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5

琉璃匣子.05.合宿进行时Ⅰ
  从庆祝完Team风首次演出成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三个个小时了。
  天色已黑的深沉,若是从高处望去,脚下偌大的城市不再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与傍晚时分完全天差地别的景色。不久之前还在喧嚣的宿舍楼此刻已经安静了下来,兴许是吵闹的人们都以疲惫不堪的陷入了沉睡。
  一片漆黑之中,有微弱的光自某一间房中发出。
  那雪开着桌子上的台灯,咬着笔杆陷入了沉思,而他身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本还未制作完成的合宿说明。
  床上的星谷似刚从美梦中醒来,揉了揉还睡意朦胧的眼睛,意犹未尽的打了个哈欠,仿佛还在怀念刚才的美梦。
  “啊咧?那雪你还不睡吗?”习惯性的想要闭上眼继续睡的星谷却忽然瞥到书桌处传来的微弱的光,即便那雪用身子挡了一大部分,可仍有几缕光流露,毕竟在黑暗中,光明太过明显,哪怕只有一丝。
  “啊,吵醒你了吗,抱歉啊,我做完这个就睡,你赶紧睡吧。”那雪转过头朝着星谷微笑着,抬起做了一半的合宿计划晃了晃,随即又转回去忙自己的了。
  “哦,好的,那你早点睡啊。”星谷盯着那雪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打了个打哈欠之后倒头继续和他的美梦约会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雪终于停下了一直书写的笔,长吁了一口气。
  “呼,终于写完了。”将桌子上的东西整理好之后,那雪轻手轻脚的关了台灯,再蹑手蹑脚的走到自己的床边,换了睡衣,掀开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的躺了进去。
  “晚安,星谷君。”那雪朝着自己的上铺小声说道,随即抱着自己的海豚玩偶去找周公了,而呼呼大睡的星谷完全没有听到那雪的问安。
  一片黑暗之中,桌子上的水晶球反射着从窗帘缝隙漏进的月光,自玻璃罩上泛过的银白色的光芒,锐利犹如剑刃下的锋芒,却有委婉如同小提琴上琴弦所反射的灯光。
  明亮而刺眼,锐利而委婉。
  第二日,公交车上。
  天花寺十分认真的在阅读那雪制作的合宿说明,同时不满的嚷嚷几句,但是他越看下去,越觉得生无可恋。
  “合宿这种东西,你们这些大外行去就行了嘛,本大爷为什么也要跟着啊!”终于看完了合宿说明的天花寺整个人都快炸了。
  “嘿嘿,你不去的话我会寂寞的啦。”星谷一脸笑容的凑了过来,处熟了以后他深知自己队友的傲娇。
  “我可不会寂寞哦。”前排的月皇带着一脸嘲讽的笑容转过头,那语气突然让天花寺想要扁他。
  空闲屈肘杵着那雪的椅背,看着红蓝二人组的日常小剧场。
  “他们俩也算是一对好搭档,对吧。”
  “嗯。”
  车上的另外两位看着眼前的一幕,总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名的伤害。
  “这就是……”
  “享誉世界的……”
  “柊一族的……”
  “大宅吗……”
  除了那雪和凤树,一行人看着眼前荒废的都爬满青苔的房子,都陷入了无语之中。
  “怎么会荒废成这样啊。”天花寺有些嫌弃地望着眼前的房子。
  “太久没人住了吧。”凤树说着,上前推了大门走了进去,留行身后的一群人面面相觑,最终叹了一口气,背起自己的包跟着凤树走了进去。
  这房子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破烂,天花寺直接一脚踩烂了木制的地板。
  安顿好行李之后,那雪和星谷打算去房子四周转转,却发现后门上挂着一大个木牌,上题字“熊出没,请注意。”
  两人正吓的准备回去的时候,大门旁的木门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随即,一声惨叫彻响云霄。
[PS:诶多今天的稍微有点短小……明天补偿个3000+,然后感谢两个一直默默支持我的文的小伙伴,有人看我就有动力更新´∀`,顺带问问你们两个要点文吗想看啥我给你们写,渣文笔求不嫌弃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