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辰雪]Prisoner of love.03

Prisoner of love
#梗来源宇多田光小姐的同名歌曲。
#吃我冷cp安利!快!张口吃安利!
#这是一个系列文,每对cp的故事是一个独立的小短篇。
#文风帅不过三秒。
#请不要去追究他的真实性……啥的。
#时间轴每对cp的不一样,前期大概全是那雪相关。
#无黑化。
the first story.辰雪.③
[有时候很羡慕你的队友啊。
羡慕他们能陪在你身边。]
  一向被誉为知情达理通晓人情世故的申渡完全没法理解此刻辰己的感叹,这也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辰己与他距离如此的遥远,远到仿佛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辰己,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嗯?什么。”
  辰己扭头望着语气忽然无比认真的申渡,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都说恋爱的人智商为零吗?我怎么感觉……”说到这儿,申渡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接着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辰己,这才继续说道:“你快聪明到成人精了。”
  “这份表扬我就收下了。”辰己一副看起来心情大好的样子,而除了他们以外,此刻华樱会的大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申渡伸手指了指门,示意该离开了。
  “啊,我有东西落在华樱会那边了!”快要走到训练室的那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随即停下了脚步,一边歉意的笑着,一边往来的方向跑去。
  “咦,这不是那雪做的便当吗。”本来打算转身离开的辰己忽然瞅见了柊翼桌子上的,用淡黄色餐布包装精致的便当盒。
  “看起来是的。”原本走到门口和申渡听到这话,又折回了桌子旁,顺手拎起了便当盒。
  “呼……呼,希望还有人在。”气喘吁吁跑到走廊的那雪有些担忧,毕竟如果拿不到便当盒的话,一组的人就得饿肚子了,那样的话,他的负罪感会折磨的他几天睡不好觉。
  他就是这么一个敏感,不,中规中矩的人。
  或者说,他的人群恐惧症导致了他的中规中矩。
  他原本应该在人前,在舞台之上,闪闪发光。
  可他却选择像一只蜗牛一样活着,规规矩矩的待在自己的壳里,永远只有两只触角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外界。他不敢爬出来,因为水泥地面与肉体的摩擦会使自己感到无比的疼痛,钻心的疼。
  他那雪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战胜自己。
  低头想着心事的那雪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有人,而巧的是,那人也没注意到他。
  于是,像是老套的言情小说里的故事情节一样,那雪撞了个满怀,而辰己也被撞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的抱着那雪脑袋当机。
  真蠢。
  顺度拎着便当盒捂脸。
  “啊抱歉抱歉, 我没意看见辰己君在前面,我还要回去拿东西,先走了……”那雪回过了神,红着脸对辰己到了个歉,拔腿就像继续跑,可惜刚一动就被辰己拉住了手。
  “你是要拿便当么?我给你带过来了哦。”辰己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晃了晃手上的便当盒。
  申渡一脸面瘫的看着自己忽然空空如也的左手,周遭看起来气压有些低。
  “真是万分感谢!那么改日我在好好道谢,我现在得先赶回去,那么,辰己君还有申渡君,再见。”那雪拎过便当盒,抱在怀里冲着两人微笑着鞠躬之后快速跑开,期间却将便当盒抱的很紧,生怕摔了一般。
  “那雪啊,有时候很羡慕你的队友啊,羡慕他们能陪在你身边。”
  望着那雪渐渐消失的背影,辰己一个人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可以理解为,我们这是被你嫌弃了吗?”
  “随你们哦,要那么理解也是没错的哟。”
  只下一秒,辰己脸上又戴上了申渡所熟悉的面具。
  像是小丑的面具一般,将一个人的真实与伪装面完完全全的隔离开来,一半阳光一半萧瑟。面具外的人所看的,是与戴面具的人看到的,完全相反的景色。可他们却傻乎乎的当真了。
 
  是夜。
  群星闪烁着,吵闹着,将沉寂的天空装点的热闹非凡。
  辰己一个人走在街上,突然就觉得有些寂寞了。
  没把申渡叫出来,真是个错误啊。
  他有些散漫的走着,朝着记忆中便利店的方向强行,怎么说,温饱问题这种事必须在真正饿肚子之前解决掉。
  他站在柜台前,低头挑选着面前的速食食品,琳琅满目的商品在他眼里却忽然失了颜色。不知怎地,他忽然就怀念起了那雪的便当,那温暖的,美味可口的便当。
  真可惜啊,如今吃不到了。那么,其他的东西,随便吃点就好了吧?只要能让食物里的有机物被吸收,给生命提供足够的活力,且不会因为留有多余的能量被转化成脂肪就好了吧?
  抱着一堆东西去柜台结账的辰己正百般无趣的研究着速食食品的说明书,忽然却有熟悉的身影从眼前一晃而过,他讶异的抬起头,却什么都没看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清楚的知道,那并不是错觉,前排结账的顾客提着购物袋离开了柜台,他急匆匆的把购物篮放倒了柜台上,然后一直朝着外面张望。
  “先生,一共是xxx元。”
  “好的,给你。”
  服务员细心的将他所买的东西井然有序的整理在购物袋里,递给辰己,而后者接到购物袋那一瞬间,几乎是拔腿就朝着先前那雪离去的方向跑去。
  路灯下,一个影子拼命的在奔跑着,像是在逃命,又像是在拼命的追逐着什么。
  一路追到宿舍楼的辰己终于在大门处看见了那雪,可还没等他打招呼,对方便已经走上了楼。
  跑了一路的辰己撑着膝盖有些微喘,难以言喻的窒息感开始弥漫开来。
  [爱の影を追っている。]
刚上了一层楼的那雪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往回走,在宿舍楼大门处探出半个脑袋,东张西望。
  “诶,没有人吗?果然是想多了吧。”
  另一边,申渡望着笑的一脸温柔的辰己,心里默默的吐了一番。
  “你看起来很开心,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没有哦,相反的,我现在很难过。”辰己指着自己的笑容说道。
  “被拒绝了?”
  “是根没有搭上话。”
  “那你还这么开心。”
  “我觉得很想哭,所以我才笑,说不定笑着笑着,我就不想哭了,事实证明他很有效,你看,我现在一点也不像一个想哭的人。”
  平日所渴望的见面,此刻竟让人打不起半分干劲。
  “申渡,你说,我是不是该放弃了?我啊……好累呢。”
  申渡正打算说些什么,辰己的手机铃声在此刻却不适时宜的想了起来。
  “喂,这里辰己琉唯,哦是你吗?有什么事吗?嗯……好的,随时都有空哦,行吧,那么到时候我去你寝室找你的,好的,早点睡吧,晚安。”
  当辰己挂掉电话之后,他仿佛快要笑的比太阳还要灿烂了。
  “谁的电话?说了什么?”
  “那雪的哦,说要做一顿饭好好的感谢我。”
  “其实还请了我的吧?”
  “不好意思,真的是完全没有。”
  申渡安静的翻了个身,面对墙壁。他表示此刻他只想静静。
  “那么晚安哦,荣吾。”
  “……晚安。”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