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辰雪]Prisoner of love.01

Prisoner of love
#梗来源宇多田光小姐的同名歌曲。
#吃我冷cp安利!快!张口吃安利!
#这是一个系列文,每对cp的故事是一个独立的小短篇。
#请不要去追究他的真实性……啥的。
#时间轴每对cp的不一样,前期大概全是那雪相关。
#无黑化。
the first story.辰雪.①
[嘿,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
  所谓又是一年离别季,雨夜笙箫不做声。有人伤感着与相熟之人的分离,有人为新的环境好奇着,兴奋着。
  “看起来他和我们报了一样高校,辰己。”
  学校大厅旁的走廊上,申渡翻看着入学学生档案,当他看到名为“那雪透”的资料时,翻阅纸张的动作出现了片刻的停顿,接着,又用一股平淡无奇的腔调对着旁边的辰己说着此事。
  他看到,身旁辰己的笑容刹那间有了不一样的神采出现。虽稍纵即逝,可他还是看到了。
  像是带久了面具的人忽然摘了面具,又一次毫无距离的面对这个世界时的,一种莫名的欣喜。
  “说起来,辰己,这次入学的第一名并不是你。”申渡看着身旁的人,选择岔开话题。
  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辰己的脸上出现的笑意是那样的苦涩,亦或者说,那样的卑微,仿佛在退让着什么一般,总让人感觉他有什么身不由己理由似的。
  “啊我知道,是月皇吧?那位月皇海斗。”辰己却是没有多大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他只是侧过头,看了一眼申渡手中抱着的一沓资料,不知怎的觉得有些无趣。
  真想快点见到你啊,那雪。
  正值三月,恰好是樱花开的最浪漫的时期。
  在枝头摇摇晃晃的花瓣被微风轻采,打着儿旋儿晃晃悠悠的自空中缓缓坠落,仿佛喝醉了酒的蝴蝶一般,划出的轨迹毫无规整可言。忽的又是一阵风袭来,那些在半空中还未落下的,那些积在了道路上的花瓣,皆被扬起,目光所触及之处,满目的浅粉,身处其中,竟像是下起了一场花瓣雨。
  真浪漫,不是吗?
  如果忽略它过于浓烈以至于变的刺鼻的香味,落在地上的花瓣上所沾染的尘土被风吹的一身一脸都是,如果忽略过于浓密的花瓣遮挡了视线的话,他的确,非常的浪漫。
  可一切只是如果。
  身在其中的人对此万分厌恶,可围观的人却觉得十分的出尘。
  像是童话里驾着豪华马车的王子,脸上带着礼节性的极浅的微笑,一出场就带着自己独有的,仿佛特效的东西,将周围的一切在霎那间化为了衬托物。
  似是从战场凯旋而归。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一幕,落在那雪眼中却成了这样的画面。
  真羡慕啊。
  他忽的停下了脚步,只是侧头望着什么,像是发起了呆。
  察觉到异样的那雪优希伸手晃了晃自家哥哥的肩膀,也朝着那雪望着的方向望去,可那里除了几颗樱花树之外,别无他物。于是她出声问道:“怎么了吗,哥哥?”
  “出什么事了吗?”一旁的那雪紬也问道。
  “啊,没事,说起来你们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再送下去的话,小心自己迟到啊。”
  他没注意到,他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拉着申渡不顾一切朝前走的辰己忽然停下了脚步,望向他所在的方向,他这一停步,差点让申渡撞塌了自己的鼻梁。仿佛注意到辰己的视线,申渡也顺着他所看着的方向望了过去。
  那里,空无一人。
  “怎么了吗?辰己。”
  “啊,没什么,眼花了罢了。”
  辰己朝着身旁的人歉意的笑笑,继而揉了揉对方的鼻尖,还不待对方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继续朝前走去。
  “音乐系的考核就快开始了,走吧。”
  嘿,那雪,我期待着能在星路中见到你。
  申渡没告诉辰己,在他刚转身之后,他看到了那雪。
  和以往一样习惯于选择低人一等的低着头走路,饭了错误习惯于默默的在心里哭诉。
  胆小如他,坚强如他。
  申渡缓慢的迈开步子走着,他看着那雪从撞到人型站台弄散了书包,到有一个人捡起了他的学生证,到那雪脸上绽开的笑容。
  前方的辰己走路的速度骤然加快,像是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至始至终,他都不曾回过头。
   真是的,明明对谁都怯弱的你,居然如此轻易的对你最惧怕的陌生人露出你的微笑。
  稍微,有点嫉妒啊。
  那个人能让你如此轻易的放下戒备。
  “辰己,你刚才……”
  “我刚才?是有发生了什么吗?”
  辰己转过头,笑的温柔而空洞,这让原本打算质问他是否看到那一幕的申渡默默的话话语全部咽了下去。
  你看见他在笑,但是却又不曾看到他在笑。*
  那笑意乍看十分温柔,实质却是冰冷的,就像是被阳光所照耀之下的万仞冰川,泛着温暖的橘色的光芒,于一片单调的冰冷的白色中,绚烂的点燃了生机。他是那样的温柔,可是,那光却也是无比锋利的,或者应该说,他的本质就是如此的,与那剑刃上锋芒如出一辙的,锐利而冰冷。
  他这样笑着,说着谎言,背影有些疲惫,仿佛厌倦了什么。
  [假装漫不经心的说出谎言,笑着,明明已经开始厌倦。]
  由于申渡还要跑一趟华樱会的缘故,辰己先他一步去了音乐学科的考核。
  原先尚且空旷的走廊骤然聚集了不少人,变的拥挤窄小起来,辰己不断的打量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却并有看到熟悉的人影。
  那雪并不在这里。
  辰己有些失望的将目光投向远方。
  另一边,和辰己分开的申渡意外的在自己的考场见到了那雪……和他身边的星谷。
  没记错的话,才认识没多久吧?就一副关系这么好的样子。
  周遭不断有人开始练声,发声,高昂的发音旋律让申渡有些莫名的烦躁,就如同噪音一般,没有丝毫的悦耳,有的只是杂乱无章的音阶。
  曲不成章。
  这大概是申渡对此唯一的评价了。
  申渡看着那雪跟在星谷后面,从星谷不畏强势的从前去和一个看上去脸上写着“我很不爽别来惹我”的天花寺打招呼被当众贬低,到所有的考核都跟着对方,完全就像是跟屁虫一样,大抵可以用不畏强势这么形容,因为也没什么词可形容了,一个看得人尴尬癌犯病的场面,让申渡有些词穷到不知道用什么褒义词去描述,至于跟屁虫,这便是给人的第一感觉了。
  排在那雪之后考核的申渡清晰的看到,因为紧张所以完全没有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的那雪,被柊翼毫不犹豫的淘汰了。
  啧,真可惜。
  “啊,荣吾,你考的怎么样?”待荣吾考完面试之后,推开宿舍门的一霎那就看见了躺在上铺托腮朝他微笑的辰己。
  “我的话,还好。”申渡一边脱鞋关门,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行李包,一边回答道。
  “你的话?你遇到谁了吗?我猜猜,月皇还是那雪?”
  “都有。”
  “怎么样?”
  “你问的是月皇呢,还是那雪。”申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下铺前,也不管被褥还没有铺好,泄气般的扑在了上面。
  好累。
  申渡想。
  “你知道我问谁的。”从辰己的视角已经完全看不到申渡了,但他还是朝着下方露出了一个从容不迫的微笑。
  “都淘汰了哦,全部。”
  辰己笑容忽然有些失落。
  “月皇的话,具体淘汰原因我不清楚,但好像是面试的那一轮被淘汰的,至于那雪的话……”
  “那雪?”
  “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哦。因为太紧张了的缘故吧?”
  “噗,这个原因还真是无法避免。”
  “辰己,其实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叫星谷的来参加的话,他可能连审核都不会来。”
  “…啊,星谷?”
  “早上的那位,捡起了他学生证的男孩子。我看见的是,那雪完全选择跟在他的身后前进。”
  “不说这个了,考了一天也累了,睡吧。晚安。”
  像是想要逃离什么似得,辰己飞快地岔开了话题,极其迅速的下了床跑去关灯。
  一片黑暗之中,人什么都看不清。
  此刻周围是怎样的,周围的人是怎样的,你什么都看不清。
  他在笑也好,在哭也好,你看不见,那就都和你无关了,即便你就在他的身旁。
  第二天,分组名单出来的时候,申渡觉得整个人都要惊掉了下巴。
  他亲眼看着被红色水笔划掉名字的那雪和月皇都进了音乐学科,而且皆在星路。
  “荣吾,说好的他们都被淘汰了呢?”
  “……我是这么看见的。”
  分在不同的组,接触时间要少很多呢。
  辰己失望的想。
  在学院单恋的一大坏处就是,只要你和对方不在一个班,不在离的近的宿舍,甚至课下活动都不在一块儿的话,那你就基本见不到另外一个人,更别提互诉衷肠之类的浪漫的事了。
  正式的打招呼是在第一次考核的说明会上,那是入学两个多月以来,那雪第一次主动看向他,也应该说是,那雪这么久以来第一发现他的存在。
  他走到他跟前的时候故意装作发现他很惊讶的模样,继而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温柔的笑容。
  “嘿,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他轻声问道,只有靠的比较近的申渡空闲还有那雪听到了,还不待那雪回答,他便笑着挥了挥手走到前排,身后跟着的申渡也在此停留,朝着那雪微笑以示问好。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那雪。”
  那雪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
  “诶?那雪以前认识他们吗?”
  身旁的星谷好奇的探过半个脑袋问道。
  “嗯,我和辰己君,申渡君还有月皇君以前是同一所初中毕业的。”
  “那个辰己,感觉很强大啊。”天花寺也凑过来说道。
  “那雪。”一旁的空闲忽然用极小的声音说道,“那个辰己,最好小心一些,我感觉的到,他的笑容很假。”
  “荣吾,你看到了,他的身边又多了很多的人。”
  我明明只是喜欢他,明明只是想要追寻和他在一起的,温馨和快乐。
  恋人之间相处的快乐。 
  “恕我直言,你的可能性大概不大。”
  “啊,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我一直在强行追求着不属于我的东西。
  但是啊,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在他没彻底消失之前,也想要拼命的去追逐。
  [我只是想要快乐而已,强求着已经不属于我的东西。]

PS.关于设定,再解释一下?
辰雪的时间轴设定是从最初到合宿结束,除开头以外所有的[]内的内容皆为Prisoner of love歌词。
我原本只想写愁海的2000+的小短文,结果脑洞太大收不住就变成了几乎各个cp的小短篇,然后脑洞连上了黑洞之后就变成了每对cp2W的中篇了。安详。
我此刻只想静静。
不日更!不日更!不日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