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无cp]if众人被做成了游戏.02

if众人被做成了游戏.

  “不过除了录音,好像还拍了不少各式各样服装的照片。”

  月皇说着,随手从桌底拿出笔和纸,把目前关于这个游戏的已知信息绘了一状草图出来。

  申渡点了点头表示附和,而后思索半天又再度出声道:“我记得校服和练习服也是拍了不少,以各种各样的表情和姿势。”

  “那么……剧情和面板里的半身像,应该就是这些照片了喔。”

  辰己努力回想着方才从剧情上看到的那雪和星谷,以及初始卡片上穿着校服的星谷,陷入了一个细思极恐的死循环深渊。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一切的一切看似链接完整,但却全然是零散的,这中间少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链接点将一切拼凑完整。

  “唔……,月皇,游戏里目前都有些什么东西?”
  忽然的提问让那边正专心致志记录信息的月皇猛然一惊,出于后者严肃的表情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而后将画到一半还撇出去一大笔的瑕疵草图举了起来,又嫌不方便,二话不说塞给了离得比较近的天花寺,而后才给辰己方才提出的疑问做了详细解答。

  “目前已知的大体信息就是从校长那里得到的,这是个乙女向的恋爱音游。”

  他的话音刚落,气氛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除了双手没有空闲的天花寺以外,其他人都齐刷刷的陷入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般,掩面或低头。就是天花寺,也以几不可见的速度默默将举着的纸往下挪了挪,直到遮住脸为止。

  “咳,游戏玩家将扮演一位制作人,协助我们成长,并且设定了我们全员都对他有好感。玩家的名字是可以自定义的。哦对了,你们都取的什么名字?”

  不待众人回答,他便又继续说了下去:“游戏大体为提升等级解锁剧情这样的过程,剧情分为主线剧情、恋爱剧情和活动剧情,我想恋爱剧情应该就是我们录的那些起鸡皮疙瘩的东西……了吧。不过后面两个要怎么看我是不知道的。”

  “然后面板语音也是录了不少的,不过这个似乎需要有该角色的卡片才能听到。”

  “辰己,这样可以了吗。”

  后者似乎还在深思,毫无头绪的同时思绪也开始紊乱,有什么被忽略的东西刹那间一闪而过,将一切完完整整从头到尾的串联而起。

“啊,原来是这样啊。”
  “啊,二次下载好了。”

  同时响起的两个声音让众人无意间把目光投向了申渡和辰己,而这两人对视了一眼后,辰己微笑着卖了个关子。

“玩一下你们就知道了唷,正好荣吾这边下载完了。”

  画面上教程进行到了选拔这一环节。

  “我觉得这个游戏的关键就是这个扭蛋元素,我们拍的照片则被做成了卡片,不过从衣服的不同上来看,等级应该也是有差的。”辰己解释道,而后示意申渡点下确定键,又接着开口,“共有三种选拔方式的话……唔,友情点应该是最次的,唱片和选拔卷应该能抽出比较稀有的东西。”

  话音刚落,申渡已经用官方送的一千友情点进行了一次十连抽,众人几乎同时将脑袋凑了过来,好奇他会抽到什么,然后就看见屏幕上闪过了一串卡牌,速度太快以至于什么都没能看清,只能等他一张一张的回放。

  N卡。
  N卡。
  N卡。
  N卡。
  N卡。

  “n卡是最低等级吧……不过真没想到我们学校的其他学长们也参与了。”

  月皇看着一连串n卡不由得出声说道,意识到自己抽的有多非的申渡表情有些凝重,继而继续点击下一张。

  “nayuki……tou,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突然蹦出来的那雪的声音以及图像几乎是让申渡和众人眼前一亮,而后悄悄的,不着痕迹的望向了脸颊绯红的那雪。

  星谷刚想说什么,又响起的声声不适时宜的将他打断。

  “你好喔,我是辰己琉唯。”

  这一次抽到的是初始r的辰己。于是出现了这样一个诡异的画面:

  室内的辰己弯着腰侧首望向屏幕里的辰己,而后者双手负于身后身子也微微前倾,带着笑意的眸子仿佛正好望向了屏幕外的辰己。

  “就这么看着自己还真的是……超奇怪的感觉啊.”

  为了解决这样的尴尬局面,辰己果断的伸出手点开了下一张,这次轮到申渡尴尬了。

    N卡。
    N卡。
    N卡。

  “原来你人品这么……糟糕的啊,申渡。”
 
  虎石看着写着满脸复杂的申渡不由得出声想要安慰,奈何一出口边是嘲讽,而后顺手戳了一下屏幕上教程里的另一种选拔方式,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却被硬生生噎了回去,留申渡和星谷一块儿郁闷去了。
 
  “从今天开始就要请多多指教了,我是申渡荣吾。”

  LE卡.
  申渡荣吾「白色玫瑰」

   一袭黑色西装的申渡正站在教堂前,背景是大簇盛开的蒲公英。

    微风丝丝缕缕缠绕青烟薄雾氤氲开来,旭日散出的光芒柔和的将大地普照,清晨未浠的露水打着旋儿垂挂叶尖,晶莹剔透的身子映出了一个独特的世界,多芒汇集之处隐有光芒流转,熠熠生辉,风卷起的蒲公英种子带着绒毛细伞,柳絮似的纷纷扬扬撒满四周,走那儿似乎都能沾染上。

  庄严的教堂矗立于花丛之中,墙壁周身是那过于无暇的白,仿佛是天使圣洁的羽翼所渲染出的色彩,神圣而端庄。

  而作为那一片纯白映衬之下的唯一黑色,申渡的存在刹那变得显眼而魅惑,他微微躬着身,一手负于身后,身前的那只手中握着一只白玫瑰,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硬朗,嘴角的笑意清浅极淡,弧度只细微一点,却不自觉的引人沉沦。

  “看吧,我的人品果然特别好,说起来有卡的话就可以去看看神奇的恋爱剧情和面板语音了对吧?”

虎石一边说着一边手动将申渡的le卡设置成了主队leader,而后返回主页面陷入了沉默。

  之前星谷的初始r卡是穿着校服所拍的,本身就没有背景,所以设置成主板之后也不觉有什么奇怪,但申渡这一张去了背景只留人影之后,就特别的……撩人了。以至于虎石一脸复杂的望着他,心中庆幸着还好这个人没兴趣去泡姑娘。

  “虽说已经是三月份了,但还是很冷,出门请记得多穿些衣服。”
  “leader?实际上我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
  “要说唯一羡慕team凤的事情……果然就羡慕他们组拥有那雪这样的人才吧。”

  “好、好正常!”
  终于缓过神了的星谷不由拿两人的面板语音对比了一下,而后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挫败感,用时也对左上角不停抖动着的小电话感到好奇,并伸手戳了戳。

  “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呢……我的话,是海豚抱枕呢。”
  “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

  “关于荣吾是怎么想的……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喔。”
  “对于我自己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果然还是不够强,各个方面。”

  “有没有什么想要做到的事?我想见到那位前辈并且追上他的脚步!”
  “我想要做到我想做到的事。”

  “……申渡,我都不知道原来你的回答那么的圆滑。”

  天花寺一脸痛心疾首的捂住了额头,起身摇摇欲坠的走到了门口,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先离开了。
  “我走了,先回去把自己的游戏打了再说。”

  其他人也纷纷颔首附议,并约好了明早训练之前过来再交流交流。

  星谷一脸疲惫的被那雪扶着离开,月皇和空闲面面相觑,最后空闲架起了走路都在飘的星谷,带着team凤一众人离去;卯川碎碎念叨着什么,虎石双手枕在脑后慢悠悠的起身离去,戌峰打了个哈欠,打算原地就睡却又被卯川拽了起来,艰难的拖回了宿舍,而最后剩下的申渡和辰己只是颇为无奈的盯着桌子上的手机,而后齐刷刷的无奈叹气。

  “走吧,该回去了唷,不然休息时间不够影响练习喔。”

——
之前评论区有个小可爱的评论被他删了我没来的及回复.x
这篇文章预计在5w字左右,脑洞充足够我把它写完的,而且出于私心也希望在二季之前多产些粮,拉人入坑,毕竟我本身是冷cp爱好者.
顺带文章里的抽卡运气实际上是参考比较神奇的东西,于是就将就用了.x
看文愉快.
谢谢.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