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午夜闲逛者.01.

#午夜闲逛者.
#黑手党paro.
#全员向无明显cp.除了轻微的泉岚.因此私心打了tag.注意避雷.

1.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黑手党~

他们搞事又瞎闹~

↑以上为错误的打开方式.

2.

“群星璀璨.”

  活跃于午夜时分的生物已蠢蠢欲动。

  鸣上岚有些目瞪口呆的盯着毫无形象可言,就这么随意的抱着资料睡的横竖七八的朱樱司、朔间凛月和自己的王,一时有些脑袋当机。

  我是不是没睡醒。

  他困惑的揉了揉自己的眼。

  “都说了让鸣~君不要靠近这边了吧?啧趁着现在还没被红月的人发现赶紧跑吧。”

  后脚跟着踏进来的濑名泉条件反射一个哆嗦,右手拍上鸣上岚的肩膀以示安抚,随后警惕邪恶朝四周望了望,确认暂时没有红月的人潜伏在周遭后,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关上了门。

  “超级吓人的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泉酱要好好的跟人家说清楚呢。”

  濑名泉犹豫了半晌正欲开口回答,不料睡的半梦半醒的朔间凛月睁眼茫然的看了看他俩,继而睡眼朦胧的打了个哈欠,拽了拽鸣上岚的手示意他坐下来,一脸不明所以照做了的鸣上岚下一刻就悲剧了,他被朔间凛月强行当做了膝枕,对方正蹭来蹭去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和姿势,接着便睡的不省人事。而鸣上岚和濑名泉彼此大眼瞪小眼了一段时间之后,濑名泉率先认输扯开了目光,并深感无力的捂住了额头,看起来鸣上岚暂时无法动弹了。

  “……wake up,不要睡了朔间前辈……zzZ.”

  似在梦中呓语的朱樱司悠闲地转了个身继续大睡,哪怕在梦中也还惦记着要顾着两边督促他们工作,不得不说真是太敬业了。

  “啊啦啦,小司司,醒一醒,都已经是傍晚了噢。”

  鸣上岚觉得自己大概没指望能从濑名泉那儿了解到缘由了,索性换了个方向,他一边轻轻抚上朔间凛月睡的毛茸茸的脑袋,一边放缓了动作用极小的力道微微晃了晃朱樱司,后者像是陷入了什么糟糕的梦境,纤细的眉紧紧蹙成一团。

  “小司司,小司司,醒一醒啦。嗯……再不醒的话,人家就把泉酱带给你的零食全部吃完哦,全·部♪”

  “超烦人,我什么时候给他带零食了?鸣~君不要擅自说些奇怪的话啊。”

  “唔……”

  鸣上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朱樱司睁眼看到他的一瞬,眼里迸出了极其异样的光彩,说的接地气些,他那一刻感觉这个后辈望着他和濑名泉,欣喜的像是找到了妈的小蝌蚪,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无法形容,只一手拽着鸣上岚一手握住濑名泉,就差没有眼冒星星。

  “鸣上前辈,濑名前辈,你们终于来save司了吗!”

3.

  “打扰了,这里是目前trickstar收集整理到的关于本次计划……的方案。”

  “……你们继续我晚点再来。”

  鸣上岚望着低头推开门进来愣了几秒又合上门出去的冰鹰北斗,满脸复杂。他晃了晃自己的手示意后辈先放开他,然后笑容可掬的挠醒了睡的蜷成团的王,最后在对方揉着眼睛一脸抱怨的注视下打量起了自己腿上的那位,脑补了一切可能性之后默默的打消了所有念头。

  “好了噢,王,小司司,泉酱,人家需要一个解释呢~”

   与此同时,trickstar的专属活动室。

   游木真和明星昴流齐刷刷的盯着行动怪异的队长,彼此对视,皆在眼中读出了莫名其妙。

  冰鹰北斗一言不发,脸色凝重的可怕,他沉着脸走进练习室,机械的关上了门,此地陷入一片沉寂之中,似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哇啊、明星君你是不是惹到他了?”

  同样纳闷的明星昴流茫然的摇了摇头。

  “我没有啊!”

  “那他是怎么了……”

  “嗯……”明星昴流摆出了一个侦探式深思的造型,半晌表情与冰鹰北斗如出一辙的凝重。“该不会是更年期吧?”

  “好厉害的感觉啊……。”

  正在怀疑人生的冰鹰北斗完全不曾注意到,自己的两个队友看他的眼神已经不对劲了,更不知道他们已经从莫名其妙变成了开始心疼起“更年期”的他了,甚至还很津津有味的讨论起了,如何告诉衣更真绪避开他们正在更年期的队长等等。

  不知道知道了这些的冰鹰北斗,会不会更加的怀疑人生呢。

4.

  ra*bits人心惶惶了一整晚。

  原因是成员紫之创在休息室泡茶休憩时,突然被明星前辈一脸心有余悸的提醒了奇怪的东西。

  “啊阿紫我跟你说,小北最近正在更年期,脸色阴沉的特别可怕!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惹到他,注意要躲着他走哦!啊啊不说了,总之要叫ra*bits的大家都注意哦!”

  当他一脸担忧的将这番话重复完之后,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像是被冰封凝固住了时间空间,因而一切看上去是保持着一个原本的假象。

  “噢噢!更年期什么的好厉害的说!”

  “更年期不是中老年人才会有的吗,原来北斗已经这么老了?好厉害,仁~哥完全没看出来的说。”

  “不会吧……北斗前辈他……”

  以至于因此导致之后很久一段时间ra*bits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对,揪根问底知其缘故的冰鹰北斗真的凶回去兴师问罪,连带着吓坏了好不容易忙活完来联系的衣更真绪,那些便都是后话了。

5.

  “呀,敬人,你终于来看我了呢。”

  莲巳敬人望着那半卧在床笑的极尽温柔恬静的人,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胃,在心里叹息了不知多少次,而后走到了对方床前坐下,顺手捻起一只苹果拿了刀打算帮他削皮方便他吃。

  天祥院英智似笑非笑的将他望着,单手托腮盯着他削完了全程,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出声。

  “我猜,敬人你一定是来责怪我的吧,突然增加大家的工作量什么的。可是之前那点工作量,实在是太懒散了,都无颜出去说,这边是「梦之咲」成员的接单量。”

  “可是一下子也加的太多了。”

  “呵呵,有敬人在,肯定是能很好的完成的。”

  “……别打岔,英智,你知道的,这次的量已经超过了恶趣味的范围了。”

  “你知道「君咲」吗,那个组织里的一位核心人物迫于某种原因不得不离开,而我向她抛出了橄榄枝。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很厉害的人,大概,跟我很相似。”

  莲巳敬人削苹果的动作顿了顿,半晌又继续,装作没有很在意的模样随口问道。

  “和你相似?在哪方面。”

  “我和她都在组织里,发动过「革命」。这么一来你就明白了,如果是个懒懒散散的组织话,以她从君咲出来的眼光,会拒绝梦之咲的可能性很大喔.”

  语毕天祥院英智顿了顿,食指抵唇做出噤声的动作,而后加深了嘴角的弧度,笑意愈发深邃。

  “不过呢,她也无路可走了,毕竟离开的那么匆忙,来梦之咲始终是个明智的选择,不过在这边,她要想发挥作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要学习噢?”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