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10

琉璃匣子.10.合宿进行时Ⅵ
  所谓冤家路窄,忙碌了一天正准备去休息等待晚饭的柊组和凤组又遇上了,一向互相看不顺眼的卯川和天花寺又一次杠上了。
  “啊,凤组,你们真的打扫到现在啊,真是辛苦了哦。”卯川单手叉着腰,嘴角翘起的弧度微妙的可爱。
  “你说什么——”
  “够了哟,卯川,好好的跟他们道个谢 ”柊组的leader辰己适时的出声阻拦了一场战争。
  “辰己……”
  “你看,你的妈妈桑都开口了哦。”
  “你说什么——!”
  一场口角又一次升级为拳脚打闹,然而这两人的战斗让一旁的人看的胆颤心惊。
  “那个瓶子……”
  “我带他去避难!”戌峰诚士郎耿直的笑着朝一旁摇摇欲坠的瓷器走去。
  “那么我也去帮忙!”星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兴冲冲的也准备冲上去。
  可是,他们忘了之前天花寺一脚跺出来的坑,还特别蠢的一起踩了进去,这就导致他们的身子因为重心不稳齐刷刷的向前倒去。
  那一刻,一旁的人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冲了上去想要护住那个可怜的瓷器。
  “嘭。”
  瓷器眨眼间灰飞烟灭,只剩下碎了一地的渣。
  “没想到会是这么老套的结局……”
  星谷和戌峰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到了那堆碎的不能再碎的东西面前。
  “完了完了!”
  蹲在一旁的申渡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捏起了一块碎片,细细的观察了半晌,然后感叹到“这东西是德国生产的工艺品,价值起码一亿。”
  星谷和戌峰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精彩。
  那雪仿佛受不了打击一般,软绵绵的向后倒去。似乎早就知道他会倒下来,空闲十分及时的伸出手扶住了他,并揽到自己怀里让他靠着休息会儿。
  好近……。
  那雪突然觉得要是自己真的晕过去就好了。
  而星谷像是什么都没察觉一般,看向了正在说话的辰己。
  “那个坛子就是‘契诃夫之抢’啊……。”
  “出了什么事吗?”屋里的凤树和柊翼听到了动静,起身准备出去看看。
  “总之先藏起来!”月皇朝着还在当机状态中的星谷和戌峰喊到,两人反应也够快,立刻脱了上衣盖在废墟上。然后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手搭着手搂在了一块儿。
  woc这两人是打算用他们的肉体闪瞎我们吗!
  这下轮到其他人当机了。
  当凤树和柊翼下楼时,他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奇异的景象:
  星谷和戌峰光着上身,笑的特别奇怪的搂在了一起,可谓肉肉贴肉肉,其他人站成一排,统统背对他们,地上扔着两件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光膀子二人组的。
  难不成是后面的一排撞见了戌峰和星谷正准备干什么奇怪的事吗。啧啧啧。凤树看着眼前清奇的景象不禁陷入了自己的脑补当中,完全忽略了刚才听到的,什么东西破碎了的声音。
  而柊翼想的就正常多了。
  他们这是在玩游戏吧,大概就是这样吧?作为一个和蔼的,能和他们成为知己的长辈我是不是不应该阻止他们呢?
  “啊啦,衣服就这么丢在地上真……哎呀……”凤树蹲了下去,本只是好心想捡起衣服让星谷和戌峰穿上小心着凉,却发现了衣服想要掩盖的真相——被打碎的价值连城的瓷器。
  “那么,怎么回事?”柊翼扶了扶自己的眼睛,一副严肃到不行的表情。
  “那个,那个……”星谷有些慌了神,眼神开始不自觉的乱瞟。
  怎么办!不快点想办法帮帮他们的话!肯定会很惨的!
  那雪一时间下了决心豁出去了,不假思索的用了生平最大的嗓音说道“是,是熊干的!”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几乎都盯着他看了。
  虎石的嘴角以肉眼能看到的幅度抽搐着,“喂,哪来的熊啊……”
  空闲依旧一脸波澜不惊,不过看得出他的嘴角也有些抽搐。
  “我,我一时着急就……”那雪头低的更低了。
  “谢啦,那雪。”
  “熊什么……好扯……”卯川小声嘟嚷着吐槽。
  “没办法了,只能顺着编下去了。”
  “哈?熊?”果然,两位前辈压根不信,一脸你逗我玩呢的表情。
  “啊,是啊,有熊,往这边跑了,没错那边。”天花寺和卯川同时开口到,虽然默契度爆表了,但说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内容,互相矛盾。
  果然,两人又要吵起来的样子。
  “那个,熊先生好像很匆忙的样子……”
  “从窗户跑了。”空闲指着自己身后的窗户说道。
  虎石刚想感慨自家竹马的可靠……却发现……窗户还上着栓。
  “啊哈哈哈……看来他很有礼貌啊,走了还顺手把窗子关上了。”天花寺讪讪的笑着,试图圆谎。
  可惜卯川一点也不给面子。“哪有这么礼貌的熊啊白痴。”
  “你!”
  “我觉得,比起讨论那只熊先生,还是先驱邪比较好吧?”
  “啥?驱邪?”一群天真无邪的乖娃子们傻乎乎的问道。
  “啊,那个坛子是柊家世世代代相传的诅咒之坛,碰过的人容易招惹不祥,或者说,基本都死了。”
  星谷和戌峰被柊翼和凤树严肃的表情吓的冷汗飙了一身。
  “还好是熊打碎的。”凤树仿佛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一般,似乎松了一口气。
  “那个,要是是人打碎的?会怎样呢?”
  凤树和柊翼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份凝重。
  “不堪设想。”
  柊翼也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
  “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凤树神情可怕的指着众人的身后。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哪儿,黑暗中红色的眼睛发着诡异的光。
  下一刻,害怕到极致的星谷和戌峰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哀嚎。
  然后?一只老鼠吱吱吱的跑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逗你们玩的居然相信了!”凤树捂着笑疼的肚子指着上当的一行人,一旁的柊翼甚是无语的开口:“当然,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你们打破的。”
  戌峰和星谷几乎是同时双双献上最高的歉意,伏地跪歉。
  “对不起!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们分期付款!”
  “不过是个便宜的仿制品,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点承认?好了,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们去准备吧。”
  众人在那一瞬间,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呼……”
[PS:哇我居然连续日更十一了诶!真的是破纪录了诶!我记得我以前日更最多才五天,然后懒得更新直接就把文给删了´∀`。
不过这篇文当初写的时候只想写个小短篇,所以大纲什么的完全没有写,现在看来,估计得好好想想接下来的故事了。
感谢观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