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31

琉璃匣子.31.
  对如何劝导空雪二人,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彼此喜欢这件事,月皇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像是在风中凌乱的落叶一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做什么,亦或者下一步该迈向哪里。
  他漫无目的的走在院子中,完全没注意前方的辰己已经站在前方等着他,看起来并不是只想单纯的打个招呼而已。
  就像是等待猎物落网的,早有预谋的狐狸。
  “早上好啊,月皇。”他微笑着出声同月皇打招呼,后者正陷入了奇怪的脑洞中不可自拔,理所当然的被吓得不清。
  这个已经是今天早上第二次受到惊吓了,饶是月皇心脏抗压能力很强也有一些吃不消。他抬头看向辰己,吓到他的罪魁祸首真一脸温和的朝他微笑。
  “看起来我好像吓到你了,真是抱歉呢……”
  辰己朝他所在的方向走来,又在离他只有两个身位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听说柊前辈和凤前辈让你去做开导员,真是辛苦呢。”辰己说着,表情似乎有些惋惜,“突然很想当个坏人从中作乱一下。”
  月皇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因为他忽然想起辰己已经向空闲宣战的事,霎时间他觉得眼前的辰己的身影仿佛和笑面虎这种东西重合了。
  “开玩笑的哟,我还没没有到连公平竞争都不敢的地步。不过啊,”辰己说着,伸手戳上了月皇的左胸,胸腔震动的触感顺着之间传递,微小却又不可忽视。
  “身为调解员的你,好像更需要调解的样子哦?”
  “你这是什么意思——”被莫名其妙的话语激的有些烦躁的月皇伸手握住了自己胸前的手,强行挪开了他。
  “我说月皇你啊,其实喜欢天花寺吧?”
  很好,今天是第三次受到惊吓了。
  不知何时站在月皇身后的申渡开口道,一句话仿佛一个重磅炸弹,炸的他外焦里嫩的,撒上孜然说不定就能吃了。
  “呵,这是我出生这么多年以来听过的最令人发笑的笑话了。”
  “你看,你自己也需要调解。”
  “你看,你也在别扭。”
  “你们两个……在唱戏不成。”
  “安静点听着我们说。”
  “你需要人开导开导你们。”
  月皇坳不过他们两个人,只得乖乖闭嘴听他们说。
  “你对他的视线很特别。”
  等着这开场白好耳熟!这不是自己之前对那雪说的吗!
  “你的瞳孔里经常只有他一个人。”
  “那是因为那个笨蛋和我是搭档吧?我不看着他看着谁?”
眼看着话题越来越奇怪的月皇忍不住出声反驳道。
  “安静点听我们说。”
  “安静点。”
  月皇憋屈的选择了闭嘴。
  “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说话的方式总是和平常完全不一样,好像非要和他看着干才舒服一样。”
  “我……”
  “如果想说你只是和他互相看不顺眼的话,有个词叫欢喜冤家。”
  最后一点狡辩的空间被申渡一言封杀,像是一盆水泼在了只燃着零星火光的木柴上,熄灭的只剩下青烟袅袅了。
  “你还说你不喜欢他吗?”
  “呵,只凭这些就能判断我喜欢他不成?太可笑了。”
  “哦,那你慌什么。”
  “哪有……”
  “哪里都有。”
  月皇沉默了。他突然又萌生出了赶快遛的心思。
  “别想着跑哦,你前面站着我,后面站着申渡,左右两旁是树,你能逃得出去——吗?”
  “好好看看吧,想着去调解别人的心的你们,才是最需要调解的。你也好,凤前辈柊前辈也好,都是一样的笨蛋。”
[PS.高考加油呀!]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