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2

#私设如山请注意。
#人物ooc请注意。
#语死早请注意。
琉璃匣子.02.We are team
  此刻,月皇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脑袋有些当机。
  手上的便当盒沉甸甸的,似乎并不是一人份,不远处,空闲天花寺和柊组的人打的正欢,就连一向一副乖巧模样示人的那雪也冲了上去。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
  事情要从头说起来。
  午后放学时,同班的天花寺,星谷和那雪抱着后者为大家准备的便当准备去练习室吃饭,一路上隐有兴奋的情绪弥漫在那雪周围。
  “你有种再说一遍!”
  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只见月皇愤怒的拽着卯川晶的领子并将其按在了墙上了。
  作为一个心直口快且说话不怎么懂得收敛的人,卯川自然是不怕死的又重复了一遍,这就导致本就失去了理智的月皇彻底爆发,攥紧的拳头直挥向卯川,半途却被截下。
  然后就发展了现在的样子。
  还处于震惊状态没回过神来的月皇忽然感觉被谁撞了一下,蓦地双手一轻,视线随着扬起抛物线的便当盒移动。
  “哦对了,那是那雪做给大家的便当,请拿好哟。”
  星谷的声音又一次回荡在耳际,身体先大脑一步有了动作,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扑了过去,赶在落地的最后一刻,接住了那份便当。
  “呼……”
  捧着便当盒的月皇终于松了口气,然后视野上方突然出现的身影让他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你们的处分不久后会下来,请等待。”
  说完这句话的柊翼便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留下一室的人面面相觑。
  “不知道会是什么处分啊……”那雪有些担忧,作为一个从小就中规中矩的人来说,处分这种词离他太远。
  似是看出了他的不安,空闲出言安抚道;“别担心,是对方先挑衅的。”
  一旁的柊组人已散的差不多,作为队长的辰已无奈的走近月皇准备替自己的组员道歉,顺带企图安慰一下对方。
  “我会和我的同伴一起,努力下去。”
  回答他的只有月皇与以往不同的,坚定的话语,与眼神深处消失的一干二净的迷茫。
  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啊,月皇。
  一旁的天花寺于无人的角度勾起一丝微笑。
  “那么接下来,该迎接的就是第二次挑战了,boys。”
  经过了一系列的风波之后他们的第一次公演终于是顺利进行了,当然这个顺利不包括服装问题,队长争夺,被柊组打击自信心等等之类的。
  “喂喂,我说,干脆去哪儿庆祝一下吧。”
  星谷笑的分外畅怀,一行人席地坐在练习室,连刚才的演出服都还没换下,凤树在一旁倚着墙,似笑非笑。
  “我说,boys,你们真的打算穿着演出服去庆祝吗?”
  说完还打了个响指,意义不道自破。
  “诶也是……嘿嘿嘿,把我们先去把衣服换了再回来吧。”
  星谷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指着不远处的更衣室说道。
  “要庆祝的话,空闲君的工作没问题吗?”那雪有些担忧的望向空闲,后者仍是面目表情,丝毫看不出他此刻的心绪。
  “啊,没问题的,还早,还有,干脆就在这里庆祝吧。”
  “在这里?难不成玩游戏吗?喂喂,本大爷可不干啊,这种一听就很幼稚的玩意儿。”
  天花寺有些不满的嘟囔着,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其深深的嫌弃。
  “我也一样。”月皇抱着手附议道,此情此景让星谷不由得感叹这两人也会有意见统一的时候,明明一天不吵分外违和。
  “不,玩卡牌。”
  换衣服的五人围着一幅扑克牌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干什么。
  “于是,我们玩什么?”
  星谷一脸严肃的提出了众人的心声,要知道他们已经纠结这个问题纠结了半晌了。不是意见不统一,就是这个那个不会玩。
  空闲沉默了一会儿,出声问道:“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国王游戏。”
  “那是啥?”星谷出声问道。
  “啊我来解释吧,就是从一副牌中抽出K,1.2.3.4.等牌,然后有几人抽几张,之后将牌的顺序扰乱,在众人抽牌之前先抽出一张牌压在中央,再由其他人依次抽牌,抽到K的人亮牌,其他人则看一眼自己的号牌之后捂严实,抽到k的人可以命令号数,注意仅仅是号数,命令分剧本向和命令向,而最初抽的那张号数就是国王自己的号数。”那雪把脑海中对于国王游戏模糊的定义全部说了起来,本能在告诉他这个游戏其实很危险。
  “听上去不错诶!”星谷双眼发光的说着,神情明显特别的激动。
  “至少听上去不那么白痴了。”天花寺一脸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虽然很不想和那个白痴意见一样,不过我赞同。”
  “啊哈哈哈……我没意见。” 
  “那就开始吧。”空闲也不废话,拆了扑克开始划牌,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做过无数次一样。
  “那么第一局开始。”
  几乎是一瞬间,空闲面前的牌就只剩下了他自己的一张,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剩下四人手中的扑克,完全无法想象他们的手速怎么会这么快。
  “啊,我是国王呢。”星谷一脸笑容灿烂的亮出了手中的牌,语气中难掩的得意,“诶,不过命令什么好呢,啊对了!”话音刚落,他便恍然大悟般的拍了下手掌,“这样,五号四号互相换衣服,然后出去给大家买橙汁,一号三号手牵在一起到前两位回来。”
  一瞬间,练习室里的气压低的有些吓人,星谷迫不及待的翻开了中央的那张牌,一个红心二赫然显露。
  “哈哈哈哈也就是说没有我的事。那么,大家亮牌吧,嘿嘿嘿不准反悔哦。”
  那雪在听到星谷的话的瞬间就红了脸颊,空闲的面色依旧,而月皇和天花寺嘴角有些抽搐。特别是在空闲和那雪各自亮出了自己的四号和五号之后,他们的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了,甚至让星谷怀疑他们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突然犯了。
  “开什么玩笑啊!”天花寺和月皇异口同声道,话毕两人扭头怒目相视,再次开口吼到:“你这家伙别学我说话啊!”
  空闲和那雪带着星谷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
  “原来天花寺和月皇是一号三号啊哈哈哈哈,不准反悔不准反悔快点牵手,还有,那雪空闲快去换衣服,当然只换最外面的两件就好了,嘿嘿。”
[PS:流水账部分终于完了!终于可以开始推故事了!然后的话后面的部分原创内容会非常的多!仅限故事内容,不会出现原创角色。以上。
顺带原来有人看我的文妈呀好欣慰。]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