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6

琉璃匣子.06.合宿进行时Ⅱ
  寂静的宅子里,突兀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三扇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不分先后的打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马不停蹄的奔了过去,因为他们辨认出了那凄厉的惨叫是由星谷与那雪所发出。
  当他们气喘吁吁的赶到时,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懵了一脸,星谷正双手撑着门,似乎是想要抵住他,而门后似乎有什么力大无穷的怪物在一个劲儿的撞击着,木质的门板痛苦的呻吟着,似乎下一秒就将崩塌,一旁的那雪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灰色的,似乎变了形的不明物体,一脸被吓坏了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抱着东西的手在不可抑制的轻微的颤抖。
  “这是怎么回事?”
  “有熊!”
  “熊!”
  “是,是的,刚才我打了他一拳,不知道痛不痛啊……”那雪纠结的望着星谷的方向,而除了看不到后面的星谷以外,其他人立刻都是一脸无语。
  你怀里的东西都被你打变形了!不痛才怪吧!还有,那是一拳吗!是吗?!
  “大家快过来一起把门抵住。”吐槽归吐槽,该做的正事还是不能忘的,除了那雪以外,剩下的所有人都伸手抵住了木板,然而真的开始与“熊”抗衡后,才深知这头“熊”的力气之大之可怕。
  手里的木板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撞碎,余力撞的双手发麻,然而下一秒,撞击忽然结束,众人正诧异时,旁边忽然一声巨响,木板碎裂掉地的声响伴随着大量的尘埃,模糊中隐约能看清一个绿头发的人影。
  “啊……痛死了,明明只是来找点吃的而已。啊,凤组的人!”
  “我记得这幅长相的你是……”
  “没错,这幅长相的我是戌峰诚士郎哟。”
  柊翼看着眼前毫无防备睡的正香的凤树,眉头有些微皱。
  “……嗯……哦?”睡的正香甜的凤树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睁开自己的眼睛,往上一撇就看到了宛如黑面神一般的凤树。
“你还真是没有防备,在这种满是灰尘的地方也能睡着。”
  凤树笑了笑,支起身子正准备回话,就被涌进的一屋子的人吓的安静了。
  “柊前辈,戌峰已经被我们回收了。”
  “做的很好。”
  “那么,风前辈,你事先是不知道柊组也要来这里合宿吗?”
  看着即将又要由吵架演变为打架的天花寺和卯川,辰已一脸无奈的拦在了两人中央。
  “怎么办呢,前辈们。”他继续把问题踢给两位前辈。
  “什么怎么办,干脆就好好相处吧。”
  “好了,长途跋涉了一上午你们应该也饿了,去准备午饭吧。”
  “这个就交给那雪吧!”星谷一把搂过那雪的肩膀,另一只手比了个大拇指。
  “本大爷也同意让那雪来!”天花寺也一脸得意的望着那雪。
  “我也同意。”月皇抱着手在一旁出声到。
  “同意。”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虎石几乎是一脸惊恐的望向声源,自己的竹马空闲。
  “啊,我也同意,那么那雪,柊组的份也麻烦你了。”辰已走到那雪身前笑了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可以效劳。”
  “啊,辰已君这个不麻烦你们了,我一个人就够了。”
  “一个人忙不过来的吧,再说两个人能快一些吧,我看大家也都快饿的不行了吧。”
  “啊……那就麻烦了。”
  “帮忙,我也来。”就在那雪和辰已转身准备离开的瞬间,空闲出声表示自己也要去帮忙,并且不由分说的率先走向厨房。那雪和辰已无奈的望了望,跟着走进了厨房,剩下一堆人石化再碎成渣。
  “开什么玩笑……”虎石一脸不可置信的抽着嘴角,表情有些狗。
  “凤组的那个就算了!辰已为什么会提出要帮忙啊。”卯川一脸不满的说道。
  “诶……辰已会做饭吗……”戌峰仍然关注着自己的胃。
  “不知道,不过那雪的厨艺很棒。”申渡倚着墙,望着之前三人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此刻,在厨房。
  那雪和空闲正忙着准备午餐,而辰已无奈的站在一旁围观。
  这两人……很难插足进去啊。
  闲着无聊,又不想回去,辰已索性上手机逛起了学校的论坛,犹豫了一会儿又自己发了一条。
《以前的一位朋友现在好像已经把我当成了无关紧要的人了,该怎么做呢。》
1L#浅色组才是令人舒心的组合
如题,现在我和他还有一个他的朋友在一块儿,我完全插不上话,当然这可能和我不会料理有关系。
他好像和新的队友相处很融洽啊,有小点失落。
  发完帖子,正准备继续逛论坛的辰已听到了那雪的互换声,收起了自己的手机,微笑着走过去帮忙。
  门外站着的申渡和月皇有些无语。
  微妙的,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感觉。
  辰已完全不知道,他的那条帖子,回复已经完全爆了。
[PS:下一章开始会有大量的论坛体,感觉字数要爆。
安详的。]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