无法继续呆在君咲的原因,但是大致还是知道一些的,你很厉害呢,但是那份能耐在这里是毫无用武之地的,至少目前是。”

  “想我们这样自命不凡的人,到头来会自作自受的。所以,最好不要安于现状。”

  “好了,别的也不多说了,欢迎你,加入梦之咲。暂时先以trickstar的经纪人身份活跃吧。” 

  有风自微微敞开的窗户逸进,像是有人轻柔的抚上脸颊,亲昵的依在耳畔絮语,莫名地凉爽舒适。天祥院单手靠在窗台上,背对着窗外万家灯火通明的夜景,笑容似有若无,极浅又温柔,浅金色的发丝如杨柳依依晃动,遮住了他那犹如爱琴海一般深邃透彻的眸子。

  这个人不适合带在这种黑暗而卑劣的地方。

  小杏想。

  他适合同英国的贵族少年一般,赏满园春色尚暖花香正浓,揽着清浅春风沐着午时和煦坐在花园里的茶桌旁,恬静而惬意的在春光里静坐且唇角带笑,抬头似与古树絮语,低头似在倾听那似锦繁花的秘密,目光流转间望向那摇曳藤蔓间嬉戏流连的双蝶,回神捧杯优雅而恣意的呷着浓香四溢的红茶,或是用甜品叉子轻轻叉起一块儿茶点,细细咀嚼那稍显甜腻的滋味。

  怎样都好,总之,适合他的绝对不是黑手党的「决策人」这样的身份。

  为什么会成为黑手党的人呢,为什么这样一个看上去干净剔透的少年会有这样的身份呢,到底……为什么呢。

  她忍不住出声询问,这也是自她踏进这里来的第三句话。顺带一提,第一二句是自我介绍和请多关照。

  “原因吗,”天祥院英智歪着脑袋很认真的想了半晌,眼角眉梢满是疑惑,显然他自己也未曾好好的想过这个问题,此刻突然被提及,反到有些无所适从,一时难以找到答案。

  “啊,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因为……”
  “尚且无法自拔,从这让人莫名舒畅的黑暗中。”

  连这机关算尽的世界都很享受的你,太过于夺目了,天祥院君。
 
  小杏在心里想。

7.

  从冰鹰北斗把小杏领进trickstar的练习室开始,对方就被当做珍稀动物给强烈围观了,这样一来她反而感到万分羞赧和不自在,局促不安的篡紧裙摆想要逃跑。

  虽说并不是怂于站在人前,但是就这么被男孩子光明正大的打量还是无法适应的事情,即使他们长得很好看。

  “好了好了,不要盯着她看了,很不礼貌。”

  率先察觉到对方如坐针毡窘境的冰鹰北斗出声道,他伸手在两人眼前晃了晃,然后一手拍上一个人的脑袋,示意对方赶紧挪开目光。

  “小北不要那么严肃嘛~”
  “嗯嗯。”游木真跟着点头附和。

  “……吓跑了怎么办。”对此万分无奈的冰鹰北斗只好收回了双手,单手叉腰摇了摇头一副很无可奈何的模样叹着气,而后转头歉意的对着小杏笑了笑,搬过了一把椅子示意她要不要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总之,除了衣更真绪外,trickstar的全体成员都在这里了。那家伙因为还要协助管理部的人员工作,所以很少出现这里,是个老好人。”

  目光瞥向明星昴流和游木真时北斗的目光明显有些犹豫,在心里斟酌半天用词依旧不知如何开口介绍较好。

  “那家伙是明星昴流,就是橙发看起来元气十足笑容闪亮的那位,他的行事风格和他本人的名字一样闪闪亮亮的,癖好是……喜欢闪闪发光的钱。”

  小杏看了看明星昴流,又看了看冰鹰北斗,最后联想了一下对方刚才的形容,不知不觉有些不明觉厉。

  “剩下的那个是游木真,嗯,和明星并称呆瓜二人组,要小心别被传染了,也不要去跟他们的冷笑话及犯蠢较真。”

  小杏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昴流和游木真,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嗯,眼镜摘下来应该会更好看。
  看起来都是群奇怪的人啊。

8.
  “正义的英雄。”

  守沢千秋正在反复核查嫌#疑#人所做的笔录,不自觉将眉皱成一团,笔杆自指尖开始飞快转动。

  感觉……无从下手啊。

  嫌#疑#人的说辞并不想是在说谎,脸上的惊恐及心跳频率等种种迹象也彰显了他的无辜,可偏偏目前能收集到的证据又将矛头狠狠的指向了他。千秋能看的出来这个人应该是被人当做了替罪羔羊,可是就已知的证据偏偏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瞪着,却无能为力。

  恶人逍遥法外。

  “如何,千秋,有查出些什么吗?”

  他慌忙起身看着来人,因自责而有些语气稍显结结巴巴。

  “抱、抱歉局长,我还没能从……”

  有些发福走形的中年男人只是和蔼的笑着,语气带着些许威胁的意味。

  “那就不用查了,直接宣告结#案,将嫌#疑#人逮#捕入#狱就好了。”

   “可是……那个人他,大概是被冤枉的,他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在说什么,”男人故作惊讶的睁大了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居然说罪#犯是无辜的,千秋,你是不是太累了记忆出现了断层?好了,就这样决定吧。”

  ……啊,正义的英雄。

  “千秋你,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

  “在下也这么觉得!”

  守沢千秋并未答话,一反常态的篡紧了手中的易拉罐,像是泄愤。

  深海奏汰测过头安静的看着他,眸中光芒闪烁,似是想说些什么。

  “千秋说,你想要成为「正义」的英雄。是这样没错吧?”

  “诶、诶?”

  “可是千秋,「正义」又到底是什么呢。「恶人」笑着,「善人」垂泪。这个法#庭,分明比「黑手党」要更加黑暗邪恶。”

  “所以「向前」看吧。我们一定还有别的方式,去伸张心中的「正义」。”

  “即便现下什么都做不到,也请去期待着「黎明」的到来吧。”

9.
  “真是的~为什么人家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新来的妹妹呢,明明一群臭男人中难得有个调节的少女呢。”

  望着爬在桌子上不断奋笔疾书记录着灵感,丢纸弄的满地狼藉的王,再看着睡的正酣的朔间凛月,及趁着濑名泉不在正抓紧时间大快朵颐薯片的朱樱司,鸣上岚觉得自己的少女心都老了好几岁。

  果然没有恋爱滋养的女人就是老的快呢。

  啊,明天偷偷溜去看看小姑娘好了♪。

呃.
还是写的不明所以我真是太失败了.
那什么……扒了扒发现开始小杏才来梦之咲的时候貌似真的挺冷漠的。然后找了找有位太太对小杏的人物分析也提到了这点,所以我就这么写了。
大概是正剧风的一章。写的太痛苦了[……]
不行我不适合写正经的东西我还是换个风格舒服。
勉勉强强试图日更……啊。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