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柊组/凤柊]给你糖.2

琉璃匣子.六一小番外
#另一组提前一天写了番外,毕竟两个组。
#这一次是柊组的各位。
#让我努力试试撒糖。
  对于凤树一大早就递给自己的一大把糖果这件事,柊翼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干什么。
  “柊,今天六一哟,好好的带着你的孩子们度过一个一个难忘的六一吧。”凤树把柊翼握着糖果的那只手又往里推了推,然后带着一脸极有深意的笑容转身出门。
  真是莫名其妙。
  柊翼伸手扶了扶并没有掉下的眼镜,却也还是握着凤树所给的糖果,朝着柊组的训练室走去。
  “真是莫名其妙,都是一群快成年的人了,还会有人过儿童节这种听上去就很幼稚的节日吗。”
  柊翼又一次看了看手里的一捧糖,精致的包装锡纸在阳光下褶褶生辉,金属的光泽让他看上去十分的耀眼,温暖。
  吃一颗应该没事的吧?凤那家伙好像也有说这个有给自己的份。
  锡纸被拧开时发出令人发怵的呻吟,银色的包装壳上,被糯米纸包裹着糖果隐约透出一丝奶白色,打开的那一霎那,空气中似有淡淡的乳香。
  柊翼将糖送入嘴中,入口的一瞬间便有了融化的迹象,浓烈的奶香与甜蜜几乎是竟相跑去与味蕾纠缠,填充,宣战领地所属权。
  无需你去咀嚼,它便化的干干净净,只是甜意久久不肯散去。
  柊翼下意识的想往嘴里送第二颗,第三颗。
  可惜理智先身体一步,下意识的在这种想法付诸东流之前将它掐断,揉碎,然后被风一吹,连渣渣都不曾再剩下。
  “今天是儿童节——”
  糖果所残留的甜蜜感还在口腔内不断作乱,让人特别想再吃下一颗,仿佛被这小小的糖果,引起了欲望。
  “凤树拿了一些糖果,说是要和你们纪念纪念——”
  好像要独占这些东西,糖果也好,送糖果的人也好。
  “诶?儿童节这种东西,好幼稚啊。”
  卯川一脸嫌弃的说,一旁的虎石附和的点了点头。
  没错,就这样嫌弃的眼神,这样就有理由名正言顺的一个人独享这种好吃的小糖果了。
  如此想着的柊翼缓缓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也没必要纪念什么儿童节了,准备准备开始训练了。”
  “我们没说不庆祝啊,只是觉得有点白痴而已,而且,不是还有糖吗?凤树前辈给的?我严重怀疑是那雪做的。”虎石懒洋洋的补充到,这让柊翼心里打的算盘说翻就翻。
  “哦?那雪做的吗?尝尝就知道了,所以,前辈,可以把糖发给我们吗?”辰己像是忽然来了兴趣,无比自然的起身走到柊翼面前,微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儿童节快乐,前辈,可以给糖吗?”
  总觉得辰己笑容有点让人不忍拒绝的柊翼默默的拨了两颗糖给他。后者接过之后这是从容不迫的剥开了糖纸,将糖放进了嘴里,那一刻,辰己感觉好像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他。
  辰己不知道怎么形容嘴里的糖的味道,若单纯的说只是感觉到一股浓厚的奶香,却又好像有一股其它的,独特的味道将白砂糖和牛奶的味道完美的搅拌在了一块儿。
  他想了许久,才想起来将两者中和的东西,是水饴。
  那种淡淡的,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却能将牛奶冲人的味道与白傻糖过硬的质感冲掉,将剩下的二者完美的调和在一起。
  想的这么仔细,估计是那雪做的没错了。
  众人看了半晌,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看辰己笑的一脸迷之欣慰这糖一定是那雪做的肯定好吃!
  于是柊翼惊恐的发现,自己手里的糖几乎是下一秒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嘴角稍微有些抑制不住的抽搐。
  你们倒是好歹给我留点!
  他面无表情的在内心呐喊着。
  另一边,男生宿舍的厨房,那雪正在称着材料,看样子,好像还要做很多的。
  “前辈很喜欢吃吗?还要做这么多的话,牙没事吗?”那雪看着眼前一堆材料,有些犯愁,要知道他做完这些会有多少颗成品。
  “啊,没事,不是我一个人吃,还有一个别扭的小孩子和我一起吃哦。”
[PS.我决定了开新坑,不过是all那雪的……嗯。]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