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25

琉璃匣子.25.所谓暧昧。
  第二天早晨那雪醒来时,他还有些睡的迷糊,他只感觉有个冰凉的人型抱枕让他抱着睡了一宿,比小海豚的要舒服许多。
  “人型抱枕”似是察觉到他醒了,挪了挪身子想要起床,不料却被还没睡醒的那雪抱的更紧,嘴里念叨着什么。空闲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儿,才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别动……我好困,好舒服的抱枕啊……呼……”
  空闲皱着眉头轻轻的推了推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那雪,对方却没有丝毫反应。
  “睡的太死了吗?那雪醒醒。”
  他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抽出被那雪枕的发麻的手臂,却不过是无用功。
  这个姿势真糟糕。
  空闲这么想着,此刻他一只手臂被那雪当做枕头枕着,看起来睡的很舒服,腰被那雪两只手抱住,对方无意识中勒的有些禁,小巧的脑袋埋在胸口,不时有呼吸极轻的扫过,对方的两只大腿挤进了自己的两腿间,规规矩矩的蜷着睡。
  这样的姿势或许是处于那雪的无意,可对空闲来说,这样的姿势是磨人意志力的。
  所幸的是,闹钟及时响起,拯救了他快要彻底崩溃坏掉的意志。
  怀里的人儿终于再一次有了动静,空闲趁机缩回了自己的手,然而被枕太久的手臂已经不仅仅是发麻了,而是麻到快连感觉都没有了。半靠着他的那雪软手软脚的想要舒张一下四肢,不料刚把手脚伸开就好像把什么东西踢下了床。
  “扑通”的一声巨响,让那雪彻底清醒,在看到那个不幸被自己踢下床的物体的真面目后,他仅有的一点睡意也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对,对不起!空闲君你没事吧!”那雪一只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朝着空闲伸去,想要拽他起来。
  “……没事。”
  “诶不对,空闲君怎么会在我房间里?还是说,还是说,来叫我起床的?”
  “……这是我的房间。”空闲说着,顺势拽着那雪的手起身,然后走至行李箱,弯腰开始找起备用的运动装。
  “诶?我,我怎么会在……”那雪想要说什么,却被空闲打断。
  “你昨晚在澡堂里昏睡了过去,我抱你去凤前辈他们的卧室的时候,凤前辈说你发烧了。哦,柊前辈给你喂了药。”
  那雪望着空闲的背影,脸蛋腾的一下子就红了。
  他回想起了今天早上他抱着的,很舒服的“抱枕”。
  他支支吾吾的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无法拼凑成句子的,几个单词或者音节,他这才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难受。
  “啊,你的嗓子短期内最好不要开口说话,养好了再说吧,刚才忘了提醒你了,抱歉。”空闲穿好了衣服,起身去床头倒了一杯水递给那雪,耐心的解释到:“你好像还有点重感冒,之前也不知道怎么了导致你扁桃体有轻微炎症,所以尽量少用嗓子。”
  那雪接过了杯子正准备喝,闻言却是吓得不轻,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空闲指尖抵住杯底往前轻轻推去,凉白开自对方错愕微张的唇缝中流了进去。
  “安心,对以后没什么影响,消炎了就好了,让你别说话只是为了消炎快点。”
  门外有敲门声不适时宜的传来,伴随着月皇的一句“我进来了——”。
  然后月皇愣在了原地。
  他看到的,空闲和那雪的姿势,有些过分的暧昧。
  那雪半卧床上,一只手拿着水杯,表情有些错愕,而空闲附身朝着那雪的方向靠过去,几乎近到快要压倒他的地步,他的一只手撑着身体以防自己倒下,一只手指尖抵住了那雪手里的玻璃杯的杯底。
  “月皇?有事吗?”空闲看了看原本想开口说话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的那雪,忍笑问道。
  “要开始集训了我来通知你们一声,还有我刚才有听到一声巨响,没发生什么吧?”
  空闲慢条斯理的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然后朝门外走去。
  “月皇,麻烦你留下来照顾那雪一下,他暂时不能说话,我去给他拿早点和药。”
  “诶早点不是……”月皇话还没说完,楼梯拐角处已不见空闲的身影。
  “早点不是那雪……负责做的吗……”
  那雪对此只能歉意的笑笑。
[PS.我又想开脑洞了快阻止我!真的特别想写一个系列文,每个cp的故事是一个小短篇的那种。]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