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27

琉璃匣子.27.尴尬症
  “诶诶诶,月皇,你出来啦?那雪怎么样?没事吧?要不我也去看看他?”突然感觉过了一个晚上就跟不上众人的思维及信息网的星谷担忧的问道,此刻在他眼里月皇仿佛变成了一个移动的信息源。
  “啊,没什么大碍,安心吧。”月皇叹了口气,耐心的回答了星谷的问题,然后归队。
  他刚站定没多久,空闲也沉默着从楼下走了过来,站在了月皇身边,平时那雪站的地方。
  “喂,你这家伙,是跟那雪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天花寺明显感觉到自己身旁的月皇一瞬间僵了身子。
  绝对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空闲和天花寺想。
  “我什么都没说,不过怕他闷同他聊了会儿罢了。”
  月皇说了一个连自己都不会信的答案。
  “信你有鬼。说吧,你说了什么。” 
  “……你猜啊?”
  等着这什么神发展?月皇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站在旁边美名其曰离的太近不得不听实则偷听的正爽的天花寺忽然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的样子。
  “喂,我说你,猜来猜去好玩吗?”
  “……”
  “说,或者认个错。”
  “……我拒绝。”
  等着这话题是朝着什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还有你们说话的声音怎么越来越小了!
  天花寺在一旁干着急。
  “……那……都不理我了?”
  “那个……意外……”
  “……还躲着我。”
  “……可能……需要冷静。”
  “啧。”
  “啰嗦死了。[u ru sai]”
  只听到零星对话完全靠自己脑补的天花寺忽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当他听到月皇说了一句“yu ru sa”。
  他懵了。
  原谅什么?他做了什么?不对,应该说空闲对月皇做了什么?才会让月皇这么不耐烦的说着原谅什么的。
  完全脑补过渡的天花寺忽然感觉自己正义感爆棚了,一把拉住月皇朝自己身后扯过,同时张开双臂护在他身前。
  “喂,我说你这家伙!对他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啊!”
  现在懵逼的就不仅仅是围观群众了,连带着两位当事人也懵了。
  “什么叫做……”
  “空闲对月皇……”
  “做了不可原谅的事……”
  “空闲,我觉得你应该解释解释,关于月皇。你对他做了什么。”凤树表情忽然变的无比的严肃。
  “不你听我……”
  “昨天还说着什么道貌岸然的话,如今就做出这种事,真叫人失望。”辰己在一旁说道,脸色有些像是黑面神 。
  “那什么……不是你们想的……”月皇一件大伙儿都误会了,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天花寺一口喷了回去。
  “你闭嘴!都被人渣伤害了你还替他说话?”
  下面好像很吵呢,大伙儿真有活力啊。
  上面的那雪透过窗子看着大家,默默的想。
  “愁……想不到你是这种人……”虎石一脸痛心疾首的说。
  woc你们是要闹哪样!天花寺你吃错药了吗!还有虎石你那少女的表情是要闹哪样!闹!哪!样!
  表面依旧平静的空闲此刻内心已经快炸了。
  然而月皇也平静不到哪里去,他此刻的内心活动甚至比空闲还要复杂。
  天花寺你智障吗听话听一半就脑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了?脑补就算了谁给你的自信还说出来了?还有凤前辈你那一脸自家精心养的白菜被猪给拱了的表情是要闹哪样!还有辰己琉唯!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其实在校!顺带卯川!就算很想笑在这种时候就不能憋一憋吗!啊?
  “我说你们啊!能不能不要这么的想象力充沛!我们好好的在聊着那雪怎么就变成了渣男和被抛弃的小可怜的故事了?”
  忍无可忍的月皇直接吼了出来,极其少见的失态。
  “……所以……”
  “根本就什么都没发生……”
  “无趣,那红毛吼什么,吓得大家以为空闲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天花寺……”
  “终于解释清楚了。”空闲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
  “这么说……我听错了?!”
  “你偷听别人说话的吗……”
  “我没有才不是故意的!只是离的太近,再加上有听到些奇怪的谈话……”
  “所以你就自己脑补了?”
  总觉得天花寺君脸红了呢,是错觉吧。真是的,好羡慕天花寺君和月皇君啊,真是一对好搭档呐。
  真想快点好起来。
  那雪坐在靠窗的桌子上,手里捧着个水晶球,里面的银莲花栩栩如生,仿佛还在恣意盛开。
  古老的音乐自底座发出,机械的冰冷的声音让乐曲失了几分悦耳。
  这个下午,真是漫长。
[PS.一言不合就开新坑。不过这边照常日更……另外一边的话……咳。
顺带今儿红蓝撒糖。
以及关于错别字……果咩啊手机输入法欠调教了我去好好整整它。
安详。]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