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7

琉璃匣子.17.童话大乱炖。
  很久很久以前,某个国家的国王和王后非常的恩爱,他们婚后不久便诞生了一个可爱的公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位并不待见他们的女儿。并对他说外面战乱,把他关到了一座高塔之中。
  善良的公主信以为真,日复一日从高塔唯一的窗口眺望远方。
  “啊……我也好想去看看啊,外面的景色。”那雪公主伸出双手,试图触碰什么,最后却又失落的收回了手。
  另一边的国王柊翼与王后凤树正悠闲地喝着酒,感慨人生的美好。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个女儿被关在高塔里。
  有一日,上帝偶然路过于此,被公主的美貌所吸引,便下世与他交谈。
  上帝,也就是辰已,笑的一脸温和的走向那雪,执起他的手优雅的行了一个吻手礼,然后问道“我美丽的小姐,是什么让你如此忧愁?连你灿若星辰的笑容都被你吝啬的收起。”
  这家伙真入戏。
  台下还没上场的围观群众们默默的扶正了自己的下巴。
  “啊?啊……”那雪条件反射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末了才觉得自己有些失礼,红着脸颊支吾了半晌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或许我可以倾听您的烦恼。”
  那雪连忙摆了摆手,有些慌乱。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稍微有有点想去外面看看呢。”
  说出这话时,那雪的脸庞流露出极淡的,寂寞的神色。
  “那为什么不出去呢?”辰己好奇的问道。
  “啊,我的父母告诉我,外面战乱,我一个……女孩子出去太危险了。”
  “我赌五毛他刚才想说男孩子。”虎石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对空闲说道。
  “安静点吧你这个人偶。”
  虎石觉的有点委屈,他感觉自家竹马的气场有点不对劲。
  “战乱?你父母?”辰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笑意更深,不远处正在享受人生的俩夫妇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
  “哈哈哈哈这个反应简直了!”天花寺笑的不行。
  月皇虽然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但看的出他憋的很辛苦。
  “这样吧,公主殿下,我赐您一双人偶,会唱歌会跳舞,虽然您出不去,但是看着这个解解闷也不错。”辰己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充当人偶的二人一脸便秘的出场了。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虎石那与星谷相反的,无精打采的歌声配上他那完全没力道的动作,让他看上去比星谷还要滑稽。底下顿时笑声一片。
  “噗……感谢您的帮助,好心人。”
  莫名其妙被发了张好人卡的辰己也不恼,呵呵笑着下台。
  于是距离辰己再次上台的这段时间内,那雪就一直很认真的盯着两只人偶看。
  终于有一天,又一次路过此地的上帝辰己于心不忍,嘴一快告诉了那雪真相。
  “公主,您的父母这么久以来一直在骗您呢,外面没有战乱,他们只是单纯的不待见您而已。”
  那雪颤抖着跌坐在地,嘴里一直念嚷着我不相信。
  辰己叹了一口气,将他扶了起来。
  “虽然难以置信,但我告诉您的,就是真相。”
  悲痛欲绝的公主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逃跑。留下一个上帝和两个傻到爆的人偶面面相觑。
  逃亡的公主遇到了一个居住森林中的老人,月皇海斗,他正在拼命的逃命,一边逃一边高喊我的糖绝对不给你吃!死心吧!小心我代表正义消灭你!
  前方的月皇正绕着大厅转圈跑,一脸严肃的喊出特别奇葩的台词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后面的天花寺应剧本要求,正试图手脚并用的奔跑,追杀月皇,那雪看到一脸不爽的天花寺,吓的不清,开始跟着月皇一块儿跑。
  “该你出场了!骑士!”戌峰这么说着,顺手推了一把空闲。于是他就这么突兀的拦在了三人中间,刹不住车的天花寺差点撞上去。
  “以骑士的名义,与邪恶者决斗。”空闲拔出了并不存在的剑指向了天花寺,后者歪着脑袋想了想,嗷的一声扑了过去,空闲还未有什么动作,他便一声惨叫栽倒在地。
  “哦,这位骑士,您真厉害。”
  “举手之劳,后会有期。”
  “哦……真潇洒……这位小姐,您不介意的话?可否去在下的家里休息片刻?”月皇摆出一副大灰狼诱惑小白兔的姿势说。
  “好啊,麻烦了。”毫无戒备心的那雪公主就这样踏上了不归路。
  “我脚抽筋了啊……混蛋们。”瘫在地上的天花寺哀嚎不断。
  另一边,高塔。
  国王和王后忽然心血来潮,跑去看望了公主,却发现人去楼空,徒留两只二缺人偶唱着歌。
  王后特别嫌弃的说“你们唱的什么奇怪的东西,看好了,这才叫唱歌。”
  “不应该是听好了吗?”
  “安静点申渡,我怕我再说话会忍不住笑出来。”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一旁的柊翼一副感动到不行的样子握住了凤树的手。“我的王后,我从不知道你如此爱我。”
  “当然,我的王。”
  台下一片沉默,旁边唱歌的两人特别尴尬的停住了。
  月皇的家里还有几个孩子,申渡和卯川还有戌峰,他们对那雪非常的不好,每天都让他干脏兮兮的活,公主因此身上满是灰尘,人称灰姑娘。
  “喂,那雪!衣服脏了,你快去洗。”申渡一脸我尽力的表情把声音放的听起来比较像恶人。
  “喂,我饿了。去弄吃的。”戌峰一脸不屑。
  “喂,我的花快枯死了,搬去晒太阳。”卯川一脸高傲的说。
  那雪一脸不知所措。
  所幸的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终于有一天,城堡里发出了千万张邀请函,原来是邻国的王子想要挑选王妃,所以邀请全国的女孩子前往参加舞会。
  可恶毒的姐姐们并不会让他去,于是他们把他关在了小黑屋里。那雪有些失落的靠在他平时睡觉的地方,却怎么也睡不着。
  善良的上帝辰己再一次出现,并道,“我能赐予你华服盛装,马车豪礼,但一切都会在12.00以前失效,所以你必须在那时赶回来。”
  就这样,那雪公主得以参加了舞会,期间,他发现了那位救了他的骑士,他们相谈甚欢,更令他惊讶的是,他就是王子。
  “我好像见过你……”
  “森林里的姑娘。”
  莫名其妙就被安上了一个新外号的那雪一脸无语。
  旁边忽然响起了欢脱的歌声,那雪发现空闲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他后知后觉的扭头朝后望去,发现,众人正一脸面瘫的唱着喜羊羊。
  “噗……对不起虽然不太礼貌……但我好想笑。”辛辛苦苦忍了许久的那雪终于憋不住了,直接笑的捶地。
  凤树有些失落的望天。
  果然惩罚还是不够精彩啊。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