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辰雪]可望不可即.02

可望不可即.02.
#cp辰雪
#忘爱症候群paro。
#02是小玄太太写的。为了方便由我统一发。
#请谁务必告诉我怎么@人!!!!
@predilection
   最先找到那雪的是接到消息就立刻冲出校门早已报道完毕的月皇海斗,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看到的那雪。

  眼眶泛红,看起来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嘴角塌拢着,以往璀璨目光骤然失去了焦点,发丝有些凌乱,仿佛跑去让暴风肆虐了一通,双手无力的下垂,迈开脚步的步伐显得如此艰难。

  见到他,那雪条件反射的想要扬起嘴角,给对方一个微笑并问安,然后和他唠唠嗑顺带调侃一下他和天花寺君的,原本应该这样的。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啊。

  但他笑不出来了,也没法发出尾音上扬的腔调,只能用压抑的哭腔,和一副快要哭出来了的表情问道:

  “早上好啊,月皇君,天花寺君没有在你的身边一块儿吗?真是难得呢。”

  然后该说些什么来着?

  脑袋空空的,甚至无法下达下一步指令,只能原地崩溃。

     另一边,收到荣吾短信通知后,空闲连忙向那雪位置飞奔过去。因为长距离的快速奔跑等看到那雪时,空闲已经说不了一句话,只能拼命地喘气,不断调整着紊乱的呼吸,汗珠一颗一颗砸落在地上,空闲无暇顾及,他的目光停在了那雪和月皇海斗的身上。那雪仿佛是丧失了灵魂的傀儡,他在笑,只是那笑容僵在了脸上,身子的颤抖暴露出来他很恐慌。而月皇海斗此时像石化了一般,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月皇海斗从没见过那雪透这样的表情,严格来说,认识六年的时间里,这个人胆怯也好,自信也好,生气也罢,他从来没有露出如此失魂落魄的表情,凭着本能露出的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压抑着哭腔拼命想要弄得腔调更加上扬一些,说着与平时相同的话语,身子却变得像是比石头还要僵硬。
 
  “时间不早了,我还没注册呢,一会儿注册完还要去整理宿舍,耗在这里有点浪费,那么我就先走了。”

  “天花寺已经去帮你注册了,你资料都没带,还好申渡帮你拿了过来。”空闲马上接话想要打破这沉闷的气氛,于是他语速飞快地说完这过程。

  “啊……是吗,真是谢谢天花寺君了。也就是说,宿舍也分配好了吧,那么空闲君知道我的宿舍号吗?想快点打扫完然后去休息。”

   空闲麻利地摸出一串儿钥匙递给他,钥匙上的1102标签分外明显。

  “啊,那个房间号……”月皇海斗下意识的摸出了自己的宿舍钥匙。

  “你过去应该就可以住了,天花寺他们已经在打扫了。”

    1102室,舍友天花寺翔,月黄海斗,申渡荣吾,那雪透,辰己琉唯,空闲愁,虎石和泉,星谷悠太。

   当然,那雪并不知道舍友都有些什么人,他只是单纯的从空闲手中接过钥匙,然后在后者一脸担忧的神情中跟着他一起走而已。

   月皇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给天花寺发了条消息。

“辰己也在1102吧?坦白说,那雪的状态十分糟糕,现在正在往宿舍赶,辰己在宿舍吗?”

   天花寺几乎是秒回。

“在。”

   想了想,又发过去一条。

“我看辰己他和以往一样没什么区别啊?”

“那雪和以往的区别就大了。我甚至没有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半分神采。”

   之后两人就岔开了话题,毕竟是刚在一起的没多久的,爱闹别扭的小情侣,聊天一直聊着关于别人的事也不太合适。

  不知不觉中,宿舍楼到了。

  空闲停在门口,几欲扭开门把手,却又放下,始终没有信心打开这扇门。

  那雪微笑着轻轻拍了拍空闲的手背以示自己无碍,随后拧开了门把手,早在前往宿舍的路上,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他推开门进去,朝着里面鞠了一躬。

“请多指教,我是那雪透。”

   然后泰然自若的走到空闲已经摆好行李的上床,开始整理床铺,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找不出一丝让人觉得尴尬的地方。

  “喂喂,你不是说那雪状态很糟糕吗?”天花寺轻声询问向身旁的月皇海斗。

  而对方的眼神,至始至终锁定在看到那雪出现的瞬间,目光就流露出厌恶的辰己身上。

  “刚才的话,的确很糟。好奇怪,突然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答他的是空闲,天花寺还没来的及问什么,一旁的辰己便走了过来,与自己身边的月皇打着招呼。

  “啊,好久不见了呢,月皇君,没想到我们会是同一间寝室,那么作为老对手,以后也请多对指教了。”

   “啊,我知道了。”

  辰己伸出来的手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
  “你对我好像很不满呢,我做错了什么事吗,月皇君。”辰己依旧维持着温文尔雅的样子,伸手指向了正在收拾自己床铺的那雪,努力地保持语气尽量平和,“如果也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人,那么很抱歉。我想并没有必要承受你们因为一个对我来说是陌生人便将火撒到我身上吧?你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认识他,更不会喜欢他,这是曲解不了的事实。还有,不是每个人都是同性恋,请不要把这种情感强压给我,你们再这样胡搅蛮缠对彼此都不会有好处。我这样说的够清楚了吧。”

  “够了,有些话……说一次就够了。”那雪从床铺间的梯子上爬下,一把拦住了准备要冲上去跟辰己干架的星谷悠太, 走到玄关处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鞋子,冲着众人打了个招呼,快速离开这充满噩梦的宿舍。

  “那么我去采购些日常生活用品,你们请继续聊。”

    星谷也跟着飞奔离去。

  “等等我!我也要一起去!”

  “leader……你刚才,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虎石和泉从床上支起身子,平日里漫不经心的态度消失殆尽,目光变得有些锐利,不难让人想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锋刃。

  “哦?我认为对厌恶的人已经拿出了我最好的态度了。”

  申渡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后回了自己的床位,开始收拾。

  “不早了,收拾完床位下午还有排练的吧?最近有不少歌剧快要开始选拔人员了吧?”

   辰己看着各自试图以忙碌来躲避他的众人,再联想到其中的缘由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跳出来的那雪透,心中对他的评价瞬间降至最低点。

   他凭什么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谈恋爱,凭什么这些人要说他们认识,难道自己二十几年的记忆还会出差错不成?

  凭什么他们要只言片语,否定了他二十几年的记忆和存在。

  真是太可笑了呢。

  越靠近越厌恶,这是辰己与那雪目前唯一的写照。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