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2.

#本章私设如山请注意!
#一切有关本文中提到的黑历史均为私设!
琉璃匣子.12.你敢玩吗?
  茶余饭后,定是有些什么节目的,其美名其曰帮助消化,实则不过是为了找点乐子。
  一群人摊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这其中包括了凤柊二人组。
  “喂!大家,机会难得我们来玩吧?”亢奋的心情憋了一天没地撒的星谷终于忍不住跳起来问道,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了在他的身上。他却没有丝毫想要停下的意思,“玩国王游戏吧,上次玩过觉的很有趣呢!”
  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一般,天花寺和月皇同时黑了脸,而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雪红透了的脸颊和众人想笑不敢笑憋的脸抽筋的表情。
  “我觉得玩一玩也无妨,偶尔也要学会适当的休息。”柊翼扶了扶眼镜框,严肃的说道。
  “噗,那玩意儿算我一个。”凤树看着柊翼一副正经的模样,又联想到自己之前偷窥到的,十分不客气的笑出了声儿。
  “既然前辈这么说了,那么我们没意见。”辰己微笑着回应了星谷的提议,完全不顾自己身旁的申渡和虎石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喂,leader,真的要玩那个吗,我只想和可爱的小姐玩诶。”虎石瘫在沙发上问道。
  “我觉得这个游戏……太……”申渡琢磨了半天形容词,想了半天发现竟然没有合适的。
  “那,大家都同意的话我们开玩吧!”
  “等等星谷君扑克呢?没有扑克的话是没法玩的吧?呐,呐?”那雪仿佛看见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出声问道。
  “哦这个啊,楼上房间有,我去拿。”凤树说完起身上楼,脚步声越走越快,仿佛此刻那雪的心跳频率一般,快到不行。
  “别紧张,人这么多不一定罚到你。”他身旁的空闲仿佛发现了那雪的不安,用极小的声音安慰着他。
  一旁的虎石表示为什么自己听力恐怕出问题了。不然他怎么会听见自家竹马在安慰别人呢?简直可怕极了。
“好了,久等了,扑克在这里。”不过愣会儿神的时间,凤树已一派优雅的走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熟练的开始挑牌洗牌。
  “那么,boys,游戏时间开始。”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盯着他手里牌,他却只是笑了笑。
  “我数三二一你们开始抢牌,那么,准备好了吗,boys?”
  “三……”
  “二……”
  “一……”
  几乎是霎那间,凤树眼前闪过数道残影,还好他很有先见之明的在牌被抢完之前自己先摸了一张。
  “唔,不巧,这局国王是我。”凤树刚盯着手里的黑桃Ace遗憾,就听见身旁传来柊翼的声音,同时还翻开了他手上的那张黑桃K。
  众人刚要感慨第一局开局就要无聊时,柊翼再次淡然的开口说道:“之前有问过别人,关于后辈们游戏时的惩罚,我想现在可以试试了。”
  那雪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此刻又紧张了起来,空闲见自己安慰了半天却并没有什么用,叹了口气选择放弃。
  “这样,1.3.5.7.9.11脱一件衣服,2.4.6.8.10.12穿上自己前面一个号脱下的衣服。”
  前辈你连自己也坑的吗?
  柊组的人笑的有点僵硬。
  “一号。”凤树一边扔出自己的牌一边开始脱外套,顺带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换睡衣。“啊咧,二号是谁?”
  “……”
  回答他的只有安静,众人的目光忽然齐刷刷的看向了柊翼,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柊翼依旧面不改色的伸出手翻开了中央的号牌。
  黑桃二。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拿起凤树的外套穿上的。
  “三号。”戌峰一边嘿嘿嘿的笑着一边开始脱起了衣服。
  “四号,顺带戌峰你这样的笑声配上这个动作好猥琐啊。”卯川一脸复杂的翻开了自己的牌面,接过戌峰太过于大的外套穿上之后努力的在和袖子做斗争。
  “嘿嘿嘿,是吗?”
  “我,我是五号。”那雪小声的嘟嚷着,若不是他翻开的牌面,大抵完全没有人知道他是五号。
  “六号。”在他之后,空闲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十分自然的拿过那雪脱下并抱在怀里的外套自己披上,由于有点偏小了的缘故,他并没有扣上扣子。
  “七号。”虎石一边解开自己系在腰上的外套一边说到。
  “八号,没想到居然要穿虎石君的衣服……。”星谷看着已近被揉搓的不成样的外套,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套上了,然后愉快的加入了卯川一起和过长的袖子坚强的做斗争。
  “九号。”辰己微笑着翻开自己的牌面,在看到自己身旁的申渡嘴角有一瞬间的抽搐时心情更加愉悦。直接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对方的身上。不用说,申渡就是十号了。
  那么,接下来的十一十二号,无疑就是此刻的生无可恋二人组,天花寺和月皇了。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认命般的叹了口气,扔出了自己的牌,红桃Ace和红桃2点。
  “衣服拿来。”
  “喂,好歹有点礼貌吧?梨园贵公子就这样对待自己的组员传出去影响不好吧?”
  “要你管啊。”
    “好了好了,下一局吧。”辰己忍着笑开口劝到。
  “……K。”空闲看了看自己的牌面,指尖夹着它转了个面。
  “那这样,1.2.3.4.5.6.自曝黑历史,7.8.9.10.11.12负责分别吐槽。嗯。”空闲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硬是想不出什么不过分却又刺激的惩罚,索性玩了个轻的。
  他刚想去翻开正中的牌面,却有一只手先他一步。顺着手臂望去,才发现是凤树。
  “啊,空闲自己是11号呢,揽了个轻松活啊。”
  “一号是我,从我开始吗?”辰己微笑着亮出牌面,接着有些苦恼的摸着下巴想了半晌,关于自己黑历史的存在。“啊,有了,第一次见到那雪的时候,我冲他喊了声小姐。”
  “七号,以及,辰己你真的不是在爆那雪的黑历史吗?”星谷托腮问道。
  “辰己君……”
  “二号,黑历史……第一次进快餐店的时候觉的s啊,m啊l啊什么的是暗号,还特别蠢的问了出来,结果被嘲笑的不轻。”天花寺掩饰性的咳了几声,一张脸有些泛红。
  “八号,以及我还是那句话,简直是个自然保护动物,而且,蠢到没救。”月皇规规矩矩的把自己的牌摆到了正中央该放的位置,并且毫不留情的吐槽。
  “你说什……”天花寺正准备回击,却被打断。
  “三号,黑历史的话,小时候第一次穿燕尾服的时候还以为是裙子打死不穿,还说着‘我不穿裙子’之类的话,被家里人笑了许久。”柊翼安静的说道。
  “九号,没错那时他可蠢了,指着燕尾服大喊‘翼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才不要穿裙子!’之类的话语。”凤树揉了揉笑疼的肚子说道。
  “四号,黑历史的话,大概是小时候指着仿真食玩非要妈妈买给我尝尝?结果咬了一口崩掉了我一颗乳牙。”戌峰摸着自己脑袋乐呵呵的说。
  “十号。你妈妈买给你居然没想到你会吃它吗?”虎石抱着手一脸无语。
  “五号,我的话,大概就是小时候被太多人认成女孩子导致我有一段时间也以为自己是个女孩子?”那雪声音极小的说道。
  “十一号,感觉没什么槽点。你很可爱。”空闲歪着头打量了一会儿那雪,十分严肃的回答到。
  “六号,被女孩子说皮肤太好结果一得意就炫耀起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扯到了肌肉,被班上的体育委员完败了。”卯川一脸不服气的说着,同时扔出了自己手上的牌
  “十二号。你为什么非要想不开跑去和体委比肌肉?”申渡起身整理好乱的不成样子的扑克,顺手递给了凤树。
  “boys,下一局来玩点有意思的吧,再这么无聊我都快睡着了。”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事情要发生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