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26

琉璃匣子.26.ゆめみ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了下来,月皇看着半卧在床头朝他微笑的那雪,有些担忧的的问道:“说起来你真没事吗?昨晚看到贴……空闲的短信的时候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那雪条件反射的想要回答我没事,结果刚准备开口,喉咙深处便传来阵阵不适,他本能的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脖子,这才想起自己的嗓子还需要调养,不宜开口说话。
  “唔,看你这动作是没法开口说话?暂时的吗?严重吗?”
  月皇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十分的严肃,作为艺人来说,自身先天拥有的条件是必须保护好的东西,容不得有一点损害,否则,就是在断送前路。
  那雪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捧起水杯继续喝水。
  “你今天果然还是休息一下吧。”月皇掖好了被子,轻缓地坐在了床边上。
  “不用担心落下进程什么的,只有一天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追上来了。”月皇说道一半,像是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但却苦于不知如何开口。
  于是他只能换一个委婉的不能再委婉的语气,旁敲侧击。
  “说起来,那雪,你好像特别的喜欢空闲?”
  那雪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点头,笑的灿烂极了。
  我很喜欢空闲君呢,也很喜欢大家。
  这是他现表达的意思,当然这一点月皇也懂,若是一来他就能直截了当的认识到自己的心意,那他现在在这里说什么废话。
  “比我们几个都要喜欢吧。”
  这个拿不准呢……
  那雪陷入了沉默,他忽然特别惊恐的发现,空闲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他的内心很大的一块空地。
  那个地方仿佛下起了雪。
  原本空旷的被不知何时飘起的零星的雪点渐渐遮掩,像是雾气一样不急不缓的笼罩于此,谁都讨厌雾吧,那种抓不住摸不透看不穿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它严重的阻拦了你的视线,以至于你无法清晰地看清楚某样东西。
  这样一片厚雾,那雪心里有,空闲心里也存在着。
  或者说,月皇天花寺凤柊乃至很多人,心里都有着这样一片惨白的雾,只是他们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我难道特别的喜欢空闲君吗?
  好像除了喜欢以外……还有点什么特殊的东西。
  “你对他的视线很特别。”月皇继续煽风点火。
  这么说起来,我好像经常望着空闲的背影发呆。
  那雪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红润。
  “你的瞳孔里经常只有他一个人。”月皇指着他的眼睛十分严肃的说。
  是因为我经常看着他么?可我为什么要经常看着他。
  那雪越发觉得自己迷茫了,仿佛他深入了迷雾最浓重的地方,明明知道走下去就是光明,但却依旧会在这里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想要打退堂鼓,选择放弃,然后一事无成的回到原点。
  “你经常无意识的看向他,亦或者说,追逐他的背影。”
  视线总会被不自觉的吸引过去,然后再也无法挪开。
  “每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的心似乎跳的格外的快。”
  因为经常捂住胸口来掩饰所以被看出来了吗?
  “综上所述——”说到这里,月皇恶意的笑了笑,故意吊人胃口一般的,整了整自己的仪容。
  “那雪,你喜欢空闲是吗?”
  话音刚落,月皇的双手迅速的行动起来,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头顶往下,一只手托住了他的下巴向上,完全无法开口说话的姿势。
  “你还是别说话了,不然又忙着狡辩了。”
  “一边说着‘我没有’之类的话语,一边在心里苦笑——你大概会这样做的吧?”
[PS.以后就变成了这样子
空闲→墙←那雪
辰己负责开导的是空闲,以情敌的方式激一激他。
而月皇就是负责开导那雪,与辰己不同的是,他是有着明确目的的,而辰己这是无意识中。
明天儿童节……嗯更新番外吧。
安详。]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