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落雪_白灼之酒

你好这儿慕怜雪,啥都不会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写手,灵感随性,欢迎扩列。
写同人更想去写自己喜欢的,有灵感的东西。
杂食党。你们想看什么cp跟我说一声我给写啊。那种驾驭不了的就婉拒。

[全员向]午夜闲逛者.03

#午夜闲逛者.
#黑手党paro.
#全员向无明显cp.除了轻微的泉岚.因此私心打了tag.注意避雷.

10.
  风和日丽,风光正好。

  人头攒动的商场声音嘈杂,若自高处下望只觉一片黑云压于自处,柔和的灯光不断搅拌着,混合喧嚣蒸腾挥发,只觉热闹。

  “鸣~君你们,真当我们是来翘班游玩的吗。”

  濑名泉一脸头疼到不行的模样,揉着太阳穴强行忍住了嘴角抽搐的欲望,而后看着面前面面相觑一脸茫然的二人,体内的暴力因子有些克制不住想要蠢蠢欲动。

“啊啦啦?难道不是吗?”

  金发的少年一脸无辜的扬起了脸庞,歪着脑袋十分纠结的模样惹人怜爱,那双溢满盈盈笑意的紫色眸子里似镌刻了漫天星辰,尾音上扬语调俏皮令人不忍心责备。

  “What?原来我们还有任务吗?可是朔间前辈去协助leader之后,我们就没有技术后援协助,怎么会还有任务下达?”

  红发末子更加一脸懵逼,他夹在中间左望满脸阴沉的濑名前辈,右瞅一脸漫不经心的鸣上前辈,出于某种天生的直觉,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

  朱樱司刚欲说话,一直带着的耳麦里忽而有一个清浅的女声响起,明明应是极其温柔的音色,却偏偏带着几分礼貌疏离使其冷淡,他心下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并抬头望向两位前辈,却得到了和自己如出一辙表情的二人,显然也是对这忽然出现声音之人毫无所知。

  那个女声在说,听的见吗。

  濑名泉愣了半晌后忽然眯起了眼,刚装作整理衣领打算回话,便见对面的鸣上岚已笑晚了眼,眉飞色舞的表情满是欣喜与雀跃。

  “啊啦,你就是新来的那位女孩子吧,真是的,人家等着跟你打招呼都等了好久了~”

  耳麦另一端的少女出于礼貌规规矩矩的打了招呼算是自我介绍,而后在再次被人出声打断之前,率先开口汇报起了本次任务中的一些详细细节,末了,又轻描淡写的宣告,任务她已经完成了,在他们闲逛商场的时候。

  “……”

  “原来我们连一个lady都不如的吗……啊好丢脸。”

  “超~烦人,你以为这都是因为谁啊司君,不都是因为你们两个没有好好注意任务下达通知吗?”

  被训得无话可说的朱樱司无精打采的拉拢着脑袋,蔫儿吧唧的小模样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反到看的濑名泉心生愧疚,搞的像是自己才是做错事的那一位。

11.

  最终鸣上岚决定拉着朱樱司买买买,当然付钱的是“罪魁祸首”濑名泉。

  对方对此一脸不乐意,摆着一副臭脸跟在性质高昂的俩人后面,带着摇曳生姿的具象化黑气,因此,就算他们具有如此出挑的颜值,也无人敢上前搭讪。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逛起街来,全缘于小杏的一番话。

  难得有时间光明正大的休息,就请好好享受自己吧。

  那一瞬间岚和司觉得自己看到了,不,听到了天使在低语,献上祝福;相对的,濑名泉觉得自己很想顺着电波爬过去揍一顿对面的小姑娘。

  这种想法在鸣上岚满手袋子朱樱司满怀零食站在收银台前望着他时,愈发强烈。

  他翻开了自己的钱包,看着空空如也的内部才忽然反应过来,他昨天刚把里面的钱全都随手用掉了。

  惨了。

  人生大危机。

  鸣上岚眨了眨眼,似乎发现了他的窘迫,于是笑的愈发灿烂。他放下了手中的袋子,悄悄伸手去摸钱包,并在脑海中想着要如何说辞,才能做到既能损一损泉,又不会使他太过没有面子怀恨在心,然而 ,他的动作中途被一只手制止了。

  而后他条件反射扭头看向了那只手的来源,并一脸复杂邪恶看着那手的主人无比自然的把手收了回去,自钱包中捻出了一张卡,夹在食指尖无比豪气的递给了收银员。

  “刷卡.”

  一直秉行时时刻刻都要优雅大方的鸣上岚,第一次有了想要爆粗的冲动。

  迫不及待拆开了扫描完的零食大快朵颐的朱樱司从零食间抬起头,看看态度自若的濑名泉,又看看无精打采的鸣上岚,眨了眨眼,不明所以,想了半天也没有个什么结果,于是低头继续愉快的和他的零食约会。

12.
  “呀,你过来了。”正在喝茶的天祥院英智循声望向门外,待看清来人之后微微起唇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瓷质品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却不及那金发少年带笑的音色迷人。

  “下次不准再做这样多余的事了喔?我给你的仅仅只是协助指挥kn的人而已。”

  小杏不由再次打量起了对面的人。

  深沉如不详之兆的鸦羽的黑色渲染出了他的华服,宛如初晨时刻柔和的日辉所凝结而成的暖色染出了他的发,深邃如初春时节第一抹陡峭的寒意中舒展开来爱琴海所浸染出的眸子。带着丝丝笑意,却并未深达眼底。

  黑暗与之格格不入,他纯粹而美好的宛如降临人间的天使。

  “呵呵,好像说了什么很严肃的事情,让你太紧张了的样子。请放轻松喔?也不要那么怕我的样子啊。”

  突然漫上四肢百骸的疲倦使小杏支撑不住的想要倒下,眼皮像是被扣上了枷锁,连睁开双眼这样简单的事此刻也闲的如此费力,喉咙干哑晦涩似有一把烈火正在灼烧,所发出的声响一如破烂的鼓风机一般嘶哑难听。

  为什么会选择黑暗呢。

  台灯柔和的白光映照之下,他的半边脸旁隐匿在阴影里。嘴角似有若无的弧度所勾勒了一抹浅笑,可那笑意却未曾渗透到眼底,一身高贵的黑色所加上的气场让他几乎快要与背景融为一体。

  他诡魅的气质将两种极端的纯粹完美的糅合在了一起。

  一半明媚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善良而单纯,温柔而恬淡。

  一半阴暗如堕入地狱之中的恶魔 美丽而危险,诱惑而诡异。

  将两种气息全数糅合为一体却毫无违和,这就是他天祥院英智。

  “嗯,我记得我第一次见面时就说过了喔?”

  “拖着这副身体的我什么都做不到呢,除了等着这空无意义的黎明。毕竟我和你们不太一样,你们全都可以毫无疑问的确认自己能够活到明天,有更加充足的时间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而我不一样,所以我选择了将有限的时间利用起来,以最便捷的方式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而且之前也说过了吧,从这让人莫名舒畅的黑暗中,我尚且无法自拔呢。”

13.

  从商场离去时忽然下起了雨。

  起先只是淡薄如一层轻纱,虽密却细的自天幕飘落,连接天地,形成一层透明色的垂帘,将视线模糊,可视范围急剧缩小到近在迟尺,雨脚轻柔的拂过脸颊,除了凉意感受不到其他任何东西,到也算是惬意。可待反应过来时,雨已如瓢泼,落在身上的雨滴不再温柔缠绵,而是以一种极大的力道狠狠的砸在肩膀上,背上,乃至心里,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寒冷,轰然炸开,从四肢百骸蔓延而上,沁入心扉,冷的抽搐。

  缩在商店走廊椅子上的三人望着窗外的大雨发愁。

  濑名泉不着痕迹的将目光掠过穿的单薄的鸣上岚,一脸别扭的解了外衣纽扣,然后又不知要如何给对方披上,索性愣在原地愣的欢快。
 
  “泉酱冷吗?”

  濑名泉仿佛一瞬听到了希望,于是他佯装漫不经心的模样,以极其高高在上的语气答了话。

  “超~烦人啊,这种事情看看就能知道了吧。”

  于是鸣上岚依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晌,最后扬起嘴角笑的灿烂。

  “看起来不冷诶,那么,小司司,凑过来一点。”

   等等这什么鬼进展?

  为什么会有人大夏天在包里背毯子?

  濑名泉一脸懵逼的望着鸣上岚笑意盈盈,动作轻快的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摸出一块儿纯白的布块,展开了以后才发现是一条极薄的羊毛毯,只是被折叠了多次,加之厚度较薄的缘故,随身携带也不占空间,甚是方便。

  鸣上岚笑的灿烂,濑名泉甚至怀疑他看到他周围飘起了粉色的小花儿。朱樱司一脸赞叹的看着金发的少年扯过毯子将他拥抱,然后俩人被紧紧的裹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白色的团团,最后两个团团一脸同样的心满意足将濑名泉望着。

  这个世界的恶意真深。

  濑名泉忍住了翻白眼的欲望这样想。

小番外.
1.

  “刷卡.”

  “余额不足,请充值.”

装逼耍帅就是这样失败了呢.

2.
假如岚姐想了想决定还是穿濑名泉的衣服,从被子里轻轻的脱了身。

“啊啦啦~超冷的诶。”

濑名泉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下意识裹紧了外衣头也不转一下的丢下句:
“没事我不冷。”

而后反应过来猛然转头发现鸣上岚对他笑的特别深邃。

然后他特别绝望的看着鸣上岚又扯开毯子钻了回去,并和朱樱司抱的更紧了。

“鸣上前辈是冷吗?要不要靠我再近一点?”

“啊啦谢谢小司司~人家可冷了,不过小司司身上还真是暖和唷,那人家就不客气在靠近点啦?”

评论(10)

热度(44)