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楚钟/生贺】龙与骑士。

……这对cp冷到北极州我知道……
钟叶离妹子的生贺小短篇。
ooc有请注意,
西幻大陆架空向请注意,
楚云秀x钟叶离请注意,虽然不明显。
渣文笔请注意。
————————————————————————
  骑士精神,信奉于一种信仰。站在孤高的峰顶,任由风左右着已破损的衣衫,拍一拍满是土灰的铠甲,抬起沾满血渍的脸,微笑,凝望远方。*
  名誉、礼仪、谦卑、坚毅、忠诚、骄傲、虔诚。骑士的八大精神为他们冠上了一道又一道沉重的枷锁,却也为他们带来了一条又一条的殊荣。*
  作为骑士,应当于战场厮杀,勇敢无畏。
  骑士极少,龙骑士更少。
  而女性的龙骑士,几乎只有零星几人而已。
  不过,龙骑士也罢,龙也罢,那都是只活在传说时代的东西了。战争落幕之后,不再被人们所需要的特殊的存在,就成了被他们恐惧且厌恶着的,必须赶尽杀绝的东西。
  火焰的灼烧,利箭的贯穿,冰封于深渊。
  这就是他们献出忠诚的回报。
  被人类以非我族类,其心必洙的理由,反杀,被他们拼死拼活所庇护的人类,被曾经信仰着他们的人类,毫不留情的杀害。不过百年,却是龙族的噩梦。他们的数量骤减,不复全胜时期辉煌。而自人类开始屠杀龙族之后,龙骑士便完全销声匿迹,无处可循,哪怕他们已残忍的方式虐待龙族,都没有引来一位龙骑士,不知是他们为了逃生抛下昔日战友,还是已身死他乡。
  当人类终于屠尽龙族,开始于这片大陆蔓延,他们的侵略范围大到包围整块大陆,却唯独从来没有人前往最北方的极寒之地,前往此处开拓的人类,皆查无音讯,生死不明。
  渐渐的,极寒之地的负名越传越响,竟有诅咒之地的别称。
  不少人惧怕这里,因为他们坚信这是因为龙族的灵魂全都聚集在这里,成了厉鬼,要来报复人类。这样的说法却越传越多,以至于几乎所有人提起极寒之地,就条件反射的觉的龙族的亡魂化成的厉鬼会来报复他们。
  不久之后,又有传言,说是有人在前往极寒之地的必经路上,看到了一个浑身血迹的长发女人,面无表情的前往极寒之地,身上的暴戾之气似乎隔的老远还能感觉到。而没多少天,就传来离极寒之地极近的一个城镇,被人屠城。
  一时间,整个大陆,似乎已人心惶惶。
  战场之上,一人立于尸山火海之上,踏着尸骨堆叠而成的高峰,眺望前方。
  酒棕色的长发沾染了斑驳的血迹,干涸后的颜色与发丝的颜色有些难以分辨,风扬起,吹散,又无力的滑落,精致的面庞写满疲倦,白皙的脸颊似乎染上点点鲜血,鲜艳刺目的红色像是怒放的红梅,看上去像是戏子华丽而危险的妆容,棕色的眸子有些死气沉沉,仿佛麻木般缺少灵动,身上的斗篷被风吹起,在空中飒飒作响,边缘有灼烧过的痕迹。
  那人的手上握有一根法杖,那是整片战场唯一没有沾到一点血迹的地方。
  她定定的望着前方不远处的极寒之地,毅然决然的只身前往。
  “就是那里了吧……世间最后一条存活着的龙。”
  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劫风光芒更甚。
  极寒之地,万仞冰川。一旦踏入,生死便由天命所掌控。
  楚云秀望了望眼前一望无际的白茫茫的雪原,毫不犹豫的踏上了征程,战靴上所染上的泥土,血迹,印在了一个个脚印上,留下了一个个鲜明的污迹,却越来越淡,又被风雪淹没,遮盖,不在留有痕迹。不知何时,飘落的小雪已成了暴风雪,利刃一般的寒风刮到脸上,只觉强烈的刺痛,伸手触碰,却没有伤痕 。
  她一寸一寸的寻找着,想要找到那冰封于冰层之下的,世间的最后一条龙族,白色的雪像盐巴一样被人抛散开来,再随着狂风一起飞舞,号叫,怒吼。遮天盖地,足以 屏蔽视线。
  空气中冰元素狂暴至极,其他元素之力根本薄弱到无法凝聚,跟别提与冰元素相克的,这里的旅者最需要的火元素。
  而漫天飞舞的白雪,似乎无法阻档她的脚步。
  仿佛不畏惧严寒,依旧不为尘雪所动容。
  耳畔隐约有羽翼煽动的声响,天际似有火色霓虹贯穿,一只身披火焰的鸟,盘旋于雪云之中,仿佛披着霓裳起舞的少女,一点一点的,将乌云驱散,最后烟消云散,与乌云一起,化为虚无缥缈。
  极寒之地仍是白茫茫望不到尽头的冰川,在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凌厉的光芒,仿佛利刃一般的,阻挡着一切试图前进的人的脚步。
  楚云秀望了望眼前无边无际的冰原,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要在如此大的地方,找一样东西,那是多么困难。她低下头,盯着脚下,厚厚的冰层之后,是否掩盖着她想找的东西,她无从得知。
  她所能做的,便就是一直找下去,直到找遍这块冰原,掘地三尺,将世间最后的一条龙族唤醒。
  历史传承不知多少年后,人类对龙族犯下的滔天罪孽终被揭露。
  年幼的孩童扬起脸庞,对自己的妈妈问道“龙,是什么样的生物?
  慈祥的母亲眼中有一丝痛心,她轻轻抚着孩童的头,柔声回答“他们拥有着坚硬美丽如宝石的鳞甲,有着光华流转璀璨如玛瑙的眼睛,有着无与伦比以一敌千、敌万的力量。他们带领着人类冲破了恶魔的爪牙。
  那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也最强悍的生物,他们是上帝的恩宠,是世界的馈赠
  古籍里是这样赞美着龙之一族,而当人类对龙族进行审判之时,对待那样美丽的宝物之时,丝毫没有手软。
  还好,有一位龙骑士穿越了万仞冰川,找到了世间最后一条龙,并唤醒了她,这才没有让龙族灭绝。那是个漫长的故事……”
  一望无际的冰原之上,狂风卷着雪花呼啸而过。点点火芒聚集与楚云秀的脚下,慢慢盘旋,蚕食着脚下的厚冰。
  元素法师的大招,烈焰风暴。
  可是冰川之下,除了虚无,再别无其他。
  她用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踏足极寒之地的每一寸土地,却都是徒劳,她不禁又一次怀疑,最后的一条龙族,是否真的存在?她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是极寒之地的最边缘了。
  突然有雷电在脚边炸开,楚云秀猝不及防没来得及避开被炸了个正着,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天雷地火?有人类的法师踏足于此?是盯上了龙族?”
  直觉告诉她并非偶然,她顺着天雷地火发出的方向望去,却是黑压压看不到尽头的人群。她勾起嘴角,笑意有些冰冷。
  人类,连最后一条龙族也不放过,果真是想赶尽杀绝吗?既然如此,她又何必估计往昔的情分?
  赤色的火鸟舒张着自己于耀眼的火焰所构成的羽翼,尾羽狭长,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霓虹一般的弧线,似有利啸。
  元素法师最大杀招,火之鸟。
  所过之处,只闻哀鸣,死伤无数,活下来的却更占大多数。
  一堵堵冰墙交错挡于她的身前,试图把她包围,冰墙上时不时略过两个人影,应是准备想要偷袭。
  “啊!!!”
  不知是谁发出的惨叫,接着便看到飞溅的血花,沾染在冰墙之上,仿佛是在上面作画一般,且专画红梅。
  “会天雷地火的……可不是只有你们啊。”
  楚云秀不记得自己战斗了多久了,只是机械的重复着释放技能,躲避着别人的攻击,身上早已伤痕累累,沾满鲜血,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一点一点的,浸进了脚下的冰川。
  终于,似是体力不支,她整个人噗通一声滑落跪坐于地,连拿稳劫风的力气都没有了。剩下的人类蜂拥而至,用麻绳将她捆了个结实,做完这一切,他们才虚脱的随地做在一旁休息。
   楚云秀低着头,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是什么,悲伤亦或者愤怒,恐惧亦或者无畏。
  之前被麻痹了的痛觉仿佛正在缓慢的苏醒,她感觉自己浑身的伤口正在往外渗血,可是却无法抑制,而下方的冰川之下,有一种熟悉的,温暖的感觉,一点点越来越清晰。
  她敢肯定,这下方,便是最后一条龙族的栖息之地,也是龙族中最特殊的龙族,她不具备任何战斗能力。而彻底唤醒它,似乎需要什么契机。
  楚云秀在脑袋里不断的回放着发生的所有细节,目光望向自己身下的冰面,却发现完全看不到一丝血迹。她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龙族需要鲜血唤醒,那便用自己的鲜血唤醒沉睡的龙!
  “喂,那边的人类,你们要是想杀了我的话,趁早。”她突然抬起头,挑衅一般极其不耐烦的对离她最近的人类说道,那人像是被激怒了一般,匕首抵在她的胸口。
  “异族的女人,你就这么想死?”
  楚云秀却只是笑笑,毅然决然的朝着匕首撞去,鲜血落了一地。
  深渊处隐约传来不真实的龙吟。
  楚云秀半阖眼眸,满足的笑了,自地下传来的震动,让剩下的人类人心惶惶。胸口的匕首被推的更深,再没有体力支撑的楚云秀昏了过去,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视野被一抹璀璨的白色所占满。
   再次睁开眼时,楚云秀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束缚着,视线拔高了许多,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捆绑在了刑架上,旁边躺着奄奄一息的巨龙。她漂亮的白色龙鳞被折断了不少,身上伤痕遍布。
  女战神被绑在石英柱上俯身亲吻巨龙的眼皮。她一如既往地高傲,哪怕她的白裙破破烂烂,哪怕她酒棕色的长发狼狈不堪,哪怕她面对的即使是死亡,她眼中的光永不熄灭。巨龙细细地呜咽一声,舔干净她的龙骑士脸上的血污,让她看起来一如曾经不谙世事时的美好。即便她不曾在那个时候遇见她。
  “你是世间最后的一条龙……你一定不能死去。我一定会让你逃出去,哪怕拼上我的性命。”
  骑士精神,牺牲。
  “我会救你的,人类。我除了能治愈你身体之外,也干不了别的什么了,你的法力被人封印,我无法回复。”巨龙开口说道。
  身上的伤口处有细小的微光游走,极其缓慢,但当其消失之后,伤口早已完好如初。
  牧师的治疗法术,神佑之光。
  “告诉我你的名字,如何。”
  “名字吗?钟叶离。”
  “我们会活着出去的,你说是吗?”
  楚云秀背对阳光站着,朝着钟叶离伸出了手,脸上的微笑灿烂而夺目,身后的阳光极其明媚,仿佛要将压抑了许久的阴郁全部驱散。
  “是的,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的。”
   我们坚信着这一点,所以一定能够逃出去的。
  “那她们最后逃出去了吗?”孩童仰着脸庞,一双明亮的眼眸中写满着好奇,回答她的是母亲脸上的笑意。
  “她们坚信着她们能够逃出去,你觉得呢?这个故事,没有人记载结局,你就把心底最认可的后续,当做结局便是。”
  “我觉得她们会逃出去,然后成为世间最后一对龙与龙骑士。”孩童脸上满是兴奋。
  母亲却只是笑笑,顺带合上了手里故事书,没有被讲述出来的结局,其实不过寥寥数语。
  穿越万仞冰川的女战神,沉睡于冰层之下被冰封的龙,他们的宿命最终逃不过死亡,但是当她们迎接死亡之时,却是她们这一生的尽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们便是做到了。
  ——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E.N.D
————————————————————————
我就是想让这对cp好歹有粮……
轻嘈啊谢谢……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