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无cp]if众人被做成了游戏.03

#if众人被做成了游戏.

  “来来来大家把好友先加上吗——♪.”

  刚结束完训练或坐或立的柊组成员齐刷刷的循声望向门外,无声的看着还在累的喘气且直不起腰的星谷,兴奋的扬了扬手机的好友页面,而后迈着沉重却透着几分轻快意味的脚步扑向team柊中间。

  “还有啊还有啊,月皇抽出le了哦!那雪和空闲还有我是SR,天花寺是初始R。”

  这么说着,星谷乐呵呵的戳开了成员详情,万分得意的把卡槽第一的SR点开放大了在众人面前晃荡,炫耀的小心理不言而喻。不知为何,申渡忽然感觉自己有点胃疼。

  屏幕上,穿着蔆薙·show·time演出服的月皇正一脸震惊的望向镜头处,一只手置于领口似乎想要稍微松开些许方便透气,另一只手则自然垂落一个优雅的弧度,整个人看上去优雅又从容,自由惬意却有拘于束缚。

  “星谷你原来是抽到了我……吗。”

  月皇看着自己的卡牌有些眼角抽搐,不祥的预感自心底慢慢清晰,而后随着星谷的动作成了现实。

  他无比绝望的看着星谷麻利的将卡牌设为主队leader,然后返回去戳戳戳以获得面板语音,还将仅有的几张R也放进队里凑热闹。

  “哦对了!恋爱剧情我也解锁了噢!不过想等大家一起看所以就还没有点开。”

  月皇感觉自己眼神都是死的了。

  “说到三月,果然第一想到的是樱花。”

  “人的价值是由他自己决定而非环境。”

  “别动,落叶卡进了你的头发里,我帮你拿掉。”

  “有没有什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会让你头疼?我的话,是每一次出演前都要把戌峰喂饱,不然就得费功夫找他这件事。”缩小的电话中申渡一脸恬淡的笑容显示其上。

  “辰己想要进厨房。不过这都是初中的事情了,现在应该轮到柊组的人头疼了。”

  话音刚落,室内的气压似乎微不可察的降低了几分。月皇看着辰己愈发灿烂的微笑,不知为何不样的预感更强烈了。
 
  “最擅长的事情是……?料理的话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关于歌剧演员一切的技能都是我所擅长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恋爱剧情啦,真的超级期待啊。”

  星谷的笑容令月皇也感到一阵胃疼,他只好单手覆额试图遮掉自己的脸避免他人的视线。接着就听见一声少年温和的咆哮自扬声器扩散而出,猝不及防吓的星谷差点扔了手机。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认为一个业外人士能对我有什么帮助。”

   “什么都不知道就请不要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对我指手画脚的,大外行。”

  哒、哒、哒

  脚步声自近处逐渐走向远方,故事场景内的练习地又只剩下月皇一人,画面中的他叹了一口气,一副甚是头疼的模样。

  (我本来不想对她那么凶的……改日去道个歉吧。)

  (总感觉她把我的心都扰乱了……所以猜才想赶走她快点恢复,没想到却是本末倒置吗……)

  “总之,我的目标是超越那个人,仅此而已。”

  场景忽而转换到了礼物店,半身像里的月皇一筹莫展苦大仇深的模样委实让人有着想要不合时宜笑出声的冲动。

  (没想到她真的有成为制作人的实力,那么果然应该为了那天的话道歉的吧?)

  (女孩子……都喜欢什么东西啊,早知道就应该问问那雪的妹妹们参考一下了。)

  “哇啊!”

  “……是你啊,突然出现在这里吓我一跳。”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想着买个礼物给你道个歉……什么的。”

  “抱歉,我为我那天对你说的言论进行反思,我承认你的实力,你有成为我们制作人的潜力。”

  (心脏跳的好快,冷静下来,我需要冷静下来。)

  “那么,以后需要多多指教了,制作人。”

  沉默。

  极其尴尬的良久的沉默。

  而后不知是谁爆发出了一阵笑声,连带着一屋子的人松了嘴角,毫不客气的笑成一片。

  “笑什么,搞的好像你们就没有录似的。”

  已经想要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月皇淡定的喝着申渡刚倒好的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然后咬牙切齿的从嘴里一字一句的蹦出言语。

  “我等着你们的恋爱剧情被大家一起看的一天。”

  “好的唷,那就请慢慢等吧。空闲,那雪,月皇,你们抽到了什么?”

  “我的le抽到的是天花寺,空闲抽到了那雪,那雪抽到了辰己 。”

  “本大爷抽到了扬羽陆,楪组的那个小子。”

  天花寺话音刚落,边感受到了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聚集在了他的身上,怜悯极了,以及申渡一副同病相怜的模样斟酌着似乎想要开口,却又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分别是,

  SR.

  月皇海斗「矛盾激化??!」

  SR.

  那雪透「就算是我。」

  SR.

  辰己琉唯「伪君子?!」

  LE.

  天花寺翔「梨园贵公子」

  R.

  扬羽陆「那位前辈」

  “这些卡牌的名字真的是……取得很随性的感觉呢。那,那么柊组的大家抽到了什么……?”

  “卯川打算十一连,戌峰的话抽到了sr卯川,荣吾就不用多说了,虎石是sr的空闲,我抽到了le的那雪喔。”

  “辰己君真的,好厉害啊!”

  辰己权以微笑作为对那雪赞叹的回答,与此同时手也不停下的点开了游戏进行登陆,等待服务器链接的时候还不忘了询问星谷的账号ID,方便一会儿添加好友。

  “嗯,就是这一张了喔。”

  LE.

  那雪透「砂糖陷阱」

  SR.

  空闲愁「咖啡与钢琴」

  SR.

  卯川晶「不要有着奇怪的误解!」

  “那雪的这张卡牌,超级可爱的啊!!!是在教什么人做东西吗?”

  星谷仔细的瞅了瞅牌面之后由衷发出一声赞叹,那股高兴的劲儿使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位刚训练完还没缓过来的人。被夸的那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声音被他自己压的极小,却还是被一旁的月皇极好的听力给捕捉到了,且差点惊掉了下巴。

  “你、你再说一遍?”

  “唔,当时对面是辰己君啦…因为拍摄的时候一直紧张所以不断的ng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后来还是辰己君一直和我聊天转移注意力才解决掉的,真的是超级累的呢……。”

  他的话音刚落,连带着申渡的一向平静无波的表情也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缝,手下的动作也有着片刻的僵硬。

  “那雪……你是说你让辰己进厨房了是吗……?”

  “话虽如此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喔,况且月皇你把我说的像洪水猛兽一样让你避之不及,我可是超级难过的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月皇君,辰己君他,有很认真的在一旁围观我做喔,虽然最后的成品不太如愿有点点遗憾呢…。”

  “没有那回事,那雪做的很好吃喔。”

  “真的吗?我也想吃——!”

  莫名被戳到兴奋开关的戌峰眼睛几乎是瞬间亮了起来,闪闪发光的神情不免让人联想到了某些大型犬。

一点题外话.
有人愿意来联文吗.这儿想写all那雪的男友力三十题.
但是最近打字比较困难,我一个人是肯定写不完了.
有愿意的姑娘们私聊我就好了.x

评论(1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