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all那雪) 温馨三十题

顾久:

其三 迟到五分钟(虎雪)与 @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太太的联文!不要问我这是啥我自己都不知道!!!


虎石是个很准时的人,这一点往往体现在跟女孩子约会上。据说,他在约会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迟到。


那雪托着腮,嘴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感叹。大概……是在感叹表面看上去是个花花公子,可实际上却是个十分严谨的人……之类的吧?


对此,作为某人竹马竹马的空闲愁,带着同情和一点莫名的表情,深深看了那雪一眼。


后者被他瞧得心里发毛,连忙起身告辞。


 


彼时他们已经从事艺人工作很长时间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当初配合默契的那雪和星谷,分别被不同的经纪公司签约,而一年到头说不到两句话的虎石却跳槽进了那雪所在的公司。


对此,当事人笑得一脸意味深长,作为搭档的那雪也是苦笑着打着太极,左拆右挡,防得滴水不漏。


谁说没说过话就不能同一个公司了?你看那谁谁当初不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现在不也是一同出道还成了个红蓝二人组吗?


“红蓝二人组”青筋直冒:那谁谁啊你说清楚!


但是,具体,为什么虎石会放弃原先的那家公司,他本人表示——约束太多,他这么个游戏人间的性子不适合继续呆在那里。反而是现在的公司没有对艺人管束太多,想谈恋爱谈恋爱,想去飙车去飙车,只要不闹得上头条,高层基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虽然薪水比当初少了一半……虎石表示,大爷我又不缺钱!


 


于是,很莫名其妙的,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与乖乖巧巧的小白兔,成了新的组合出道,话题热度高居不下,甚至还一度超过了辰己硫唯的暧昧女友,直接排名话题榜Top.1的高度!


两个人的经纪人姑娘笑的眉眼弯弯,抱着手机刷推特,在车子后座上打滚。


虎石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地拐了个弯,后座上正笑得没形象的人砰的一声从座位上滚下来,脑袋直接撞到前座后背上,疼得她嗷的一声直起身子。


“抱歉,不小心手滑。”虎石毫无诚意地道歉。


那雪坐在副驾驶位上,笑得心力憔悴。他安慰着撞疼脑袋的小姑娘,两只眼睛几乎要张不开。


这几天连轴转地拍戏录歌,好不容易有了半天假期,那雪现在什么都不愿意想,满脑子的床、枕头和被子。


困倦的青年揉揉眼睛,拍拍经纪人的头算作安慰。后者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表示大人不记小人过你们两个快去休息下个月还要出唱片呢,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踩着高跟鞋扭扭歪歪地走了。


那雪苦笑一声,脑袋一歪,闭上眼直接睡过去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虎石虽然跟他是组合,但有的时候两个人并不在一起,比如这次的新戏,只有那雪符合其中的角色,虎石翻了翻剧本就觉得不适合他,干干脆脆放弃去拍平面。


两个人好几天没见面,见了面他反而睡了过去,这让那雪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摸摸头,从床上爬下来,喊了一声“虎石君”。


没有回答,大概是出去了吧?那雪这么想着,揉着空荡荡的胃来到厨房,看到餐桌上摆着的粥碗。他走过去,看到碗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址和时间。


那雪瞬间清醒过来。他抬头看了看表,三口两口把粥喝完,放进水池里也来不及清洗,带上钥匙披好大衣就冲出公寓。


 


虎石站在一个电影院前,盯着自己的脚尖,怀里捧着一大桶爆米花,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了几瓶饮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检票已经开始了。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兴许还是太冲动了,脑子一热居然想出这么个笨拙的方式。现在不尴不尬的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台才好。


“虎石君!”那雪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搭档,连忙跑过去,气喘吁吁地弯下腰,“我……”


“别着急慢慢说。”虎石急忙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抱,抱歉,我……我起晚了。”他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迟到了。不由得懊恼地皱了皱眉。


虎石倒是没什么,大手一挥揽着人就往检票口走:“这有什么?不就是五分钟吗?当初那些女人为了化妆,迟到一个小时的都有!”


“唔……”虽然很高兴虎石没有怪罪他迟到,但是听到这样的话,那雪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虎石带着他走到位子上坐下。没过多久,电影院就黑了下来。


在一片黑暗里,虎石摸索着点了点那雪的唇,凑过去亲了一下,轻声笑道:“虽然迟了,不过我还是想说……”


“生日快乐,小透。”



评论(1)

热度(15)

  1. 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顾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