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30

琉璃匣子.30.双向单恋
  如果你说关于恋爱最悲惨的就是学院恋爱,因为就算分了也依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话,你肯定没经历过双向单恋这种神奇的悲剧,光是听着就觉得很傻不是么?
  不仅傻,还悲剧。
  可是你也不能责怪人家不上去表白不是么,因为担心着一旦表白失败连朋友都做不成或者以后连好好相处自然点独处都做不到了那比暗恋更心酸。
  所以啊,通常需要一个知情人来想法设法费尽心机[划掉]尽心尽力的开导开导互相暗恋的两个人。
  而且呢,这个人的能力要求其实是非常的高的,首先吧,你得和单恋双方耍的特别的熟,不然你怎么知道他们彼此单恋?其次,你还不能说话太直白,必须文学功底深厚比喻什么东西都信手拈来,最后,你必须能够拉的下脸皮去做开导人这种令人羞耻又危险的事,因为可能因为一个不慎,前功尽弃,好了,那样就成了罪人了。
  如今,这个沉重的活担到了月皇脆弱的肩膀上。
  来,让我们把事情回溯到早晨。
  月皇莫名其妙的被叫到了凤柊两人的卧室,显然他当时还没睡醒,因为眼神对焦都是茫然的。
  “啊,月皇来了,坐坐坐。”凤树的眼睛在看到月皇的瞬间亮了起来,笑的仿佛只偷了腥的狐狸,如果非要月皇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狡诈。这让月皇的睡意瞬间清醒。
  此刻,他只希望脚底抹油的跑掉。第六感告诉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或者应该说,准没什么好事。
  “不了,前辈,我想知道你把我叫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月皇礼节性的拒绝了凤树邀请他过去喝茶看太阳谈人生的邀请,站在原地道。
  “安心,他又不会吃了你。”一直抱着手臂在一旁饶有兴致围观的柊翼说道,突然出现的声音把月皇吓得不清,他这才发现,柊翼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手里还端着个盘子,拎着壶不知名的液体。
  “啊,柊你拿早餐上来了啊,那雪做的?”
  “嗯。”
  柊翼也不废话,走到桌子旁将自己拎的东西一一摆好在桌子上,然后又返回门口的柜子拿了三只杯子,倒上了壶里的牛奶。
  “要来一起吃吗?”凤树说着,虽然是对月皇发出邀请,但他的目光未离开面前的早餐片刻。
  “……不了前辈,我一会儿还要晨练,现在吃太饱不适合。以及,前辈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请我吃个早餐吧?”
  “当然不可能。”回答他的是柊翼,对方此刻正慢条斯理的喝着牛奶,一派优雅。
  “嘛,都说出来了就不好玩了哟,柊。”桌子另一边,咬着面包的凤树插话到。
  “……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请允许我离开。”月皇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虽然这样万分的不礼貌,但,他实在不知道继续呆在这儿的意义是什么?看两位前辈秀恩爱不成?
  “等一等哦,好了说正事吧。”
  “玩够了?”
  “不,是压根不好玩儿。”
  “……”
  月皇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有点疼,这两个人此刻完全没有一点为人前辈的自觉。
  “月皇,空闲喜欢那雪你知道吧。”凤树问道。
  月皇严肃的点了点头。
  “月皇,那雪喜欢空闲你知道吧?”柊翼扶了扶眼镜问道。
  月皇又一次点了点头,开玩笑,那雪喜欢空闲还是他点醒的,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么——”凤柊二人此刻齐刷刷的看向月皇,同时开口:“他们知道彼此喜欢对方吗?”还不待月皇回答,他们又继续说道:“准确的说,这两个人是在互相暗恋。”
  月皇隐约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此刻最正确的选择就是趁着他们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之前,赶紧溜走。
  “所以?和我有什么关……”
  “当然有关系,身为他们的队友以及好伙伴,难道就不应该去帮助帮助他们吗?”
  “你忍心继续看他们智商捉急么?”
  柊翼一言直击要害。
  严肃思考了一会儿发现的确不能让他们继续这么蠢下去的月皇脑子一抽就答应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果然是没睡醒大脑缺氧,才会冲动到答应这种事情。这完全是揽了一个自己完全做不到的事情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