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all那雪/翔雪]睡着的少年与猫.

all那雪的温馨三十题,联文也救不了我的懒癌.x
  @顾久 与这位太太的联文——.

#其二.
#睡着的少年和猫.

  当那雪将手里的一切忙完并且整理好东西之后,时间已迫近黄昏,透过玻璃窗所看到的天幕呈现一种瑰丽的橘色,宛如火腾烧其上,浓烈如墨,艳丽如花,深沉到几乎化不开,不知何处发出的吵闹声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汇集交织,最终成为令人厌烦的噪音。

  不过人群的出现也就意味着,时候已经不算早了。

  那雪将手中最后的一份资料小心翼翼的装进了文件夹,而后动作轻柔的将它抱在怀里,确认不会将其弄皱之后才保持这个姿势走出了教学楼,前往学生宿舍,准备将资料递交给天花寺。

  宿舍楼道里是与教学区的吵闹截然相反的安静,以至于那雪能够将自己放的极轻的脚步声听的清清楚楚,且总有一种如擂重鼓的错觉,这样寂静的环境里,敲门声就显得更加醒目刺耳了。

  那雪站在天花寺的宿舍门前,举起敲门的手还停留在半空,看得出他的表情有一些纠结与焦急。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举起的手又再一次礼貌的敲响了门,不轻不重正是三下,可屋内的人却丝毫没有出来开门的意思,空气尴尬的几近凝结。

  默认为天花寺有事外出的那雪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却忽然想起team凤的大家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专门有各自交换过宿舍的钥匙。

  但是……这么未经过他人的允许就私自进去之类的……不太好吧?而且天花寺君说不定是会生气的。

  站在原地容脑海中的两个小人斗争了好一阵子的那雪终于决定打开宿舍门,摆下资料锁上门就走,最好是闭着眼睛进去,这样就不会担心看到什么隐私之类的东西了。

  这么安抚着自己,那雪摸出了腰间挂着的钥匙,颤颤巍巍的伸进了锁孔里,闭上眼睛认命似的握住钥匙柄缓缓转动。

   门开了。

  礼貌使他惯性的喊了一声“打扰……了。”后半截话却又在他抬起头看清屋内的一霎那硬生生哽在了喉咙里,说出来也不是憋着也不是,只不自觉的将声音压低,生怕惊醒了他。

  暮春时分的阳光总是分外柔和,尤其是日落之时,那光芒的颜色犹如压弯了枝桠的累累金桔,圆润油滑的表皮隐有光芒流转,高光汇集之处有淡淡的暖色扩散开来,温暖而不夺目,高贵而不冷艳,而是给人以一种安心感,缓缓地,柔和的撒满大地,将你拉入它的怀抱,为你镀上一层暖意的光辉。笼罩在这样的微光之下的天花寺睡的香甜,透过窗帘一角斜射入的阳光照于他的脸庞之上,不知是否是错觉,这光似乎将天花寺那过于硬朗分明的脸部线条变得柔软温和,看上去多了清秀的意味。

  天花寺怀里的塔维安睡姿几乎和抱着它的人如出一辙,不是发出几声“nuya”的叫声软软的挠人心头微痒,很想去揉揉它的脑袋,感受手心传来的柔软的皮毛触感,盯着它那双眼睛缓缓沉沦,任时光喧嚣吵闹,无动于衷。

  像是天生的警觉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在那雪缓缓靠近并且快接近到的那一刻,塔维安懒洋洋的打了个猫咪式的哈欠,同时用自己的小爪子不住的蹭着脑袋,一双似宝石般璀璨的眸子过于水汪汪以至于让人觉得它似乎睡意正浓。

  误以为是自己将塔维安吵醒的那雪一时慌了手脚,下意识的想要出声道歉却又赶在发出声音之前,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将它憋了回去,而后比划了半晌试图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奈何塔维安完全看不懂,是以那雪最后憋红了脸也无济于事。

  塔维安不明所以的看了半天,歪着脑袋睡眼惺忪的打量着那雪的模样分外可爱,只见它蓄力一蹬,将天花寺柔软的肚子作为了施力点轻巧敏捷的跳进了那雪的怀里,后者猝不及防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它并被扑了个满怀,不知所措的被塔维安柔软的小脑袋蹭过脸颊,一下又一下。

  似是察觉到怀里少了什么 东西,于是天花寺睡的迷迷糊糊中愈发将自己抱紧,并开始喃喃自语的说起了梦话。

  “呼……那雪的爱心便当……好吃!”

  一人一喵面面相觑许久,最终那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继而顺手将塔维安轻柔的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蹑手蹑脚的走到天花寺床边抱了他的被子,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给他盖上,生怕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扰了他的美梦。

  安安静静爬在那雪头上的塔维安抖了抖猫胡须,似乎一脸不解。

  带着塔维安来到小饭厅的那雪系上了围裙琢磨着给对方做点什么,思来想去却又没什么个主意,眼望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只好匆匆决定了餐单并开始烹饪。将食物上锅并等待其熟透了的同时那雪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起了茶叶,精挑细选下选择一种不起眼的花茶。虽然档次委实算不得高大上,但毕竟舒心养神,天花寺君都累的睡着了,肯定需要缓解疲劳好好修养修养。

  总觉得从根本上来说那雪误会了什么,但也许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天花寺是被塔维安折腾醒的,睁眼便感受到了对方近在咫尺的猫胡须和按在右眼上猫爪子,他砸吧砸吧了嘴似乎实在小声的低估着什么,而后抓了抓脑袋抄起塔维安抱怀里撸毛。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那雪给他专门做了爱心便当,并且只给他一个人做了,其他人统统只能抱着食堂里的饭菜对他干瞪眼,于是他特别得意且得瑟的打开便当盒子大吃了起来,且称赞起了那雪的厨艺,看着其他的人的脸色刚准备嘲笑他们乐呵乐呵,梦就醒了。

  打着哈欠的天花寺隐约看见窗边的桌子上有什么东西,凑近了看才发现是一摞资料字条和一份便当清茶。

致天花寺君:

               这次节目的资料已经放在天花寺君的桌子上了噢,醒来记得要好好看呢.

  ps:要记得吃饭啦!!!一定噢!!!!

                                                     那雪透.

  除了没有其他人在场,梦里的一切都成真了。

  那雪特制的爱心便当,只一份的爱心便当。

  “喵。”

  塔维安看着自己的主人疑似抽筋的笑容不由得怀疑起了对方的真假。

──────────────────

其实我觉得塔维安才是人生,不,猫生赢家。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