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23

琉璃匣子.23.嫌なことも
  是夜。
  大宅自不同的房间传来微弱的光,将外部轮廓照的模糊不清,唯一没亮着灯的房间,除了没人住以外,大抵也只有空闲和那雪那一间了。
  空闲此刻正努力的让自己陷入沉睡,可是只要他闭上眼睛,耳畔便会传来极轻的呼吸声,那雪的呼吸声。
  极浅的,只有一切都安静下来是,才能听见的呼吸声。
  像是有人怀揣着信鸽的羽毛的羽尖,富有技巧力道控制的完美的在自己的心上来回拂过,只觉酥麻的异样感,不待你细细感受,羽尖又偏到了另一边,就是抓不住它,让人难耐。
   房间里的床是明显的单人床,此刻塞下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小伙儿和一个一米六几的人显得十分的勉强,他们甚至有很多地方是紧贴着的,例如腿和手臂。
  呼吸咫尺可闻。
  空闲的内心活动此刻是万分复杂的,他已经被无数刚才在论坛上看到的那些句子刷屏了。
  我真的是喜欢他么?
  空闲枕着自己的手臂,神色格外认真的看着眼前正和美梦约会的那雪,虽说他平时就不大富有表情的面孔此刻就算严肃起来看上去也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过分白皙的脸颊此刻正微微泛红,纤长的睫毛投影于下眼帘之上,隐约看得清个影子,小巧的唇瓣随着呼吸轻微开合,胸廓随之上下起伏,两只手握紧缩在胸前,像是没有安全感一般,那种脆弱的,只能可怜兮兮仰着脸祈求保护的脆弱的生命。
  啧,真麻烦。
  空闲缓缓地从被子里抽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朝着那雪的方向伸去。
  喜不喜欢,碰一碰大概就知道了。
  指尖戳碰到那雪脸庞的一霎那,似是本能反应一般,对方蹭了蹭自己的手指,细腻的手感自指尖滑过,就像是用上等的桑蚕丝所精心织成的布料,只要摸过一遍就会爱上那样贴合皮肤的触感,再不愿放下。
  不会真的喜欢他吧?
  空闲感觉自己的心此刻乱的比猪拱过的稻草堆还要凌乱百倍。
  我喜欢他吗?
  由最初的指尖触碰慢慢的覆上了对方的脸庞,由轻轻的触碰变成了不徐不缓的抚摸。
  我喜欢他吧。
  另一手不知何时揽过了对方的腰肢,将他拉的离自己更近,完全变成躺在自己怀里睡觉得地步。
  那雪小巧的脑袋正枕着自己的胳膊,呼吸喷在胸腔上,由于是夏天的缘故,空闲此刻是脱了上衣睡的,这就导致这个姿势下,那雪的发丝挠的他很痒。
  很痒,非常痒,但,越挠只会越痒。
  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同一时间,辰己的房里。
  他正翻看着初中时期的毕业照,照片上的他笑的一如既往的温和,而身后的少年笑的羞涩,甚至没还意思看着镜头,自拍到了他低头的画面。
  他伸出手,极其轻柔的勾勒着少年的轮廓,那样仔细,仿佛要透过玻璃留下痕迹。
  “真是的,明明相处了这么久,还是比不过一个才认识不到半年的人。有点伤心啊。”
  他放下相框起身走到窗边,伸手一把拉开窗帘。
  窗外,一片寂静,就像是童话里被施了黑魔法陷入死寂的森林一样,有些阴森可怖,月光有些惨白。
  “虽然有点疲倦了,但,还没结束。”
  “ 我不会放弃的。”
[PS.好险,刚好赶在12.00之前啧啧啧。
下一章开始终于开始推剧情了。我写二十多章的废话啊啧啧啧。]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