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岚杏]Silent Oath.

*silent oath
*岚杏.ooc.恋爱脑.中世纪paro.
*5500+的短篇(?)
以下正文——☆

  鸣上岚正在一丝不苟的完成着例行的巡察工作。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他这样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这样枯燥的往返循复的工作,艰苦却又不曾拥有丝毫可以省力的捷径去走,而且大部分时候都是完全没有存在必要的。
  
  但他就是做的很认真,甚至某天夜里晚归的濑名泉看到正在楼道里巡查的鸣上岚时,满脸惊诧莫名,整个人登时犹如受了重击,直接愣在了原地。濑名泉心说我*我是不是见了鬼?大半夜还在四处走动果然灵异事件高发。他正准备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也没有见到的淡然从容转身离去。可步子刚迈开,甚至脚尖都提起悬在半空还未落地,就听闻身后传来少年甜腻又清爽的声音。

  “啊啦啊啦~?啊呀啊呀!是泉ちゃん呢。你完成任务回来了吗?是特地来看人家的吗?人家好开心啊!”

  于是濑名连回话都懒得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二天早晨集合的时候濑名随口和不靠谱的骑士长抱怨起了这件事,说的含糊不清闪烁其辞,但隐约能理出一个大概意思:昨晚任务太繁重,回来太晚出现了幻觉,遇到了妖精假扮的岚。

  朱樱司觉得有些不明觉厉,甚至想要跃跃欲试去主动清除这个鬼怪。

  “如果让鬼怪继续呆在城堡里非常dangerous!这样的话我们无法保证女王陛下的安危!请让不才朱樱司,前去kill它。”

  月永雷欧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雀跃气因,接了一句完全没有因果关系的回答。濑名泉在朱樱司斜睨向骑士长不满的眼神中无奈的揉着额角,生出一声低叹。

  至于朔间...他压根没听,这会儿正在树荫下睡的像个天真的小家伙。 

  这个误会后来究竟是怎么解开的鸣上岚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是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之后每次轮到他夜巡的时候,他总会有意无意的再度回想起这个大乌龙。不至于走神,但或多或少也会分点心。而这样一来,漫长的寒冷的长夜,仿佛就加快了一下脚步似的,不再那么难熬了。

    走廊里的光影因烛台晃动而摇曳的烛焰带动着可见视野急剧动乱不定,这番画面无端应和了老人家絮絮叨叨陈年异事中的特定场景。而这走廊尽头一端黑色深邃无底,似是有面目可憎的怪物下一刻便拖着沉重喘息现身而来,将灾难流血与噩梦一并散落于国度。

    鸣上岚单手托举着这盏摇摇晃晃的油灯走过了城堡里的每一条走廊,从一端平稳的走向另一端,像是察觉不到无趣似的。而待巡察工作完成之后,他便猛然晃动烛台使这光源彻底熄灭。于是四下无人重归寂静与测黑。

      也正因如此,清朗的月夜同无瑕月色如此别致而诱人沉沦。

  若遑论真有意赏月当应动身前去湖畔寻个位置,对水赏月便不再是单调的观摩圆月与月色,而是镜花水月。何况透过窗口隐约可见一个纤细的人影可疑鬼祟徘徊于附近。无论公私,都得前去查探一番才是。

     “啊啦啦……?”

  但鸣上岚却未曾猜测过,人影会是本该身处这城里最安全之地处理公务的……女王殿下。她的目光始终流连在烟青色的水面上,似正犹豫不决。半晌过后敲班出来的女王殿下仿佛终是说服了自己一般,半是畏惧半是好奇,小心翼翼的探出指尖贴近水面,搅碎了一轮弯月,带起层层涟漪,次第漾开交错。

  “啊啦啊啦,哎呀哎呀!是女王殿下呀!哼哼~人家明白的喔,因为今晚的月色像人家一样美丽动人呢,所以不由自主的就会被它诱惑着,想要再多靠近一点点什么的,对吗?”

  他所露出的笑容是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的,既不会过于显得过于热情使她感觉不适想要躲闪,亦不会太过冷淡而致使她想要避免面对。

  但是啊,

  但是啊,这同样也是彼此的关系所能接受的最大亲密限度了。

  比起挑明心迹后彼此的尴尬无言,不如一方背负起一切让另一人得以无忧。

  一时间四下静谧无声。唯有微风裹着树叶打滚所发出声响。随着树枝摇曳的间隙而随之变换多姿的是漏过的月光,四周的影越是漆黑便越显得它皎洁如银。

  小杏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向来有些嘴笨,本就不太擅长与别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个话题自然而然的聊的火热,哪怕这个人再熟也是一样的,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

  况且此刻她也有些心虚,像是做了坏事被逮了个正着不得不显形的坏孩子,颤颤巍巍的想要稳住思绪纷杂混乱的大脑,从中理出一条最恰当可行的逃离方案,再有条不紊的找好蒙混过关的理由,从而来实现自己近乎天方夜谭的目的。

  她只能硬着头皮试图像对方问安,但是她此刻也不大方便重新起身提起裙摆行礼,慌张之下目光扫过月光下对方近乎透明而显得虔诚圣洁的面容,呆愣了数秒之后,由衷的赞叹了一句这仿佛是被上帝温柔的亲吻过的脸颊。

  “呵呵呵~你是在称赞人家的美貌吗?人家好开心啊~!果然还是女孩子比较会说话!啊啊~,整天都呆在男人堆里,我的少女心差点就被积满的灰尘掩盖了,连皮肤都快要失去光泽了。”

  他的反应有些太大,甚至超乎了小杏的预想。她知晓自己的这几位骑士都是十分具有特点及个性的,长年累月相处下来也大抵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就像她知道鸣上岚喜欢别人夸赞他的美貌,并且会有很夸张的反应。

     在听闻对方夸赞之后鸣上岚有着呆滞片刻,复而一副瞪大双眼愕然的模样。只数秒便伸手遮掩了面容发出了极小的欢呼,雀跃着哼唱起不知名的小调心情从容而美妙。

  因此,他未曾留意到,对方眼底因成功岔开话题所略有得意的心情,稍纵即逝的仓促与少见的狡黠。

  然而并不待小杏在心底欢呼“万岁”,就看见那方才仍因一句夸赞而娇羞的遮住脸颊之人,此刻回复了以往从容优雅的神色,真酝酿着想要说些什么。

  “不过已经很晚了,就算需要处理的政务很多也不用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当然,偶尔依赖一下我们也是可以的唷,别看人家好像很弱的样子,我可以很厉害的喔~?”

  本以为话题应该已经成功转移了的小杏局促不安的的垂下了脑袋。她本来也就不指望偷偷跑出来玩水赏月还能得到下属的体谅与厚待。但说实话她并不想被眼前这个一直很从容温柔的人训斥,也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任性的掌权者。

  在不安进一步扩散蔓延开之前,鸣上岚先一步竖起食指做出噤声动作,而后歪着脑袋十分慵懒的朝着对方眨了眨眼,想要示意她并不需要有何惶恐或不安。那双眼像是蕴含着魔力似的,小杏的心奇迹般地慢慢冷静了下来,她深吸一口气,想要让自己的状态更放松一些,起码得不影响说话才行。

  “嘘,人家今晚可一直都是一个人,并没有遇见过女王殿下,对吧?”鸣上岚说。

  小杏愣了愣,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鸣上岚笑的有点苦涩,但是他不能将如此脆弱而又负面的情绪展露出来,至少在他所爱的人面前,是绝对不允许的。他的心里忽而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同月亮去许愿,许愿能够在近一点的距离里多看着她一会儿,哪怕片刻也……很美好呢。

    Dear moonlight,
       请不要照亮我的身影。

  鸣上岚又再度扬起了亲和力十足的笑容,他本来就很容易让人感到亲切,如此一来,终于让小杏觉得自在乐不少。

  他说:“不过出来也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身为女王殿下的骑士,这可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还未待小杏对上面那番宣言做出回应,他又接着说道:“人家理解喔,啊~,所以女王殿下是乖孩子呢,居然可以和枯燥的文书共处一室那么久都不会感到烦。”

  而大概有那么片刻,小杏觉得这个笑的很让人放松的骑士先生,眼眸深处是一篇漫无边际的深邃黑暗,仿佛蛰伏着一直蓄势待发的野兽,随时会扑出来将他彻底的毁灭。但她也说不上来,硬要一个理由的话,大抵只有“女性的直觉”这一杀手锏了。

  在此以清澈无瑕化作沉默的誓言.

   一直未能向你所传达的,这隐藏在心底的话语。

  她很想努力组织语言说点什么,她下意识的害怕这个金发的骑士会彻底崩溃在无边长夜里。但她就算想做什么也不能强行违背物质的客观规律。就比如她生来就不擅长交际与说话,那么现在就算是一把利刃指着她的心脏方向,持刀人凶神恶煞的逼迫她妙语连珠的讲故事,不讲就捅死她,她也是做不到的。

  她一直知道自己的这份不足,但是也对此显得十分无能为力。

  她支支吾吾半天,最后侧过头,声音飘飘晃晃细若蚊虫,却只是说了感谢之类的话语罢了。

  “嗯?谢谢我?”

    听闻感谢的鸣上岚微叹着卸下了腰间佩剑紧握于掌心,佯做失望愠怒赌气般扭头对小杏不做搭理。看着她手忙脚乱俨然不知所措的模样,却又委实连单方面闹脾气都无法做到。

  他摆了摆手一副拿她没辙的样子:“这是人家的职责喔,所以没有什么需要感谢的,况且女王殿下这么可爱,人家也舍不得你受伤呢。一想到以后有可能没有女孩子陪我说话解闷,条件反射就觉得是件很麻烦的大事情啊。”

  在为你挥舞此剑之时,同时禁锢吾身的钥匙——

   是我引以为傲的铭心誓言。

  “是呀,保护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呢。”鸣上岚从善如流的答。

  任凭时光流逝-.

  他瞅见少女一副大石落地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一个荒诞的想法忽然浮出脑海。他只犹豫了片刻便决定去实现它,也许是偷偷潜藏在月色里的除了柔软的凉意外,还有几分陈年佳酿的酒劲。

  于是鸣上岚舒展笑颜同时双臂微微张开,稍稍用力将小杏猝不及防的半抱入怀,只片刻便又松开了手。他望着对方瞬间染上绯红的脸颊不住心情大好,顺手从怀中布囊里摸出了精致的匣子,佯装随意的抓了糖果微微攥紧于手中。待小杏瞳孔盈光碧波微微荡漾恰好静止之时再伸到人面前。意料之中的惊讶神情再次展现于眼前,他却又装作视而不见。

  要想将逾矩的举动安加以全然不会使人怀疑的理由,除却岔开话题外还需要的是当时人一副并非蓄意的态度。因此鸣上岚一如既往的扬起甜腻的尾音:“要尝尝吗~人家特制的糖果哦?充满少女恋爱魔法的味道唷。”

  他带着如画家笔下最温和的阳光般的笑意稍微靠近了一点,伸出双手似是要触摸到小杏的脸颊,却又在咫尺的距离停下,虚空做了一个向着两边上提的动作,然后歪过脑袋看着她,嘴角向上扬起美妙弧度,心满意足的收回手看着对方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由心情大好,连带脚步不自觉轻盈许多。

  他轻巧灵活的跃至湖畔,弯腰撩起细碎水花溅破湖面波光粼粼的平静意象,伶仃水声犹如奏乐悦耳。

  小杏觉得今晚的打击好像有点太多了。

  她听闻自己胸腔中心跳如擂鼓般轰鸣,血液流速加快导致面上浮现出蔷薇艳丽的绯红。刚接触过微凉水面的手指只轻触便觉得像是被灼伤了似的。

  她笨嘴笨舌的想要说点什么,却只能支支吾吾拼凑不出逻辑清晰的,完整的语句。而鸣上岚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没有着急着说话,安安静静的,微笑着等对方的话语说完,再去接着她所抛出的话题兴高采烈的说相关的。

  沉闷的钟声当当作响敲过十二下,子夜的时刻正是小怪物骚动之时,鸣上岚忽而起身朝着对方伸出带着白丝手套的手,空闲下来的另一只手扶了扶并没有歪斜的领结,用几乎只有自己方才能听闻的声音低语。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的眼中只见漫天星辰,永远...清澈无瑕。”

  小杏歪了外脑袋努力想要回想并辨认出刚刚鸣上岚所说的音节是什么。

  “嗯?没听清人家说什么吗?啊~还真是过分喔?”鸣上岚笑着问。

  小杏点点头,有些慌忙和不好意思。

  于是鸣上岚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状似无奈的摊手,一副哄小孩子的语气:“哼哼哼~,那人家就再重复一遍好啦。翘班的女王殿下该回去休息了,熬夜对女孩子来说可是非常不能容忍的事情喔。”

  他说完,朝着小杏轻轻眨了眨眼。

  小杏听到这话有点蔫儿吧唧的,无精打采的垂下脑袋。她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不太好了。

  “lady.please stay in peace.”

  话语自鸣上岚翕动的唇齿间一字一字艰难地往外蹦出,音色是连他自己都从未想像过会由自己发出的嘶哑无力,精力无法持久集中因而无法判断这番话沉默停顿时间究竟有多长,而对方又得花费多少时间让自己将意思表达完整。

  显然这次小杏听清楚了。

  她觉得大概是自己抛下公务就这么跑出来惹这个总是温柔的像大姐姐一样的骑士不太开心,毕竟女王陛下在这里的话,他的任务会更重几分吧。

  想来自己是给他添麻烦了。这可不妙啊。

  却不想鸣上岚丝毫不见不悦的神色,他脚步轻盈的在绕着她转:“这里已经离城堡很近了呢,人家刚刚也才检查完,所以就不送你回去了。你可以偷偷的直接回去睡觉~”

  于是这下小杏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听这语气和对话...对方显然没有因为自己翘了公务而生气……反而还在鼓励自己翘吗?

  她觉得自己继续待着会越发局促不安,不如回去消化一下,说不定还能把事情理出头绪来了。于是她规规矩矩的和骑士先生道了别,熟门熟路的往回走。

  在临近入口的时候她偷偷的,小心的偏转了一点视线望向湖边的那个身影。鸣上岚仍然立于原位,他侧身视线落于湖面,刚没过脚踝的草丛间夹杂着星星点点纯白的不知名野花,沐着这倾泻的月色透着如玉的质感。这让小杏总觉得对方不像是人类,是什么月光下森林里的妖精,原本好不容易完成了工作想要放松一下,却因为自己久久不能显出原型。

  但是那个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寂寞。

  她敛了心神,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直到那轻盈到几不可闻的脚步彻底无法听到之时,鸣上岚才有所放松了身子,思索片刻屈膝在河周坐下。

  他随手把玩着身侧的葱兰,声音温柔的仿佛和煦下微风拂过时漾起的涟漪亲吻皮肤。

  “今日也刻骨铭心呢。”

  他忽然涌起了想要被那温柔月色与恬淡的水波拂过的冲动。让金色发丝细细散在水中被镀上月光色。被温柔的湖水包围,睁眼透过水面望见天上月亮光辉温柔,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若是如此轻易便能妄下定义草率决定将一切公布于世使其明了,那么想来属于心脏的位置便不会再是一团毫无生气且似是永远无法填满的空虚。

  但假使能用同样飘渺的青色雾气所不断填充,直至完整之时,是否能不再像此般烦恼,拥有一颗不会跃动疼痛的心脏呢。

  ……用温柔的声音。

  而后伴随画家笔下柔和的第一抹晨曦落在这方土地,有叹息稍纵即逝,在这无声世界中听的格外真切。

  长夜将尽。

  “有朝一日你得到幸福之时——。”

  他忽而语调欢快似是自嘲,如迫切想要炫耀成果得到表扬的孩童般语带信息的说出此番话语,抱臂敛眸,嘴角上扬的弧度略显孩子气,掩不住的勉强与此同时爬上了眼角眉梢,连带着渲染仿佛心境也愈发沉重了不少。

  隐藏于胸腔的话语仍未向你表达。

  向这水中之月投掷出钥匙,将淡淡的思念隐匿。

  愿铭记你眼中的光芒,与我锥骨铭心的誓言。

  “忘却那永远不会绽放的无名之花吧……?”

ft.
  Silent Oath是入坑就像写的了,mp那边写过戏了就想着改一改搞成文,一搞就是五千字,被关了一宿的小黑屋呜呜呜。

  我蛮想把全校都写单人x杏的,但是正剧风的话有几个角色总拿捏不准...我还蛮希望有人愿意和我讨论讨论的。

  最后——,中秋快乐☆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