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1

琉璃匣子.11.合宿进行时Ⅶ
  “啊啦,我记得这个瓶子是德国一个老字号的吧,好可惜,柊家的传家之宝就这么少了一件。”凤树看着一地的碎片,有点心疼,语气却是听不出丝毫的惋惜。
  “这个我自会去和爷爷说的。”
  “拜托了哦。”
  “啊。”
  柊家大宅,厨房。
  此刻,九个人十八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那雪。
  “果然,料理这种事,只能交给那雪。我们只能打打下手。”虎石盯着手脚麻利的那雪,再看了看自己面前菜板上的一片狼藉,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好像又要开始抽搐的嘴角。
  “啊,料理的话,我可以帮忙哦,平时有在店里帮忙。”戌峰撸起袖子,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
  “我也来。平时那雪只给我们五个人做便当都已经有些够呛了,何况今天还是十二份,怎么说也不能袖手旁观。”月皇上前一步说道,随后便很自觉地跑去洗菜了,可能他觉得这个比较简单易上手?
  “本大爷也来!”天花寺说着便跑去月皇旁白跟着一块儿,兴许他是觉得这个看起来比较好做?
  “喂,自然保护动物,这种事情你做的来吗?”
  “少废话,做给你看!”
  红蓝二人组仿佛不服输似的,一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开始大爆手速洗起了菜,至于干没干静,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
  “有点麻烦啊,申渡。”辰己环视了一圈儿厨房,朝着身旁的人开口道,“最轻松的活被月皇和天花寺霸占了呢。”
  “也许我们可以去切菜。”申渡提议到。
  “好主意啊。”辰己转身就朝被弄的一片狼藉的菜板走去。
  虎石十分无语的盯着自己摸鱼的活儿被自家leader顺走,憋屈到不行,那表情差点逗笑空闲。
  注意到这点的那雪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虎石君,要不你去试试混合佐料?然后……空闲君的话,可以帮忙掌勺吗?”
  “诶,掌勺的话,我也可以!”戌峰说。
  “让你掌勺我们吃啥?你肯定会偷吃。”卯川一脸无语的盯着戌峰。
  “别这么说嘛,卯川你不也会吗。”
  “……”
  空闲安静的走到了那雪身旁的灶台准备开工。
  “空闲君,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可以叫我。”那雪侧过身子朝空闲露出一个微笑,看的空闲有点怔。
  自认识以来,这是空闲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那雪的笑颜,比女孩子还要白皙细腻的皮肤,纤长的睫毛,笑起来像弦月的,迸发着光彩的眼眸。像是反射太阳光的月亮一样,柔和而宁静,明亮却不刺眼。比自家竹马的女朋友们的笑容,要顺眼很多。
  星谷原本想过来帮忙,但是不知道为啥他感觉自己现在要是去打扰空闲和那雪一定会遭雷劈,于是他一脸复杂的跑去和红蓝一块儿洗菜了。
  两位前辈在等待晚饭的时光又刷起了论坛。期间柊翼一脸面瘫的盯着凤树,就在其快被顶到内心发毛的时候,才十分小声的问了一句,“要怎么做,才能和后辈们耍成知己。”
  “噗,你认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凤树十分不给面子的开怀大笑了起来,柊翼瞬间黑了脸。
  啧,果然问了白问。
  另一边,厨房,呼唤那雪的声音不绝于耳,他忙的连自己原本应该负责的部分都无法顾及,好在旁边学了个大概的空闲帮他承担了一部分。
  “你觉得还要做多久呢,申渡。”辰己终于切完了面前最后一个土豆,开始朝洗菜的红蓝星谷走去。
  “在两位前辈以及我们快要饿死之前大概是做得完的吧。”申渡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咕~~~~~~”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几秒,凤树盯着声音的起源,柊翼的肚子。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会出糗哈哈哈哈。”
  “咕~~~~~~”他刚开始笑没多久,自己的肚子也同样发出了委屈的呜咽。他尴尬的止住了笑,而一旁的柊翼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依旧短小的一章,明天开kg!这次不清水了!不魔性怎么可以叫kg!]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