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3

琉璃匣子.13.所谓赢家。
  “你们可以放开点自由玩耍的,boys。我和你们敬爱的柊翼前辈都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对吧?”凤树一边切牌,一边用手肘极轻的碰了碰柊翼,示意他吱个声。
  “没错,无需顾及太多。”
  “好了,boys,准备抢牌!”凤树将洗好的牌放到了桌子正中央,然后以极快的手速抢了一张牌。
  啧,又不是k。
  “真巧,这局我是国王。”辰己愉悦的亮出了自己的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凤树总感觉接下来会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样,我们玩剧本向的,1号和12号是一对夫妻,并且有两个儿子,嗯,2号和11号,但是他们的感情并不和睦,1号喜欢12号,12号却心心念念自己的儿子11号,3号和10号是2号和11号的同学,有一天他们两个受邀请去2号和11号家里玩,却撞见1号与12号正双双在床上准备做些奇怪的事情,他们尖叫的捂着脸出去了,12号在这时拉住了11号,并表白,4号和9号是她们的邻居,听见叫声就撞开了门跑了过来,结果看见了眼前混乱的一幕,5号和8号是亲戚,准备过来串门子的,结果看到这一幕之后,8号唯恐天下不乱的在旁边添油加醋的纵火。6号七号的话,负责旁白吐槽吧。”
  他话音刚落,那雪脸色都变的惨白惨白的。似是注意到了这点,辰己看向那雪的方向,并出声问道。
  “那雪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是抽到了1号或者12号吗?”
  旁边的虎石快要别笑憋的脸抽经了。他一边忍笑一边翻开了那雪的牌面,一张红桃2,然后又凑到空闲身边,迅速的抢过对方的牌翻开来。
  黑桃Ace.
  “好了,大家都把号码报一下吧。从一号开始。”柊翼说道。
  “一号。”空闲指着自己面前的黑桃Ace说道。
  “二号。”天花寺一脸不爽的出声,他感觉自他玩这个游戏以来,运气就被狗吃了。
  “三号,感觉没我啥事,果然幸运女神眷恋着我吗。”星谷说道。
  “啊啦,四号是我自己么,该庆幸只是个看戏人员吗。”辰己翻开了中央的牌面,看到是黑桃4的一瞬间仿佛送了一口气的样子。
  “五号是我哟。”凤树悠闲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
  “六号,顺带有吃的吗我肚子饿了。”这是戌峰。
  “七号,戌峰你能别除了吃就是吃吗,有点白痴诶。”坐他身边的卯川毫不留情的吐槽到。
  “八号。”这是低气压的柊翼。
  “九号。”申渡一边回想着刚从辰己所说的剧本一边翻开了自己的牌面。
  “十号。”虎石说道。
  “十一号,啧。”月皇脸上的表情几乎和天花灯如出一辙。
  “十二号。我能不玩了吗?”那雪一脸生无可恋的问道,当然这个问题都被大家选择性的忽视了。
  “好了,大家自己先想一会儿剧本,五分钟后开场。”辰己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五分钟的时间在众人心怀鬼胎的交流之下极快的就过完了,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上的那雪感觉自己一辈子都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
  “旁白的话我先来了啊,”卯川清了清嗓子,开始一本正经的念起了旁白,熟练的态度仿佛已经对着剧本排练过无数遍了的样子。
  “故事发生在一个平凡的四口之家,空闲一家,让我们先来介绍一下家庭成员,丈夫空闲愁,太太空闲透,两位儿子空闲海斗和空闲翔。”
  “喂等等哪里不对……”
  “这个姓氏也要改吗哈哈哈哈空闲翔。”
  “只有我想吐槽空闲透简直毫无违和感吗。”
  “真会玩哈哈哈哈。”
  旁边的一众吃瓜吃面围观群众已经毫无客气的吐槽开来。
  天花寺此刻特别想动粗,月皇也一样。
  “空闲非常喜欢自己的妻子,而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好像对自己爱理不理的,例如……”
  “透,要喝咖啡吗?我给你煮。”
  “空闲君不用麻烦了,我不喜欢。”
  “透,你想听钢琴吗?我给你弹。”
  “想……啊不,不用了,我不喜欢钢琴。”
  卯川看着两人,感觉自己内心的小人已经捶地狂笑到直不起腰了。
  “为此,空闲感到非常困惑,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太太其实喜欢自己的儿子空闲海斗。一天,空闲正准备和自己的太太做点什么事时,自家的两位儿子带着同学有说有笑的推开了家门。”
  空闲听到这里,扭头望向那雪。
  “透,我想做。”
  如此直白的话语几乎是让那雪一瞬间红了脸颊,他刚想回应些什么,视线便被空闲不断放大的面容所占据,同时身体传来失重反应,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选择闭上了眼睛。
  他以为他会摔在地板上,会很痛,但却没有。
  空闲的一只手稳稳的拖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撑着地板,一只腿挤进了他的两腿之间,姿势太过暧昧。
  “愣着干嘛啊,boys到你们出场了!”站在月皇他们身后的凤树推了一把石化的四人。
  然而不止他们,在座的各位,基本都石化了。
  反应过来的四人急忙出场,假装敲门之后,月皇先走到空闲他们面前,受了惊吓的两人几乎是同时瞥过头望着他。
  怎么感觉像是我打扰了什么。
  月皇有些无语。
  “我们回来了,父亲母亲,我有带同学来家里……玩。”月皇话说到一半,像是看到了什么刺激的东西一般杵着了门口。
  “喂,海斗你看到了什么,怎么堵在门口啊?”天花寺不难烦的从他身后探出了个脑袋,正左顾右盼想要看看到底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却蓦然对上了空闲和那雪的眼睛。
  他也石化杵着了。
  三秒后,两声惨叫彻响。
  “对不起对不起父亲我们不是故意进来的!打扰了你们真是抱歉!”
  “我们这就出去!”
  “慢,慢着!海斗你等一下!”
  被空闲压着的那雪顽强的挣脱出一只手,朝着月皇的背影喊到。
  “剧情的尿性啊,辰己你的剧本真是损人不利己啊。”荣吾朝着身旁笑的迷之微笑的辰己说道。
  “早知道就不这么轻松的放过一号了。”
  你笑的黑化了你知道吗?
  荣吾默默的朝辰己的反方向挪了挪。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