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午夜闲逛者.

#午夜闲逛者.
#黑手党paro.
#全员向无明显cp.除了轻微的泉岚.因此私心打了tag.注意避雷.

这一章大概就是……设定+几个小片段的试写吧。

开篇设定

“在这毫无实感的世界.”

全员隶属组织梦之咲,余下分支各个队伍。

决策人:天祥院英智

fine:负责管理,下达任务及运营。
红月:负责指挥分发以及提供战略后勤等。

余下各支部负责以不同的方式游走社会,为组织执行任务、获取信息及隐匿等提供帮助:

trickstar:以光鲜亮丽的大众偶像身份游刃有余穿梭于上流社会,负责掩人耳目且给予提供部分特殊的情报,同时也因为私人信息保护极为隐秘负责接纳回收伤员,或为部分杀手提供机会进入某些特殊场合。

knights:大多时候出动是整队或三人一齐,从不单独进行任务的特殊杀手支部,队内人才相对均衡,涉及多方面,因此也可做一个单独的小党派进行活动,内部人员背景或二重身份也较为杂乱独行,看似懒散但任务的成功率却出奇高的骇人。

undead:梦之咲的暗杀部门,共四人,全员单论性格特征而言是最不适合成为暗杀者的人,但偏偏武力值又爆表,且关键时刻永远像精神分裂患者,瞬间从头到尾换了人格特征,正经到完全像是记忆出了问题,让人怀疑到底是否你们曾经是认识的。

ra*bbits:分散城市各处以散工的形式收集资料,掌握的资料概括面积极广,小到下个月什么超市打折大到某人的公司会运作起来全都是因为某种不正当手段,等等。而且因为分散较自由的缘故,偶尔有紧急任务导致伤员被困也可以迅速给予支援,是梦之咲一股较为灵活的力量。

流星队:与梦之咲黑手党身份格格不入的一支武力支派,看上去似乎很脱线且不可靠,实则作为黑手党的「英雄」以另一种方式伸张着正义——去惩戒作为恶人的肥羊,救济濒临困境的穷苦者。白日里则待在警#局之中,能够将警#方的动向告予组织。至于伸张正义的人为什么会帮着黑手党,那都是个说来话长的故事了?

2wink:一击必杀的双子组合,游走于刀尖,逃生能力及暗杀能力极强,进入梦之咲前隶属于某个大型的杂耍团,因而身体素质能力超乎常人的优越,在组织中直追鬼龙红郎,行事灵活轻快,多数时候直接听命于红月,在大型行动之中一般负责打头阵,给予关键性的击杀,便于他人接下来的行动。

VK:以出神入化的华丽魔术为其代表,擅长布局并将他人诱拐进陷进,该支部共两人,其中一人为「五奇人」之一,行动优雅而高贵,似一场精心准备计算的分毫不差的木偶剧,而那踏入陷进的人偶只能被细线引导起舞,最终扑向深渊。

以下正剧风.大概就是写个片段过过瘾.

fine:
  医院的消毒水味儿是他无论多久都无法习惯的一种东西。
 
  天祥院英智半倚在靠窗支放的病床上,窗外,斜照进的余阳为他的身形镀上了一层柔和而浓烈的,橘色的光晕。
他将目光投向窗外,微风拂起了一头散乱的金发,脸上的神情淡然而恬静,可那眼角眉梢仍是蹙着的。

  复古精装的厚实书本翻开定格在一页上许久未有动静,那俊逸的字迹戛然而至在某句还未终结的话语上,笔尖陡然滑出带起的长痕宛如一道丑陋的疤痕盘旋其上,而后有墨点在周遭晕开深浅不一的圆。

  走廊上忽而有吵闹的声音参杂着脚步声朝此地袭来,猛然因此惊醒回神的天祥院英智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笔记,眸光黯淡片刻将它翻到了空白的下一页。

  “哼哼,今天也是高贵的我先到这里喔。”

  下一秒,病房的门被有些急切的拉开,从门外蹿进的粉色脑袋几乎是欢呼着蹦跶到了天祥院英智跟前,而后又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做贼心虚般的放轻了步子,支支吾吾站在那处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随后便有细小的花瓣不知从何处飘出。

  对此即便习惯但也仍会惊讶欣喜的天祥院英智微笑着朝门外望去。

  长发如月光倾泻,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浮夸。

  “Amazing-☆.这可是与病房和你天祥院身份相配的,高贵优雅之物。”

  天祥院英智望着那满地的缤纷落英,又望了望日日树涉,最终明智的选择了笑笑不说话。

  而那发色深邃如深海平静,眼角泪痣却显娇弱的执事,只温和而公式化的扬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声音不起不伏的例行着行动汇报,事无巨细,从哪个支部接下了什么任务完成度如何,到用时几个小时有没有额外的失误等。

  天祥院英智屈肘支起了脑袋,笑容有些漫不经心。

  他用闲着的那只手干脆利落的合上了厚装笔记,发出的声响稍显过大。

  “好像很闲呢,任务也不多的样子。”

  伏见弓弦下意识的开始在心里为其他人默哀。

  “就这些业绩,传出去反而会令人想笑,所以,稍稍——给他们再加些任务。总不能输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否则得多难堪呢。”

红月:

  莲巳敬人看着手边堆积成山的任务报告,想要稍作休息的念头即刻打消。

  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额角,强打精神再次拿过报告进行批注审核。

  ……这一次,他的表情有了片刻的凝固,而后半晌认命的哀叹了一声,拿起电话拨给了正在住院还不肯消停的竹马。

  “英智你,怎么又压榨他们的劳动力?”

  没错,方才所看到的那份报告里,字里行间充斥着满满的委屈,仿佛写的极尽心酸,大多都是为何天祥院明明都住院了还不肯消停,还要压榨他们可怜的劳动力云云,只是叙述的词无比的可怜,大抵一边哭诉一边将最后的救命稻草伸出了手,却不料那根稻草也快被他们拽下去沉底了。

  这边电话刚挂断没多久,下一刻鬼龙红郎难得冒冒失失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手上一摞资料摇摇欲坠,看起来十分危险。

  莲巳敬人刚想出声询问,便感到桌子幅度极大的震动,眼前只看得清对方标志性张扬的发,余下部分全被资料遮掩再无法看清。

    “莲巳小少爷,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下子会有那么多任务派发详细、技术支援和战略分发需要完成啊?这么多工作量是要搞死我们吗?”

  莲巳几番深呼吸之后,彻底扶额宣告崩溃。

  “不,你别问我,去找英智。”

  鬼龙稍作思索便立刻明白对方所指,刚欲问些什么,却又被急急忙忙推门闯进的神崎飒马打断。

  难得不顾繁琐礼仪的神崎飒马看起来是难得的慌张,竟顾不上道歉,甚至直接忽视了鬼龙红郎的存在。他急急忙忙抱着账单跑到莲巳敬人跟前,声音满是不可置信,脸上的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你逗我呢?

  “莲、莲巳殿下!最近后勤支出为什么会翻了那么多倍啊?组织里的经费真的跟得上吗??!”

  “冷静点,飒马。”

  你要知道他们那么多任务报酬肯定比以前多……不对这不是重点。

  “……真是的,为什么英智都住院了还不肯消停点啊。”

  被点名的天祥院英智远在市中心的vip病房之中,悠闲地呷茶赏花,性质来了翻几页诗句,小日子过得好生悠闲。

  “呵呵,今天也是很悠闲的一天呢。”

trickstar:

  人气偶像组合trickstar的演唱会使得此处彻夜长灯,人声鼎沸。

  舞台之上闪耀在聚光灯下的四人微微停驻有些喘息,彼此交换了眼神秘密心照不宣。

  率先起身在此跃动于舞台的冰鹰北斗笑的清浅,用他一贯低沉的声线开始再次调动气氛,似是有意无意走向人群,而后停留在某一处朝着台上挥了挥手,像是忽然得到了什么首肯似的,余下三人一同散开走进不用方向的人群,开始歌唱舞动。

  亚麻发色的清秀少年憋红了半张脸,许是太紧张的缘故,他手中抱着的捧花因用力过度以至底端造型已有些变形,凹凸不平。

  “这、这是送给北斗君的!……请务必收下!”

  认命似的将那花束双手捧上,而后仿佛是害怕被拒绝一般,真白友也迅速低下了脑袋,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啊,非常感谢你予我的礼物。”

  “有些仓促并未准备什么回礼,那么这个当做小小的回敬吧。”

  接过了花束的冰鹰北斗稍有犹豫,片刻后他将花束长得卡片取了下来,自腰间拿出笔流畅的签下了一串连笔符号,像是签名之流的东西,而后将其返还给了对方。

  真白友也篡紧了那张卡片,激动的不知所措,周遭的人都在等他打开,他却很宝贵且郑重其事的将它收了起来,看的他人一阵无奈。

  “信息已经交换完毕了。”

  “好了,这样一来演唱会完成就可以回去了。”

  再次聚集于中央的衣更真绪和冰鹰北斗压低了声音,用着只彼此才能听到的音量低声且迅速的交谈完毕之后,佯装擦肩分开。

knights:

    比起提香所擅长的暖金色更加犹过不及的发色微微刺痛眼眸,深邃如紫水晶溶液一般纯粹透彻的眸子溢满莹莹笑意。纤长素手轻握红木画笔末端,指腹碾压施力辗转,凌乱纷杂的线条开始慢慢成型落幕。

  鸣上岚揉了揉长久保持同样姿势而酸痛的四肢,伸手置于脖颈处轻微转动,四肢僵硬的麻木感似乎一时半刻无法消解,透过窗帘缝隙所遗漏下的余晖懒散的照耀着一小个角落,逆光站着的人儿被阳光模糊了身形 看上去更加柔和而梦幻。

  亦真亦幻,难辨难分。

  “啊啦啦,工作终于结束了呢。”

  鸣上岚得到允许后几乎是立刻奔到了濑名泉身旁,迫不及待的眉飞色舞的跟对方诉说起自己几个小时不能动的苦水,试图能够说动一下对方的同情心。

  他撒娇似得跟人随口抱怨着,长期不动弹而导致的麻木感已经全然减弱不再存有丝毫影响。稍微试着活动了一下筋骨确认无什么不适的异常之后,便再度凑到了对方的身边。

  “已经——搞定了吗,泉酱那边。”

  “别突然凑过来啊,超~烦人。而且鸣君问这话是不相信我和睡间的能力吗。”

  “啊啦讨厌,人家哪有那么说,诶,说起来这次的目标是什么,你们居然去了将近四个小时诶。”

  “……稍微遇上了点麻烦而已。”

  顺路去被抓去红月干苦力这种事情,绝对——打死都不能说出来。

  ……不过还好自己跑出来了。

  此刻,红月专属的工作室里。

  “哈哈哈哈哈哈又有灵感出现了!”
  “呼……zzZ.”
  “啊……leader请不要在工作报告上乱涂乱画!会被莲巳前辈责怪的!真是的朔间前辈也请wake up啊,工作还有很多先别倒下!”

   几近崩溃的朱樱司拼命拦住想要开始乱涂乱画的队长,同时试图将音量再提高些方便将熟睡的朔间凛月叫醒,但无论是那边,做的全都是无用功。
 
  月永leo已经将报告画满了音符,朔间凛月依旧睡的不省人事。

  朱樱·此处knights的最后的良心·司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他看了看沉浸在灵感世界的leader,又转头看了看正在和梦之女神缠绵的朔间凛月,仰头哀叹。

  “鸣上前辈和濑名前辈……你们快来救救我啊……”

  “啊啾!”

  鸣上岚揉了揉通红的鼻尖,心下思索是不是哪位小姑娘正在想着他。

  “鸣~君还真是蠢啊,拍个海报都能把自己弄感冒。”

“啊啾!!!”

  鸣上岚刚想出声反驳,濑名泉便在他的注视下无比自然响亮的也打了个喷嚏,完事儿面面相觑有些懵逼。

  最终鸣上岚没忍住率先笑出了声儿,一边笑的花枝乱颤一边弯腰捂住肚子的模样惹怒了濑名泉。

  “笑什么……啊,感冒什么的超~烦人的。我都说了别笑了啊?”
 
“不笑不笑……噗哈哈哈哈哈!泉酱要跟人家去吃饭吗~,就当是照顾病患了?然后要叫上小司司他们吗?”

  濑名泉认真严肃的思索了一下现在红月那边的惨案,无比慎重的摇了摇头。

  “他们早就都吃过了吧,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饭还不会好好吃的吗。”
 
   咕~

   “唔……老爷爷肚子好饿。”

  朔间凛月揉了揉眼,转头便看见一个一脸大写生无可恋的朱樱司。

  “朔间前辈我拜托你不要说出来,我正在努力假装自己已经忘记了都没吃饭这个事实。”

jxoanuidbsjsixbrbrj假装还有.
本来正经不是我的风格的……但是好像写欢脱容易跟别人撞梗。
所以就想着干脆写个神奇的正剧风结合欢脱恶搞的黑手党paro吧.帅气的时候帅一脸蠢起来巨智障这种。
转校生不是被忽视掉啦……!我想把她写在君咲,大概就是那个带领着学院革命时期的样子,然而我还没想好要让俩个学院对立还是友好互助相亲相爱。
然后……umm我还要说啥来着。
人物ooc欢迎指出,也欢迎供梗。
ooc我……尽量去避免,因为我入坑没多久人物性格掌握的还不是很完全,尽量做到每写一个人物或者组合之前去找列表dalao们问问ooc没。
关于黑手党设定……忽然想起来他们都只是……高中生。
所以家族什么的不太可能,就给改了组织支部等。暴力什么的我也会尽量去避免,多写写黑手党paro下的日常之类。

好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转校生.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