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主空雪]琉璃匣子.00.

#会ooc注意。
#半架空向注意。
#前期流水账注意。
#超长可能会坑注意。
楔子。
  现在回想起来,果然还是有些像是在做梦。
  那雪透抱着自己从家里带来的海豚玩偶安静的沉思着。上铺的星谷悠太睡的正酣,时不时有两声梦话,却因为声音太小的缘故完全听不清说的什么,不过,从他此刻的神情来看,梦里定是梦到了他所憧憬的那位前辈。
  若不是怕惊扰了熟睡的星谷的话,那雪怕早就起身下床坐到阳台那儿吹冷风冷静冷静了。
  他,一个没什么特长,加上特别容易怯场,患有人群恐惧症的人,居然被选中了成为星路的一员。
  那可是星路诶,也就意味着,那是华樱会的某位大人物亲自选的他。
  对于一个过了十几年平凡生活的人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敢想象的。就好比一个贫穷的人连续几十年都在买彩票,可是一块钱都没中过,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人告诉他,你昨天买的彩票重了大奖一样的令人激动到不敢置信。
  白天的一切此刻不断的在脑海中盘旋,回放,一次又一次的不断重复,不断的在无声的诉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不是在做梦。
   啊好烦,果然还是赶紧睡比较好吧。
  那雪这么想着,强迫性的使自己闭上了眼镜,不再去回想今日发生了的一切,开始数羊,成效似乎不错,过了好一会儿,床上的人儿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似是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桌子上的水晶球沐浴在月光下,隐隐有声响。
  都说时间流逝飞快,眼睛一睁一闭,一天就过去,也可以说,一觉就该醒了。
  早起的那雪做完了自己和室友份的便当后,担忧的看了一眼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星谷,开始试着用各种方式把对方叫起来,例如用锅和铲子当做锣鼓敲得极响,再或者下狠心捏着对方的脸来回扯,最后连挠人脚丫都试了,可星谷依旧没有半分快要睡醒的迹象,就在那雪准备放弃叫醒他的时候,他却仿佛生物钟突然发作了一般猛地睁开了双眼跳下了床,随即一边夸赞着那雪的心灵手巧,或者说人妻?一边用手拿起了便当盒中的一个蛋卷丢进嘴了,在再次感叹那雪的人妻只会星谷又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快要迟到了。
  飞奔离去的星谷完全没有注意到那雪拿着便当盒追了出来,只顾着赶时间的他速度极快,一会儿就没了踪影,留下那雪一个人在走廊上埋怨自己室友的粗神经。正准备往回走时却又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际,不同于以往的严肃,认真,反而多了些沙哑和意味不明的诱惑,内容也及其像极了枕边的私房话,有些R18,那雪的脸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惊的连手上的便当盒都摔了,随即以比星谷离去还要快的速度奔向自己的寝室然后关上门,有些大喘气。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刚才那个声音,是天花寺翔的声音,也就是说,他带了女生在寝室了……做了?
  好羞耻啊……。
  那雪透揉了揉自己快要烧起来的脸颊,强作镇定的拿起原本要给星谷的便当盒,往星谷打扫的方向走去。
  殊不知,他整个人都已经飘飘悠悠的了。
  几乎是一上午,那雪满脑子都在想早晨无意中听到的对话。
  中午与自己室友前往训练室的时候,那雪试图讲点什么安慰一下被天花寺打击的星谷,却不知怎么又想起了早上听到的,加之陷入了奇怪的脑补,那雪的脸又腾的烧了起来,原本想说话的硬生生是没说清楚,只言片语带过的话语却让星谷也有些脑洞大开了。
  于此同时,打算前往训练的月皇海斗无意中却看到了空闲愁和虎石和泉正在聊天,本想嘲讽一下空闲也会有朋友,却又被告知了一个真相。
  “凤组的我们,不过是凤树前辈所保下来的,一群被淘汰的人罢了。”
  被淘汰的人罢了。
  罢了。
  一群少年们在训练的时候都心怀鬼胎,各自想着各自的,以至于星谷一出错就惹毛了天花寺,这个白天就跟他杠过一次的人,不知不觉间,有火药味弥漫开来。
  夜间,正在寝室里研究料理的那雪忽然接到了来自星谷的电话,电话那端的星谷语气听起来非常的焦急。
  “那雪,能帮我找一只叫塔维安的猫咪吗?拜托了!”
   “啊好的……那么那只猫咪……喂?”
  那雪刚答应,想问问星谷那只猫的特征时,多方便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虽然有点无奈,不过那雪还是起身还了衣服开始仔仔细细的在宿舍周围寻找起来,期间星谷又来过电话,语气是那雪从未见过的凝重。
  “那只猫,很重要。”
  “所以一定,要找到他。”
  这边的两人开始不眠不休的找了起来,那边的塔维安小天使已经自动又回到了天花寺的宿舍,喜极而泣的天花寺与自家小天使玩了许久才乖乖的熄灯睡觉,完全没有想到星谷还会继续寻找,哦他还带着那雪一起。
  彻夜不眠寻找猫的两人,依旧无果。
  经空闲提醒意识到自己还把两个人晾在外面找猫的天花寺急忙赶下楼寻找,得到却是星谷的抱歉。
  没有充分休息导致眼周浮现淡淡的乌青,语气也有些不稳,举手投足间浓浓的疲倦感。
  强烈的愧疚涌上天花寺的心头,兴许长这么大以来他第一次对一个人感到如此抱歉。
  不管怎么说,Team凤组十分成功的又团结了一人,除了性子冷淡的空闲外,游离在外的似乎只有月皇海斗一人了。
[PS:对不起啊我知道这一章有点无聊,基本都是流水账,我也不想写星谷收服他们的过程,但不得不为后面做铺垫,心好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