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29

琉璃匣子.29.寂ぃし
  “啊——来张开嘴让我看看你嗓子怎么样了。”柊翼示意那雪乖乖挪到灯下让他检查,后者乖乖的做了。
  “嗯,差不多好了,可以说话了,但,不要用嗓过渡。”
  “这样的话,我们先走了啊。”一确认那雪没事了以后,凤树就笑容灿烂的拉走了明显还有事想说的柊翼。并美名其曰不打扰人小两口腻歪。
  气氛随着嘎吱关闭的大门而变的沉重起来,两个人面面相觑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个……”同时想起的声音让两人猛地一惊,接着又下意识的说道“你先说。”
  两人难得的默契度爆了表。
  “那好我先说,今天我出去的时候,月皇跟你说了什么?”
  那雪感觉自己的脸估计又红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仿佛蒸笼里的虾,差不多都要熟了。
  “没,没说什么。”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晦涩沙哑的这般回答道。
  空闲君回信就有鬼了!真是的,自己太差劲了吧,这种摆明了容易识破的慌还说得出来。
  “那雪,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听实话。”
  面对那雪的惊慌失措,空闲似乎欣赏的很愉悦,这并不难看出,从他那半眯着似笑非笑的眼睛中。
  那雪偏过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胸腔里的心脏起伏有些过快,像是要从嗓子眼儿里蹦跶出来似得,仿佛周遭离的稍近便能听到他那急促的心跳。
  而空闲?他其实并没有比那雪好到哪里去。
  可别被他淡定的表面骗了,他此刻的内心活动已经比黄○天的文字泡还要多出十倍了。
  “真的没什么啦……月皇君就只是普通的跟我聊天而已……”
  “那你躲着我?”
  “我没有……”
  仅仅是没想好怎么面对自己的感情而已,空闲君一定会觉得恶心吧,自己的队友对自己抱有这样的感情,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讨厌的吧,真是的,自己怎么可以喜欢上空闲君呢,就这样擅自给别人带来了烦恼。
  果然月皇说漏嘴什么了吧?他觉得这样很恶心吗?果然接受不了吗……那这样的话要不要道个歉?果然还是我离他远点才是最好的方法吧?
  想到这里,空闲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开口道:“很抱歉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似乎给你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忽略那些令你烦扰的事,月皇说漏嘴,不,他所说的都是真的,所以我以后会……”
  听到后半段,那雪就知道空闲一定想错了什么。
  “什么困扰……还有,月皇君说漏嘴了什么?”
  “啥?”这下换空闲懵逼了。“他没跟你说吗,帖子上的……”
  那雪摇了摇头,“完全没有。”
  不知为何总感觉空闲君好像送了口气的样子,是错觉……吧?
“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训练。”空闲似乎想要刻意逃避话题一样,打开了衣柜翻出自己的浴袍抱着走向了浴室。那雪看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角,换了睡衣钻进了被窝。
  身旁空无一人,被子刚盖上,带着些许寒意。
  稍微u,有点寂寞啊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