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1

#ooc有。
#半架空所以不是完全跟着原著走。
#私设如山。
#请轻嘈。
琉璃匣子.01.所谓的梦想。
  来綾薙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一个多月了,越发觉得自己与伙伴的差距有些大的星谷开始了苛刻的个人训练,这就导致早起晨练的他忘记叫醒了自己的室友。
  那雪一边哀嚎着抱怨时间不多了一边麻利的造着饭团。
  另一边正在晨练的星谷在半途中遇到了月皇海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他扑过去给对方问安,回答他的却只有一句冷冰冰“别烦我,会打乱节奏。”
  做完便当的那雪匆匆离开了寝室,桌子上的水晶球在日光的照耀下灼灼发光,玻璃罩里的景色模糊的有些看不清,下方的底座上,钟摆声机械化的不断重复着,又因为此刻的安静无声被不断的放大。
  嘀嗒、嘀嗒、嘀嗒。
  于空寂的房间中响起的钢琴曲声,吸引了门外两位路过的少年偷窥。
  演奏者,紫色额发略微偏长,细碎的遮住了少年的面庞,制服扣子扣的妥帖,唯独松开了顶端的两枚,领带也打的有些松散,兴许是嫌勒的慌的缘故吧,一双纤长的手正于琴键上翩飞。
  星谷很不适时宜的冲出来打断了空闲的演奏,表情有些痴汉,一旁的那雪用饭盒半遮住自己微红的脸颊。
  他的钢琴弹的好棒啊。
  那学不由得在心里默默感叹,有些出神。
  等那雪回过神时,看到的是空闲走向一旁摆着杯面的桌子以及星谷一副蔫儿了的模样,那雪正准备安慰星谷几句,却忽然听到空闲的话。
  “面会坨吧。”
  闻言那雪打量一眼空闲手中的杯面,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那么一点够吃吗?”
  “我胃口很小的。”
  作为一个勤工俭学的好少年,那么点东西是肯定不够吃的。那雪犹豫了一会儿,有些颤颤巍巍的递上自己手中的便当盒,语气微抖却又坚定。
  “不介意的话,请一起吃吧。”
  空闲停下了吃面的动作,起身走到对方面前蹲下,开始打量起这个腼腆的少年。茶色的短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制服扣子规规矩矩的扣到了最顶端,领带打的平整,便当盒遮住了半张脸,只能从红透了的耳朵判断出此刻他正处于极端的羞涩之中,一双翠绿色的眸子不安的左顾右盼,捧着便当盒的手也有些抖,一看就是个中规中矩的好少年。
  说实话空闲愁对那雪透这个个人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印象,即便大家都是同一个团队的人,却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绝大多数时候,即便大家凑在一起训练,也不会有什么交际,他空闲愁除了偶尔和自己室友有点接触外,就只有和竹马比较熟了,这不是连月皇都感慨嘛,“原来你也会有朋友,真是令人意外。”
  便当盒装的是饭团,隐有香味扩散开来,空闲似乎从中闻到了金枪鱼的味道。
  “那我就接受你的好意吧 。”
  空闲愁微微歪了歪脑袋,朝着人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原本以为对方会拒绝的那雪有些诧异的抬起头,却猛然撞进了一双紫水晶般深邃的眼眸,刹那间,一眼万年。
  借着一起吃午饭为契机的三人开始聊了起来,早上月皇海斗的舞步又一次在脑海中浮现,那样刻苦的月皇让星谷不由得也热血沸腾了起来,当即起身站到一旁,做了一个深呼吸后表情莫名的凝重。
  舒臂,曲腕,身子微蹲,脚步分开,开始试着做旋转。
  行云流水般的流畅的动作,让一旁的那雪不由得为其喝彩,那雪身旁的空闲又一次展露笑颜。
  “你的模仿能力越来越强了啊。”
  “是啊星谷君,刚才的感觉很棒啊!”
  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空雪转头对着自己身旁的那雪问道:“你对他还真是不离不弃啊。”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那雪的微笑。
  很浅,很暖,很满足,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挠的他心头有些微痒。
  这一边正其乐融融,那一边的月皇海斗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台上万千灯光汇集与一身的,自己的哥哥。
  那些鼓励的话语,盲目的信任,家人的神情,突然变的模糊起来,就连自己一向坚持的,视之为目标的东西,也一并模糊不清。
  我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努力?连星路都被淘汰过的我,真的能够实现我一直视为梦想的东西吗?
  所谓的梦想,到底是什么?
  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的话语,让一向坚定的他有了刹那间懈怠。就连他一直坚信着的,视为梦想的东西,也开始有些动摇。就仿佛他身前有无数面镜子,无数面镜子倒映出他自己,却又不是他自己,镜子里的那个他衣着大方,微笑得体,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地方都做的完美无缺,但是他的眼神深处却是麻木而空洞的,十分的迷茫,就如同他此刻的神情。
  失魂落魄的月皇跌跌撞撞地走回了寝室,却看到了其乐融融的星谷三人,不由得有些怄火。
  他实在无法想象,之前还一脸嫌弃星谷的,甚至都把“讨厌你”三个大字写在脸上的天花寺,如今笑的那么爽朗。
  真是不爽。
  自己欣赏的人竟然如此快就和那个星谷成为了朋友。
  太不爽了。
  看着他的笑容就莫名的想上去嘲讽两句,却得到了莫名其妙的话语。
  “星谷他,是不会放弃的。”
  搞笑,说得好像谁不在坚持一样。
  憋了一天火的月皇海斗躺在床上默默的想。
[PS:关于这一章,首先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感情描写是想和谐的把月皇海斗的角色曲插进去。[安详]觉的他的角色曲mv做的挺棒。 然后的话,team凤的cp是空雪红蓝,所以我们的星谷估计得孤生。或者和别的队搞基。[别骂我……。]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