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北杏]nameless story.

#北杏.

#表白梗吧大概.

  杏觉得自己此刻前所未有的烦躁。

  她盯着午休时分莫名其妙出现在课桌的桌箱内的纸条,不自觉陷入沉思与呆愣,这就导致从别人角度来看,杏仿佛是因深受打击而不能振作以至于当机原地的表现。

  “放学后我在视听教室中恭候你的到来。”

  署名处是一片干脆利落的空白。

  杏揉着有些抽搐的眼角,琢磨着是否要将它当做是某人恶作剧来看待。正欲将它揉做一团扔进其他不显眼的角落,却倏然瞅到了纸条背后的一行小字。廖廖几笔,细弱蚊足,也难怪她一开始没注意到。

  “请不要将它当做是一个玩笑对待。”

  这下她不得不翻来覆去将字条前前后后看了个透彻,确保没有其他的像这样的不显眼的字迹之后,哀叹一声,泄了气一般蔫儿吧唧的趴在了课桌上。

  去还是不去呢。

  杏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单手托腮撑起了脑袋,余下空闲的手把玩起了自己的发梢,正在有意的发着呆。

  而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下午,便在老师喋喋不休的叨扰声与杏的发呆走神中度过,这时杏才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她必须选择是否去赴约了。

  她多么希望自己手中能出现一朵雏菊,靠着它那渐渐被摘下的花瓣来宣告自己接下来的决定。

  可那是不可能的。

  杏颓然的趴在桌上装死了几秒,最终还是叹息着起身收拾,打算以最快速度前往视听教室,并解决掉这件事情,无论他是个恶作剧,或是其他。

    当杏将手里的一切忙完并且整理好东西之后,时间已迫近黄昏,透过玻璃窗所看到的天幕呈现一种瑰丽的橘色,宛如火腾烧其上,浓烈如墨,艳丽如花,深沉到几乎化不开,不知何处发出的吵闹声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汇集交织,最终成为令人厌烦的噪音。

  不过人群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时候已经不算早了。

  杏将手中最后的一份资料小心翼翼的装进了文件夹,而后动作轻柔的将它抱在怀里,确认不会将其弄皱之后才保持这个姿势走出了教室,前往教师办公室,准备将资料递交给门老师,之后再去赴约。

  是以当杏匆匆赶到视听教室时,离规定的放学时间还是迟了太久,她只得硬着头皮敲开了门,打算好好道歉。

  出乎她意料的,教室里空空如也,除了一地黄昏斜阳,根本什么都没有。

   初夏时分的阳光总是分外柔和,尤其是日落之时,那光芒的颜色犹如压弯了枝桠的累累金桔,圆润油滑的表皮隐有光芒流转,高光汇集之处有淡淡的暖色扩散开来,温暖而不夺目,高贵而不冷艳,而是给人以一种安心感,缓缓地,柔和的撒满大地,将你拉入它的怀抱,为你镀上一层暖意的光辉。笼罩在这样的微光之下的地板中央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透过窗帘一角斜射入的阳光照于它的表面之上。

  杏小心翼翼的靠近并鬼使神差的拾起了它,犹豫半晌之后轻手轻脚的翻开了第一页,而后一时震惊于原地,不知所措,愣了手脚。

   首页之上的照片中,少年孤高而笨拙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说些什么却似乎只吐出了过于公式化的简介与问候。

  那少年俊朗清秀,一双微微上挑的眼里镌刻进了漫天星辰,似乎将整个夜空映照入眸,脸上的表情始终是极淡,极浅的,但总能使人有那么一种错觉——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定当感受到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生机与温暖。

  那是……冰鹰北斗。

  一如既往的小字铿锵有力的书下几行决意在旁。

  “既然我承担起了要好好照顾你的责任的话。”

   “那就请多依赖我一些吧。”

  目光缓缓掠过那被翻开的第二页。

  那少年低头神情专注的在写着什么,纤长有力的手携夹着记号笔飞舞跃然于那双纯白的室内鞋上,即便低着头也无法掩盖掉那一丝难掩的绯红。

  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杏在画面外,捧着相册噗哧笑出了声儿。

  “女孩子纤细小巧的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被破坏。”

  “而你仿佛女孩子中最柔弱却也是最坚韧的存在。”

  时光悠悠然翻转过第三页,那少年局促不安的坐在窗边,神情难掩愧疚,长睫掩盖了一切落寞孤单与无助,依旧勉力维持着一副冷淡而理智的模样。

  看到这里,杏心里没由来的一阵酸涩,眼泪几欲氤氲了视线。

  “你会成为我们黑暗之中唯一的希望。”

  “也会成为我最重要的同伴和存在。”

  如此这般又笑又哭,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恍惚间似乎隔过漫山遍野的细碎回忆,再次将这这珍贵的记忆自时间海中刨出。

  那极薄的册子已然快要见底。

  翻过第四张,入目是那日极佳的夜景——夜色逐渐沉淀直至如黑曜石一般漆黑深沉,零零星星闪烁沉浮的群星犹如穿梭其中缝隙的浮沉暗金,忽明忽现捉摸不定。月光透过婆娑抖动的树影洒落一地斑驳的流影,装饰彩灯交错闪亮同银月一齐为这与众不同之夜的氛围装点光彩。月光下那少年神情严肃,一只手拎着一袋子的烟花,另一只手似乎牵着什么人,翕动着嘴唇似乎在说着什么,却因画面静止于此刻而不知所语。

  但杏还是记得的。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开的缤纷绚烂的烟火,在夜幕上盛开出多多灿烂的花朵,半空之中流光溢彩,投射在那少年恬静的面容上,竟有几分莫名的意味。

  “你说你想要看烟火,那我便想法设法放给你看。”

  “烟花易逝,短暂却永恒,我希望在你身边陪你看烟火的人,一直,一直都是我。”

   翻过这一页,便是最后一张了。

  出人意料的,这张上面一片空白,干净洁白纷一如刚粉刷完的墙壁。

  杏看着这一页有些举棋不定,正考虑着是否要尝试其他的方式去看看这里面的玄机,便听到那耳熟的声音回响于耳畔。

  “男孩子的手温度应该偏高,至少应该比女性的温度要高。可我偏偏是冷的,温暖不了你。”

  “恋人在一起会消磨殆尽彼此间的新鲜感,也会因此而分手,可我连新鲜感都给你不了你。”

  “女孩子所喜欢的情话与蜜语,我实在是无法做到强迫自己去说,我很无趣。”

  “可这样笨拙而冷漠的我,喜欢着你。”

  “我可以在夏天牵起你的手,去缓解高温灼热带给你的燥热。”

  “都说恋人之间的最高境界便是无话可说却依旧心系彼此,我不适合谈恋爱,却适合做你的恋人。”

   “情话和蜜语可以对任何人说,可说不出来的人,就只能对着你说那被你嫌弃的,蹩脚的内容。”

  “我喜欢你,杏。”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