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28

琉璃匣子.28.银莲花
  嘿,我美丽的姑娘,你为何守护在此?
  你的身旁围绕着,肮脏的污秽。
  哦,我美丽的姑娘,为何你的心不像你的外表一般干净?
  肮脏的污秽的阴影,逐渐变成了白色的花,有着黑色抱成球的花蕊。
  啊,我纯洁的小花,你为何望向远方。
  你的身姿是那样的恬静,请告诉我,你在期待什么?
  由神的嫉妒所化的花朵,如此执着的等待着。
  听,它的话语,那样的美好而又令人感动。
  她说,
  因为心存希望,因而有所期待。
  生命,期待,渐渐消失的爱。*
  夕阳的余晖正以缓慢的速度逐渐淡化,斜射进窗子的几抹残阳温暖的照亮了房间,给人一种柔和的光芒。明亮却不会有晃眼的感觉,那雪正坐在窗边,靠着玻璃制成的窗户,俯瞰不远处的森林,与眼光纠缠着的发丝以分不出彼此,看不清最初的颜色是什么样的。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他只身一人,闲的有些落寞。
  手里的琉璃匣子不断的重复着机械齿轮被发条扭动的声音,再到机械所奏出的古老乐曲。往返循环,以不知放了多少遍了。
  琉璃匣子里盛开着一朵小小的银莲花,洁白的花瓣如同倾侧的芭蕾舞者一般,围绕着中央黑色抱成球的花蕊起舞,透明而细小的花茎似乎有些被压的弯曲,仿佛下一秒就要因为不堪重负而倒塌。
  空闲愁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这一样一副景象。
  仿佛是察觉到有人到来,转动发条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的嗓子好一点了吗?”空闲扔下穿脏了的衣服,舒展了一下四肢,走到那雪身旁蹲下问道。
  那雪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舒服还是不舒服……总不可能你不知道吧?”
  那雪听到这儿,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自己的脖子比划半天,想表达什么,空闲歪着脑袋看了半晌,什么都没看懂。
  那雪想表达的是,我并不清楚我嗓子的情况一开始是怎样的,所以我并不能判断他好了还是没好。
  “话说那个水晶球,在你寝室见过很多次。你珍惜它。”
  那是优希和紬送的啊,当然要好好珍惜。
  那雪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表情忽然变得很开心,仿佛背景又开始飘花了。
  那雪还记得,好久好久以前的那个生日。
  那一天,他落选了一个他非常希望能够扮演的角色,原因是因为另一位同学不会怯场,更适合上舞台剧。
  每一次都这样啊……真讨厌这样的自己呢。
  又因为自己的生性导致机会与自己插肩而过的那雪不知怎的有些沮丧,像是一只丧家之犬般的,将头垂的更低。
  自家哥哥无精打采的,做妹妹的两位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紬,哥哥好像很不高兴,我们得想办法让他振作起来。”
  “送礼物。”
  “好主意!不过送什么!”
  “……水晶球?”
  “没错!水晶球可适合了!极有少女心的浪漫,一个水晶里面还有着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而且,还可以有一首音乐!”
  “立即行动。”
  第二天,那雪惊奇的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个水晶球。米色的底座,正中央唯一的装饰便是一朵奇异的花,据说是叫银莲花,拨弄发条后便会想起致爱丽丝。
  感觉很棒呢。
  旁边放着一张纸条,上面用工整的字迹写着:
  “哥哥,近日来感觉你十分的低沉失落,为了让你打起精神来,我和紬送了你一个礼物。
  请打起精神。
  我们可是选了好久的,中央的那朵花叫银莲花,据说是由于花神芙罗拉的嫉妒演变而来的,它的花语是期待。
  因为心存希望,所以才会有期待。
  请哥哥无论何时也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心存希望的期待着机会的到来。
  不要言败。
  加油!”
  回忆到这里便结束,手中水晶球的底座已经与最初的模样大相庭径。
  因为心存希望,所以才有期待。
  所以才和team凤走到了现在吧。
[PS.晚了更新真是十分抱歉。
开头的诗应用的托里啥啥啥玩意儿的shiji来着……等我回去再查查
然后的话,水晶球又名琉璃匣子。正文终于出来了!开心。]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