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4

琉璃匣子.04.“睡美人”
   对于天花寺和月皇来说,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莫过于此时。空闲明明才离开了不到十分钟,他们却有种已经过了几十年的感觉,可谓度日如年。
  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几乎是让他们同时眼神一亮,齐刷刷的扭头盯着门口。
  待空闲的脚刚迈进大门,他们俩几乎是同时迫不及待的放开了牵着的手,似乎都送了一口气。
  “啊,你们就松开了,我还以为你们会多牵一会儿。”星谷盘膝而坐,屈肘托腮看着互相嫌弃的红蓝二人。
  “怎么可能会多牵啊!我巴不得放开呢!”
  “谁想和他多牵一会儿啊!”
  “这默契真赞。”空闲随手放下了自己刚拎回来的东西,走到那学身旁坐下。
  “那,换个剧本向继续吧?命令向,太,太羞耻了……”
  “好啊,来来来下一局。”星谷忽然觉得自己颇有卖场老板的架子。
  “好的,那么开局。”
  空闲一边洗牌一边环顾四周,这一次他学乖了,中央的牌刚发下,下一个动作便是把手伸向自己刚刚洗好的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了一张牌,翻开一开,一张红心四点正在朝他友好的微笑。
  不是国王啊……嘁,无趣。
  “呵,这一局,国王是我哦。”月皇看了一眼自己的牌面,笑的仿佛像个偷了腥的猫。
  “切,小心坑到你自己哦,国王——大——人。”天花寺在其背后“十分善意”的提醒到,刚才还笑的一脸温和的月皇瞬间变了脸色。
  “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坑到自己呢,这样,大家都听说过睡美人吧,我们来这个。”
  “……”
  “好白痴。”
  “感觉好有趣。”
  “这个....要男扮女装的吧……”
  “没错,一号王后,四号国王,三号旁白和女巫,二号公主,五号王子。自由发挥,但大体情节要在,比如,唤醒公主的吻。”
  他话音刚落,一行人脸色都变了。窗外听墙角的柊组和两位前辈都表示他们快忍不住笑了。
  “那,我是三号,感觉真棒!”星谷亮出自己的红心三号,双眼都在闪闪亮亮的发着光。
  “五号,王子这种活,果然还是要本大爷来出演。”天花寺笑的一脸帅气,看得出他对这个角色十分的满意。
  “我是一号,要演王后吗……有点困难啊,我演不好的吧……”那雪翻开了自己的牌,看着红心A有些犹豫。
  “没担心,不过是游戏,顺带,我是四号。”空闲朝着中央甩出了自己的牌,红心四仿佛在对着谁微笑。
  “也就是说……还没确定的二号……”那雪盯着大家翻开的牌面,一个个看了一眼后,扭头瞅着脸色苍白的月皇。
  “开,开什么玩笑啊!谁要演公主啊!”
  “开什么玩笑啊!谁要亲他啊!”
  “我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安静啊……能不能不学我说话!”开口已经咆哮的红蓝二人默契度又一次爆表。
  “愿赌服输哦,准备准备我要开始念旁白了!”星谷俨然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模样。“各就各位哦,预备——”
  “开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古老的国家,国王和王后婚后不久便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为了让这个女儿幸福平安的成长,他们打算请女巫献上祝福。”
  “啊,啊,王,我希望我们的女儿能够健康的成长,平安的度过一生,有什么办法呢?”那雪红着脸望着空闲,努力使自己看上去十分真诚。
  “……森林里有女巫,我们可以请他们献上祝福。”空闲握住那雪捏成拳放在胸口的手,深情款款的说。
  “于是他们跑去森林里请了女巫,但是招待女巫的金盘子只有十三个,于是有一个女巫没能接受到邀请。女巫们都缓缓献上了自己的祝福,赐予了公主美貌,智慧,等。但,最后关头,那位没能被邀请到的女巫意外的出现在了现场。”
  星谷瞬间换上一副凶残的表情,故意把声音压的低沉,说“我诅咒公主在十五岁的时候,会因为碰到纺锤而死去,哈哈哈哈。”
  几乎是下一秒,他又恢复了以往乐呵呵的表情,继续精分旁白“还好,还有一位女巫未献上祝福,于是她赶紧补充到,‘公主倒地后并不会死亡,而是会沉睡一百年,等待他的真命天子将他吻醒。’”
  怎么办……真的好想笑。
  窗外听墙角的一众人觉的他们快要忍笑忍到内伤了,再忍都要吐血了!
  “哦,我的王,我们该怎么办?”那雪担忧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空闲。
  “来人,烧了全国的纺锤。我的王后,这样就好了。”
  “美丽的公主成功的长到了十四岁,在他十五岁生日这一天,女巫所扮演的老婆婆出现在了他出去玩的必经之路上。”
  月皇绷着脸出场了。
  “我美丽的公主,我这儿有个好玩的东西,你要不要看一看?”
  “哦?什么?”月皇强忍着心中的怨念,装出一副天真的模样问道。
  “纺锤,或许你可以摸摸看。”
  月皇真的伸出手触碰了一下,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阖上眸子倒了下去。
  “呼,终于倒了,让你碰个纺锤真不容易啊。”星谷摸了一把额头说道。
  “一百年后,一位王子偶然路过于此,看到沉睡此地的美丽的公主,他说:”
  “哦,多么美丽的公主,让我来吻醒你吧。”天花寺一脸伪真诚的走到了月皇勉强,两人的眉头越皱越深。
  要亲吗!真的要亲吗!不管了!豁出去了!
  这么想着的天花寺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超躺在地上的月皇吻去。
  “噗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大门在此时不合时宜的被打开了,门外的凤树笑的十分的毁形象,“我不在的时候,你们玩的很开心嘛,boys。”他故作夸张的揭了揭笑出来的眼泪,指着依旧保持着即将亲吻的姿势的月皇和天花寺,笑的更欢了。“你们还真打算亲上去吗哈哈哈哈。”
  原本辛辛苦苦憋着笑的星谷和那雪空闲几乎是在一瞬间笑开了。
  “你们……喂别笑了啊!”
  “就是,欣赏本大爷的演技的时候有什么好笑的!喂我说够了啊!”
  室内喧嚣,笑声传了很远。
  另一边,自凤树推门而入时便忍笑离开的柊组表示在宿舍里终于能开怀大笑了,忍了那么久都快憋出内伤了。
  所以,这一边,也是笑到了一片。
  今夜,注定闹腾。
[PS:对不起今天有点事更新迟了那么久,不过还好还好终于还是赶在12.00以前发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