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凤组]给你糖

琉璃匣子.六一小番外
#提前一天写番外,毕竟两个组。
#这一次是凤组的各位。
#让我努力试试撒糖。
  “那么,boys,明天是六一哦——”
  凤树用他独有的腔调说着,手里握着的长尺拍在日历上的6.1上,拍的纸页有些哗哗作响。
  “所以?我并不认为儿童节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月皇一脸漠然的答道,兴许在他的眼里,与其有功夫去庆祝儿童节,不如好好的去练习。
  “哼,我看某些人是连儿童节都没过过吧,可怜的童年哟。”天花寺伸了个懒腰,双手负起枕在脑后,神色慵懒。
  “你说什么——”
  “我又没说你,别对号入座啊。”
  “呵,我看你真有自知之明,完全对自己的童年悲惨不加以任何的修饰,如此的坦白的就说出真是让人感动。”
  “我说,蓝毛的你想打架吗?”
  “来啊!当我怕你不成。”
  凤树在一旁颇有兴趣的围观着,不时发出意义不明的啧啧啧声或是不明所以的感叹声,看他那架势似乎还想冲上去煽风点火一把。
  “月皇君,天花寺君……请不要吵了……”那雪一脸担忧的试图劝架,却被空闲拉住了。
  “不用管,闹着玩而已。”
  “这样吗……说起来真是让人烦恼啊,月皇君和天花寺君,感觉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吵架。”
  彻底放弃了劝架的那雪索性坐到空闲身旁打算和他一起围观,“有时很羡慕呢,他们感情真好啊。”
  “嗯,各种意义上。”空闲点头附议。
  星谷在一旁总感觉自己应该戴一副墨镜的。
  为何他总有种被闪瞎的感觉!
  还有啊凤前辈!不要以为他没看见 柊前辈站在窗子外面偷窥!不要以为他没看见你在偷看柊前辈!
  万分悲愤的星谷愤然拧开了橙汁,豪饮了一阵,发现味道意外的不错,于是他一个劲的研究配方去了,不时喝两口然后发出“嘿嘿嘿”不明意味的笑声。
  “好了,boys,说正事吧,儿童节你们真的打算就让他这么过掉吗?”
  “不然呢?我们都是高中生了好吗!”天花寺不满的嘟嚷,一看就知道他嘴炮又输给了月皇。
  “儿童节啊……”那雪托着下巴仔细的想了一会儿,然后双手 撑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凤树跟前,伸出了右手。
  “儿童节前辈真的不给糖犒劳犒劳吗——这样之类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雪身上。
  “噗……那雪你还真是,对对对就这样也可以哟,boys,稍微有点童心也是好事,快找个方式来让儿童节的氛围显现出来吧!”
  凤树以一种极其夸张的方式笑了起来,还捂住了肚子,仿佛笑的快要去见上帝一般。待他笑够直起了身子,还真从口袋里摸出两块糖果放到那雪的手心里。
  “给,儿童节的奖励哦。”
  “谢谢前辈。”那雪很是搞笑的拿着糖返回了原来的座位,看的出他很开心,连周围的背景都仿佛有粉色的小花飘啊飘的。
  空闲好奇的探了半个脑袋,他不是很明白为何那雪可以因为两块糖笑的如此开心。
  或许是糖很好吃吧。
  这么想着的空闲一言不发的起身,维持着扑克脸走到了凤树面前,伸出了手。
  “前辈,儿童节给糖。”
  凤树愣了愣,条件反射的摸了两块糖给他,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压根没听清他说的啥。
   嗯?他刚才跟我说了什么?
  等他回过神时,面前又多了一张灿烂的笑脸,一看就是星谷。
  “前辈前辈!给糖给糖!而且要多给几颗哟!嘿嘿。”
  “好好好给给给,拿去吧,顺带多给你一颗吧。”
  那么现在,只剩下别扭的红蓝二人组了。
  他们依旧坚持儿童节这种节日他们不需要过。
  “所以说这个节日的意义在……唔!”月皇开口准备与凤树进行一番争论,不料想刚开口说道一半,嘴里便被那雪塞了颗糖。一旁的天花寺传来听不清楚的声响,月皇转过头去才发现他也被塞糖了,不过粗暴的多,是被空闲按住然后星谷强行塞的。
  “请不要这么说,月皇君。”那雪看着手心里最后两块儿糖,想了想还是将它们放进校服口袋中。“我觉得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而且彼此分享着同一个事物。虽然月皇君和天花寺君嘴上很嫌弃什么的,但感觉本质好像并不是这样的。”
  “就是那么回事啦。” 
  “那这跟儿童节有什么关系啊——”
  “哦?找个引子而已哦?”
[PS.我……正剧卡文了……想挖新坑然后又怕万一新坑也卡文什么的……这不是要无限挖下去的节奏吗——
啊,明儿六一诶,有人给糖吃吗´∀`。]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