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柊组]琉璃匣子.虐狗日番外

琉璃匣子.虐狗日番外.
#正文番外,也可以当做独立小短篇。
#混更新。
#这一次是柊组的各位。
1.论辰己的5.21的度过方式。
  辰己一大早出了门,打算去花店定一束花,可当他站在成堆的红玫瑰面前,却有些莫名的厌恶。
  花店老板笑的一脸殷勤,眼巴巴的盼望着他会买下一束精心包装好的玫瑰。
  “给我来一束卡萨布兰卡,配上星辰花,谢谢。”辰己礼貌的对着店主说得,可对方却在瞬息变了脸色,殷切瞬时转换为了爱理不理。
  卡萨布兰卡花语花语有点多,他表示伟大的爱、一种充满回忆的花,而它的花语是淡泊的永恒 ,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着的人 ,一永恒的美,至于星辰花,也就是勿忘我,代表永恒的记忆。这种两种花寓意既美好,也适合在虐狗日送出。最重要的则是,这不是烂大街的玫瑰花,那种由于不断被用来当做爱情的象征的花朵,即便外表依旧娇艳欲滴,香气依旧馥郁,可是却感觉这花的灵魂似乎已经腐败,自根尖,到花蕊。
  辰己付了钱便抱着花束匆匆离开,当拐进宿舍楼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向了与自己寝室相反的方向,那是那雪的寝室的方向,上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发现楼梯上有人,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驻足倾听了半晌,终于认出声音的来源。
  他几乎是选择转身就走。
  楼道上,空闲正倚着墙壁与那雪交谈着,看起来所谈甚欢。
  回到宿舍的辰己意外的发现了才起床的申渡,出于好奇心他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申渡?你今天起的很晚啊。”
  申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上抱着的花束。
  “被拒绝了?”
  “诶,没有哦,他还没看到这个。”
  “为什么不送呢?”
  “因为啊,我好像找不到理由把这个送出去呢。”
  “……”
  辰己忽然笑了。不同于以往的温和,这一次他的笑容里,写满了苦涩。“我喜欢的他如今已经有了更好的人爱他,我没有资格再去惊扰,如今的我也应该静静等待属于我的更好的那个他。”
  似有微风拂过,窗户前挂着的窗帘扬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随即又在空中荡漾,桌子上,静静的摆着一束卡萨布兰卡,中间簇拥着的卡片默默的躺着,居中的话语清秀整洁。
  花语即话语,你能体会的到吗。
2.论申渡的5.21的度过方式。
  申渡觉的今天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日子。首先一堆虐狗的,然后自己的闹钟没响,接着刚睡到自然醒正脑子不清楚着就看到了自己的leader一脸苦涩的微笑。
  他第一次见到辰己脸上出现这样的笑容,笑的仿佛下一秒眼泪就会出来,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真是太丑了太丑了太丑了太丑了太丑了太丑了太丑了。
  什么遇到了更好的人什么的,完全是自我安慰的蹩脚的语句,除了说给自我之外,大概不会有旁人会相信的。
  申渡快速跳下床走到窗边,捧起了那束包装精美的花,白色的六瓣花散发着淡淡甜香,瓣尖儿捧着晶亮的水珠微微蜷起与叶依托,蓝瓣黄蕊的勿忘我挤挤攘攘簇拥着中央的百合,乳白色暗纹的花纸一层一层包裹住花泥被丝带束好绑出漂亮的蝴蝶结。
  很美,可以他应该取悦观赏的对象没法看到他了。
  “这束花,就当我收下了。所以啊,把你那副表情收起来,实在是太丑了。”
  更好的人么?你已经遇到了不是么。
3.论虎石的5.21的度过方式。
虎石正倚着空闲的摩托忧郁地45度角抬头仰望天空小做憇息成功被阳光晃瞎了眼角不自觉地溢出生理盐水,老老实实低头垂下眼睑两指轻揉着鼻梁骨按摩,一边心中无限感慨“现在的女孩子果然不是那么好追的吗?”,一边有清脆女声突兀响起。
  女人的双腿修长笔直,皮肤是不常见阳光的苍白,小高跟颜色鲜红夺目纤细的鞋跟总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折断。
  他脸上的无趣到犯困的表情几乎是瞬间消失,下一秒,他恢复了以往的气质,仪态万千却又带着点痞子气。
  “我的甜心,今日你想我陪你做些什么呢?”
4.论卯川与戌峰的5.21的度过方式。
  卯川特别无语的看着面前堆起来的山一样高的食物,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路过的人不时投来的惊讶的目光几乎让他树块牌子摆在两人中间,上面写上“我不认识旁边这个人”几个大字 。
  “喂,戌峰,你吃够了没?”
  “诶?没有……卯川你怎么不吃啊?”
  卯川抽了抽嘴角,尽量压低声音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吃东西?”
  “卯川你不开心吗?可是妈妈告诉我,要是想表达对一个人的喜欢,就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对方,我最喜欢的就是吃了啊……。”戌峰看上去好像有些失落的样子。
  “……也没有啦……吃你的吧笨蛋。”
[PS.深夜投放玻璃渣√
果然还是BE写起来要顺手,我压根不知道砂糖文要怎么写。明天开始继续正剧。
安详。]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