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8

琉璃匣子.18.no title
  “我说,今天也很晚了,大家不如想去洗澡然后睡吧。明天一早还有训练。”辰己望着众人兴致勃勃的表情,有看了看空闲旁边的一脸生无可恋的那雪,适时的出声提醒,而他这一提醒,也将表面看上去没什么的其实内心已经玩嗨了的柊翼给拉了回来。
  “没错,今天晚上玩的太过了,是时候该休息了。”
  众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表情有些遗憾,但是碍于前辈的威严,还是乖乖起身准备回房收拾收拾东西前去洗漱。
  “刚才真是感谢辰己君了,要不是你提出该休息了,还不知道大家要玩多久。”我会被整的多惨。后半句话那雪默默的咽了下去。
  辰己微笑着听着那雪感谢的话语,木盆被他单手夹住,另一只手捏着什么东西:“这个游戏没有那么可怕吧?我只是觉的惩罚虽然不怎么样,但每一次都落在那雪你的身上有点惨烈呢。”
  “啊哈哈……大家开心就好……”那雪笑的有点牵强。
  “呵呵,真的吗?我看你笑的特别的勉强哦。”
  那雪想了想,抬起头一脸真诚的说:“如果我可以围观的话,玩到什么时候都行,真的。” 
  “噗……”
虎石和空闲并肩走着,正感叹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导致自己的旁边的人开起来心情特别得好:“诶,愁,我感觉你今天好像玩的很开心啊。” 
  “啊,有吗。”
  虎石选择安静的闭嘴,内心的小人却已经开始愤怒的咆哮。
  你都把我很高兴四个大字写脸上了你还问我有吗?故意的吧,不对成心的吧!
  和辰己那雪同样走在前面的申渡星谷也开始小声的交流了起来。
  “今天还真是开心啊,以后要是还可以一起玩就好了。”走在前面的星谷双手抱着自己的木盆,笑的开怀。
  紧跟随其后的申渡也扬起一个愉悦的微笑,“是啊,以后也能一起玩就好了。”
  后面的天花寺月皇他们吵吵闹闹的,比起打头走的四人和殿后的四人来说,他们这一团显得过分的热闹。
  到了换衣室的时候,那雪仿佛才意识到了什么。
  可那时,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他连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因为不管看哪儿,都是白花花的肉,他只好局促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你不换衣服吗?”空闲走到了那雪的身旁问道。
  那雪猛地一抬头,就看见了空闲裸着的上半身,接着又红透了脸低下了头。空闲站在原地有点不明所以,他干什么了么那雪这反应?
  他看见了!
  在钛灯强光的照射下流露出他山之玉般的光泽,宽肩窄腰,肌理分明,每一寸皮肤下都掩藏着力量。不待继续往下,一条白色的毛巾将致命的部位所遮掩。
  真奇怪,明明是同性的身体,看了也没多大事儿,自己的反应有些太奇怪了吧。
  “那雪,你不舒服吗?脸很红哦。”成绩说着,走过来碰了碰那雪的额头,又碰了碰自己的,一旁的空闲也投来了关心的眼神。
  “啊没什么!”那雪说着,开始动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费力的扯了半天之后,他对着还在围观他脱衣服的两人说道:“那个,要不你们先去吧,我没事的,总感觉你们围观着我不大好意思……”
  辰己与空闲互相对视了一眼,转身离开。
  那雪像是送了一口气一般,飞快地换好了衣服,裹着浴巾走向澡堂,犹豫了一会儿后,他还是选择在星谷的身边坐下。
  怎么说呢,他感觉现在他不是特别好意思直接面对空闲和,辰己,明明什么也没做,但就是有一种害羞到想要逃避的感觉。
  置身于温热的池水中,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着想要放松,累了一天的那雪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快要沉睡,眼皮已经开始打起了架。
  “奇怪……有点困……”
[PS.好死歹死赶在了12.00以前!啊……
大家还记得论坛上的帖子吗?没错下一章又要开始论坛体了√
安详。]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