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4

琉璃匣子.14.修罗场
  被叫住的月皇几乎是瞬间皱起了眉头,他僵硬的转过身子看向那雪,笑的特别假。
  “看看看月皇的笑容好假哈哈哈哈。”
  “完全无法想象他也会有笑的这么勉强的时候啊。”
  月皇又一次在心里告诫自己要优雅,不能动粗,殊不知他一瞬间的咬牙切齿却把那雪吓的不轻,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扭头逃避月皇的视线,却在下一刻对上了空闲的眸子,有生之年第一次窘到恨不得晕过去,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空闲看到那雪一副不管了我豁出去了的表情,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
  “儿子,母亲喜欢你。”
  这下轮到月皇不知所措了。
  “那……不母亲你你你居然当着父亲的面出轨!”天花寺愣了半晌后迅速反应过来,指着还保持着扑倒与被扑倒姿势的二人高喊,继续推着剧情。
  “我们听到有尖叫声,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围观二人组辰己带着申渡“及时”的出现,缓解了众人的尴尬。
  “啊啦……这位先生你们……”辰己故作尴尬的停在了空闲和那雪身前,试图用身子遮挡住身后的几位“无知的”少年的视线。
  “咳,就算饥渴到了这种程度,你们好歹也回房间……”申渡尴尬的一直咳嗽,希望“不知羞耻”的二人能够赶紧起来。
  然而空闲和那雪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没发动,剧本的尿性啊。
  月皇依旧震惊中,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回过了神,声音都有些拔高走调。
  “那……母亲,你在说什么啊,一定只是母亲对孩子的喜欢,呐,呐?”他的眼里闪过热切的光,仿佛陷入黑暗的人在被淹没前见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通俗点来说,他后面为自己母亲的表白找了个合理的解释激动的跟找到了妈的小蝌蚪似得双眼放光。
  “不,不是的……”那雪崩溃般的颤抖着,完全不敢睁开自己的双眼。
  “空闲太太……您这也太乱来了……”申渡皱着眉头说道,用表情包来概括的话大抵就是指指点点这个动作。
  “透,我觉得你喜欢你儿子这一点,有点有违伦理呢。”辰己一副笑面虎的姿态,站在一旁说道。
  还未上场的吃瓜吃面群众一面懵。
  “这和剧本不对吧,辰己不是负责煽风点火吗,怎么变成和事佬了?”
  “唔,前辈,我记得煽风点火的是前辈你诶。”
  “没错就是那样!”
  “……”
  回到舞台。
  串亲戚的二人组表情各异的登场了,一位表情明显是在极力的憋笑,一位一副胃痛脸,跟谁欠他钱似的。
  “我们来串门啦!空闲你们门没关我们就直接进来了……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
  “啊,你们是空闲家的亲戚,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透的好友兼邻居,然户现在的话……是因为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您懂了吗?”辰己笑嘻嘻的站出来解释,虽然仅仅只解释了八个字。
  柊翼特别配合的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着还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手脚都快麻掉的空雪二人开口说:“空闲啊……”
  一家子的“空闲”盯着他看。
  “咳,愁啊,你说你太太都当着你的面出轨了你怎么还能如此淡定呢?”
  “腿麻了,起不来。”
  “虎石,我觉得我好想笑。”
  “申渡憋着。”
  “为啥大家都一副想笑不敢笑的表情?发生了什么吗?”
  “喂……我说戌峰……你一直没看着这边吗?”
  “这个理由找的……”
  “完全没法挑剔……”
  “不愧是空闲!好厉害!”凤组的剩下三人不知何时站在一边安静的围观。
  “不愧是你教出来的选手,和你一样的胡来。不过临场发挥水平挺不错的。”
  “不,我想他是真的腿麻了。”
  “空闲君台词接的好棒啊……不像我……”
  “不,我是真的腿麻了。”
  “好了,我看剧本也推完了,不如下一局吧?”剧本的编剧兼柊组的leader辰己开口道,“空闲君腿麻了吗?虎石你去扶他起来吧。”
  终于得以解放的那雪正在找借口逃脱游戏,但他悲催的发现,压根没有一个正当理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下一局的国王,会是谁呢。
[PS.写国王游戏写上瘾了√然而我还有好多小伙伴提供的坑爹向剧本没用。我怕太魔性了会把人吓跑。安详。]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