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无cp]if众人被做成了游戏.01

#ooc.
#游戏设定参考《lovelive学园偶像祭》与《ICHU》
#小学生文笔辣眼睛预警。

if众人被做成游戏。

“所以说呐,最近录的那些台词是怎么回事啦……。”

  星谷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抱怨着,不知是否是因为近来工作量陡然增大导致身体有些吃不消的缘故,最近的他看上去似乎永远没有睡够。这样的状态带来的后果就是,早晨大家训练时,他总需要一个格外长的时间醒瞌睡,不然他的动作会变得无比缓慢而艰难,一板一眼的宛如肢体不协调的机器人。

  其他人纷纷停下了手动的训练,一齐望向在门口更换室内鞋的星谷,满脸不可置信。最后还是天花寺眉头一皱,完全没忍住一般出声质疑道:

  “你难道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吗?”

  不负众人所望的,只见还在猫着腰换鞋子的星谷一脸茫然的抬起了头,本就没睡醒的神情添上浓重的懵,怎么看怎么单纯。

  “什么?”

  月皇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单手覆额似乎对此深感无奈。

  “就是校长先生啦…他为我们大家量身定制了一款游戏,说是希望能为我们多宣传宣传,啊,不仅是我们,柊组的大家、华樱会的几位前辈、以及其他星路成员,大家都有参加呢。”

  那雪看了看有些近乎凝结的气氛,及时的出声解释道,然而还没完全清醒的星谷反射弧不是一般的长,只见他哦了一声飘过来开始热身,众人见他这幅模样还有些诧异,不过转念一想以为他是没往心里去,也就又开始了各自的训练,四周又归于宁静,连可以放轻了的脚步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不足一分钟后,星谷才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他这一声在这样过于安静的环境里显得过于突兀,并且其他人对这一声儿毫无防备,以至于正准备练习后踢腿的天花寺一个没站稳,趴的一声与练习室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天花寺正准备出声问星谷是想干嘛,便瞅见后者一手握拳锤在另一只手上,一脸恍然大悟夹杂惊恐。

  “原来我们被做成游戏了啊……等等?什么游戏啊用得着那么奇怪的台词,录音的时候鸡皮疙瘩都快起了诶!”

  空闲伸手扶起了天花寺,后者一脸愤怒的揉着自己摔痛的部位,一边给偷笑的正欢的月皇飞眼刀。月皇敢保证,如果那眼刀有杀伤力哪怕只一丁点,他此刻一定早就被天花寺的眼神给杀死了。

  “倒不如说因为游戏是针对女性向的,所以台词才会如此奇怪。”

  扶完天花寺便回到自己方才的位置打算继续训练的空闲,几乎是头也不抬的说出这句话,全然没注意自己的话将还没彻底清醒的星谷又炸了个外焦里嫩。

  “那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真的要我们去和那些女孩子谈恋爱。”

  终于笑够了的月皇捂着肚子拭去并不存在的眼泪,借此来再刺激刺激天花寺,后者只觉得今日定是犯了物忌,不然为何大清早就诸事不顺?

  “嘛……总之大家先训练啦,我之前有听到辰己君说配信好像是在今天晚上来着…”

  “晚上啊……也许不会太久吧?”

  “谁知道呢,好了真的得赶紧练习了,不然一个早上都在闲聊浪费了。”

     透过淡薄乌云所见的天色已逐渐沉寂,落日余晖缓慢褪去之后余留群星闪烁,此起彼伏,璀璨迷人,向晚的风有些偏寒,被托起的衣摆摇晃间泄露些许寒意蹭过皮肤,令人不自觉的瑟缩。

  柔和的灯光安静的照亮一方角落,室内暖气徐徐吞吐热量。

  “所以说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team柊[凤]的人也会在这里啊!”

  刚步入小饭厅的卯川眼神和天花寺对上的瞬间,似有一阵电光火石闪烁,而后两人齐刷刷的指着对方几乎是用吼的问出了彼此心中的疑问,表情好似下一秒就要气到爆炸。

  “晚上好唷——那雪。”

  辰己径直绕过打算互相瞪死对方的红毛二人组,走到其他人所在的位置找了个小角落坐了下来,在他身后,其他人依次落座,除了卯川是有些不情不愿的被戌峰拉过来坐下外,倒也挺和谐。

  然后星谷就瞅见柊组的大家齐刷刷的掏出了平板或手机开始盯着不说话,但无论是先前就抱着电子设备的凤组各位,还是刚掏出这些的柊组各位,大家的表情抖分外凝重。

  “喂喂,大家怎么都开始齐刷刷的玩起电子设备来了?”

  星谷满腹狐疑,不得不出生问道。

  “如你所见的,我们正在下游戏。”

  申渡好心的给他解释着。

  “游戏?”

  “就是早上跟星谷君说的那个啦,已经可以下载了喔。”

  星谷这才后知后觉的一拍脑袋,急急忙忙掏出手机和大家一块儿乐呵呵的和网速做斗争去了。

  虎石皱了皱眉,嘴里嘟嚷了几句,显然他这并不是有心的,然而却还是被大家伙儿听见了,并像导火索一般,瞬间引燃了炸药桶。

  “这个下载进度也太慢了吧……,一直在48%卡着不动。”

  “你可能是到了卡点了,第一次下载的话,卡点一般在中途和80%前后。”

  申渡一边解释着一边熟练的从包里摸出了充电设备,查看了一下储存电量之后给自己的手机连上了。其他人一脸不解的望向他,全然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一次下载?申渡你的意思是,这个游戏还有第二次下载?”

  月皇捧着手机面色铁青,一字一句无比艰难的出声询问。后者严肃的点了点头,而后开口残忍的给所有人孱弱的小心脏都补上了一刀。

  “不仅如此,就我所知的,二次下载几乎全是卡点。”

    且不说二次下载,众人等到手机发烫且快要没电时,第一次下载也没能完成。霸占着各个角落插座充电的众人揉了揉站久了而有些酸痛的腰,纷纷再次望向气定神闲坐在小沙发上喝茶的申渡,由衷地感叹这个人的先见之明。

  “啊,我下好了!”

  那雪惊喜的声音自角落里传来,大家抬头循声望去时只见他举起了手机朝着众人晃着,却因为离得不算近只能看到一阵光亮摇晃。

  等到大家接二连三的下载完之后,这又才重新聚做一团,各自抱着设备心怀鬼胎的点开了软件,注册登陆完之后,又开始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游戏启动。

  然后所有人的设备里齐刷刷的传出了星谷那元气满满的声音,顿时间星谷只觉得仿佛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刹那飘向了自己。

  “哇啊!这里就是蔆薙学院吗?”

  “好!接下来就要在这里好好努力了!”

  画面上的星谷半身照配着学校背景。半身照拍的是穿着校服的他背着包第一次进入学院,表情是掩盖不住的兴奋,而看着屏幕里兴奋的自己,星谷有些没有来的尴尬。

  看吧,他就说那些台词超奇怪的啊!

  “噗嗤。”

  不知道是谁没忍住先笑出了声儿,继而一个接一个的,等星谷从尴尬中回过神时,大家已经笑成了一片,全然没有半分形象,连申渡也佯装咳嗽般捂住了笑弯的嘴角。

  然而没笑多久,游戏就迎来了第一个教程,这时大家才发现,这个游戏是个多元素化的音游。

  “看来这个游戏的主角是星谷呢,初始卡牌只有他一个人啊。”

  “嘛,反正就一张怎么都好一样用了。”

  “可我想要我自己的卡诶!”

  辰己拦下了仿佛快要吵起来的虎石卯川,无意中瞥过手机屏幕时才发现还有一种神奇的东西叫做面板语音。于是众人的手机里开始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无奈之下,只得将其余关了静音,留下月皇那音质比较好的平板。

  月皇几乎是颤抖着点了点面板上的星谷。而后听着对方跟突然打了鸡血似得完全停不下来的语音再一次想笑。

  “虽然我基本什么都不太清楚,但是我会为了我的梦想去好好努力的!”

  “嗯?什么?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是我脸上沾到了什么吗?”

   “要说最喜欢的食物,果然还是那雪做的便当啊便当——。”

   “啊巧克力——!你为我做的吗?真的超级感动的啊!”

  星谷自暴自弃一般瘫在了沙发上,半晌悠悠的叹了口气。

  他就说了吧这些台词都很奇怪啊!

  “喔,还有主线剧情可以看呀。”

  辰己说着戳开了月皇平板上的选项,继而点开了第一章第一节,观看完之后众人齐刷刷的陷入了沉默。

  “这种事情,怎,怎么会被拿去做剧情了………”

  那雪双手捂脸试图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以此来掩盖主剧情里自己撞上人型支架这个丢脸的事情。

  “我觉得这样的那雪挺可爱的喔,所以没有必要害羞唷。”

  辰己说着又一次戳开了新选项,这次他戳开的是选拔字样。

  “……这是扭蛋元素吗,要怎么抽?”

  月皇话音刚落便发现他们已经迎来了二次下载。无奈之下,只好将手机各自送回宿舍充电,而后再返回来讨论这个游戏。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录音的吧?对吧?”

  星谷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神色激动的握住了那雪的手问着,而他眼里亮的仿佛凝固住了星星封存于此。

  “啊哈哈……没错…呢.”

  “我们也一点都不想听到自己录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辰己叹了一口气出声答道。

  “不过可能没有星谷你的那么羞耻。”

  星谷刚放松下来的心情瞬间被申渡补了刀,而后碎成了渣渣。

  “毕竟是主角嘛当然要热血中二一点。”

    星谷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想和这群人说话,真的一点儿也不想。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