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3

#人物ooc注意。
#私设如山请注意。
#语死早请注意。
#以上。
琉璃匣子.03.黑历史时刻。
  “那雪和空闲你们快去更衣室吧!只用换最外面的两件,也就是说,只用换外衣和裤子哟!”星谷微笑着催促两人,一旁的那雪脸更红了。
  “这,这很难堪的吧,我想空闲君也一定不愿意的,对,对吧?”那雪手足无措的看着空闲,后者却是微微一笑。
  “愿赌服输。”说罢起身,先一步前往更衣室,有细微的摩擦声传来,似乎已经在脱衣服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那雪脸红的不行的模样,他就特别想要逗弄他,让他露出一副受惊了的小动物的模样,可怜兮兮的仰着头祈求怜爱。
  从前毫无兴趣的,现在却直达内心的感情。
  那雪几乎是踱步前行的。
  待他推开门进去时,空闲上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了,那雪看着他递过来的外套,犹豫了半晌,叹了口气,终究还是磨磨蹭蹭的脱掉自己粉色毛呢外套,闭着眼递了过去,对方似乎低声嗤笑了一声。
  “你倒是先把我的衣服拿过去啊。”
  “啊我我我忘了……”
  那雪重新睁开眼,有些手抖的接过对方的衣服,深色的主体配上紫色的领子,和自己原来粉色的毛呢外套给人的感觉完全是截然不同的。
  由于手抖的缘故,那雪套了几次硬是没套上,一旁穿好那雪粉色的毛呢外套的空闲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人顽强的和自己的衣服做斗争,都快憋不住笑了。
  “我来帮你穿吧——”
  空闲伸手从那雪手里拽过衣角已经被捏的不成样的自己的可怜的外套,半强迫性的披在了对方的肩膀上,然后又给他套上袖子,犹豫了一会儿把衣服扣子也扣上了。然而从他开始行动的那一刻,那雪就已经完全大脑当机了。
  靠的好近好近好近!
  那雪脑海中不断的滚过这几个大字,红色加粗。
  兴许是经常去咖啡店打工的缘故,空闲身上有一股苦涩的味道,闻起来有些让人想皱眉头,却又有着一种独特的韵味,这种感觉起初让人厌恶,却又慢慢的让人上瘾,直至欲罢不能,犹如罂[和谐]粟。
  过于浓厚的独属于空闲的味道在身后弥漫开来,轻柔的包裹住了身体,一瞬间仿佛失了魂魄,不知该如何动作。
  那雪一向不习惯与人过于亲密的交往,也许是本身有人群恐惧症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本身太容易害羞的缘故,自他记事以来,除了家人以外,这还是第一次和别人如此亲密的接触。
  “那雪——你们好了吗?”
  “我可不想和这个白痴继续牵着手啊你们快点啊!”一向冷静的月皇难得失了理智,看起来离崩溃的边缘不远了。
  “啊、啊快了!”那雪慌慌张张的冲着门外回了一句,转过头时发现空闲正倚墙抱手悠闲地盯着他。
  “裤子脱了吧,还是说,你还需要我动手?”
  那雪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的脸色又一次腾的烧了起来。
  “不不不空闲君这个我自己来!你转过去,闭眼!”
  空闲的外套套在那雪身上有些过于长了,衣摆已经快垂到膝盖了,袖子没过指尖还要长出些许。他费力的拽起衣摆,开始拽下自己的裤子。
  “我脱好了,裤子摆在我后面,你往后退一步就能踩到了。我没回头所以请你放心。”
  那雪被突然响起的话惊的后退了一步,又被地上的裤子绊了一脚,整个人都往空闲身上摔去,换衣室又狭小,空闲被后面猛然的推力迫使向前倒去,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撑住身体,可怜的那雪只感觉后脑勺一阵疼痛,就摔地上了。
  “好痛……”
  那雪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边闭着眼睛到处摸索着地上的空闲的裤子。
  空闲继续保持面壁的姿势,喉结似乎滚动了一下。
  当他们换好衣服打开门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月皇和天花寺怄气般的扭过了头,手却牵在一起,星谷在一旁无聊的快要长草。
  然而在他们打开门的一瞬间,星谷的眼镜几乎是霎那间亮了起来,天花寺一边用闲着的那只手摸着下巴一边发出不明意味的感叹。因为他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空闲穿着那雪的粉色毛呢外套,因为偏短的缘故并没有扣上扣子,这就导致这件外套穿起来就像是小女孩穿裙子是披在外面的披肩,下半身的裤子短的像是九分裤,露出一截脚踝,而他本人表情有些微妙,一边的那雪红着脸低着头,身上的衣服完全的不合身,如果说空闲的身上那套还能当做夏装来看的话,那雪身上的这套只能说完全大了不止一个码子,外衣扣子规规矩矩的扣到了最上方,袖子挽了几层卷了起来,衣摆快要垂到膝盖,裤子完全没过了脚,卷的层数甚至比袖子还要多。
  “哈哈哈哈你们俩快去买东西吧哈哈哈我笑会儿。”星谷笑的特别没形象的捶地打滚,天花寺和月皇齐刷刷的扭头盯着他,表情写满了妈的制仗。
  “行了东西我去买吧,他穿的那一身走路都困难。”空闲指着那雪的裤腿处说。
  “噢也成,快去快回啊。”
  “空闲君,那就麻烦你一个人拎那么多东西了。”
  空闲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拎东西,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他刚走,红蓝二人就又吵起来了。
  “啊,真希望空闲能够快点回来,牵着这个白痴的手真是恶心极了。”
  “喂——我说你不要搞的好像我乐意一样!”
  “哦?那你放开啊!”
  “本大爷,只,只是愿赌服输而已!”
  一旁的罪魁祸首星谷正一脸兴趣盎然的盯着眼前的一幕,那雪突然觉得,看着他们拌嘴其实也蛮好玩的。
[PS:我觉得kg我可能要写蛮久的,因为kg这段有好多能写的,然后这一章由于都在刷空雪了所以没啥剧情了。安详。]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